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7、顶梁柱
    李想6月8日住院,半个月后,也就是6月23日,终于可以下床,只是还不能走路,只能坐在轮椅上到处转转。

    在几平方的房间里闷了十天,天天看电视,天天和李诞扯淡,已经要疯了。

    能走动后,他天天去李朝的房间,陪老爸聊天。或者由李诞推着到住院部楼下的花园里散散心。

    6月是春末夏初的时节,万物生长,花园里鲜花盛开,树木郁郁葱葱,让人紧绷的心情终于稍稍放松。

    又过了十多天,7月8日,暑假刚开始不久。

    这天,李想的主治医院给他全面检查后,笑着说:“年轻人的恢复能力很快,你已经完全痊愈,可以出院了。”

    李想看着自己赤裸的上身,肋部有五道三厘米长的疤痕,像五只蜈蚣趴在那里。左小腿的位置上,也有一道疤痕。

    医生见状问道:“消除疤痕的方式很多,可以用激光,也可以用药膏,技术上很成熟,你真的不考虑消除吗?”

    李想摇头道:“不,就留着吧。”

    医生虽不明白,但表示理解:“好吧,等你想好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李想说道:“谢谢黄医生,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看到那则新闻后十分愤怒,能为你们服务,我很荣幸。”黄医生说道。

    李想告别他后,和李诞一起来到李朝的房间,向小园正在这里陪他说话。

    “你回家吧,不用守在这里,妹妹还需要你照顾。”李朝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对一直陪在病房里的李想说道。

    李想完全痊愈,李朝为此心情好了很多,有说有笑。

    向小园也说:“小想,你回家去看看窦窦和师师,让美慧休息一下。一个人带两个小孩子,这些天肯定累坏她了。”

    李诞说:“婶婶,你是没看到我姐,她这些天高兴着呢,她最喜欢窦窦和师师了。”

    向小园:“你没带过小孩子,不知道小孩子除了可爱,更加麻烦。美慧一定操碎了心,只是她没说而已。”

    李想和李诞一起离开医院,来到李诞的家。大娘苗静娟知道李想今天出院,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大伯李进还没回来。

    这些天,李进一家也累坏了,原有的生活规律被打乱。

    李进是出租车司机,这些天有一天没一天的上班,一遇到情况就要去医院照顾李朝。苗静娟则是在菜市场卖菜,这些天为了准备李朝一家的饭菜以及照顾李窦窦和李师师,已经把摊位交给了一个熟人照看,只在有急事的时候才过去看一下。

    李诞和苏美慧就更不用说,李诞天天驻守在医院,睡觉都在医院,苏美慧则成了保姆,照顾两个小孩子。

    如果没有大伯一家,李想很难想象家里会乱成什么样,他妈妈又会操劳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李想恭恭敬敬地对大娘、堂姐和李诞说了一番感谢的话,深深地鞠了一躬。

    李窦窦和李师师不用吩咐,从椅子上蹦下来,撅起小屁屁,有模有样地鞠了一躬,谢谢大娘、姐姐和哥哥的照顾。

    “谢谢大娘~大娘爱你哟~”李窦窦朝大娘比了个心,她有一颗时刻准备卖萌的心。

    李师师学姐姐的样子,抱着一只小猫咪,朝堂姐苏美慧比了个心:“姐姐谢了大娘,师师谢谢姐姐,姐姐,爱你,哟。”

    苗静娟是个勤劳善良但是口拙的人,她心疼地把两个小宝宝抱在怀里,一脸的怜爱,对李想说:“不用这样,别见外。”

    李诞也说:“大象,别这样,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谁跟谁啊。”

    苏美慧说道:“窦窦和师师特别懂事,自己吃饭,自己洗澡,自己玩耍,自己睡觉,都不怎么需要我照顾。窦窦、师师对不对?”

    两个小家伙不明所以,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对~”

    吃过晚饭后,大娘要李想在这里住,不要回家了。

    李想想了想,决定留在这里住,晚上和李诞睡一间房。

    不过,他还是要先回家,家里很长时间没人,要去收拾一下,他的衣物也要带来。

    “我和你一起去。”李诞立刻说道。

    “蛋蛋你留在这里,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这几天你跟着跑来跑去也累坏了,在家休息下。”

    窦窦、师师站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他,奶声奶气地挥手告别。

    “哥哥,你可要回来芽,抱抱睡觉觉芽~讲故事芽~你可不要跑了芽~”李窦窦大声喊道。

    看到李想消失不见,李师师担忧地问:“姐姐,哥哥会回来吗?他会不会又不见了芽?”

    李窦窦想到不久前好多天见不到爸爸和哥哥,好像是不要她们似的,抹抹眼睛,想哭,但还是坚强地对妹妹说:“姐姐保护妹妹~不要怕哦,姐姐是处长。”

    李师师:“o。”

    两个小不点手牵着手回到屋里。

    李想打车一刻钟就到了家里。

    他先到“一园小菜”饭馆看了看,门锁了,已经一个多月没营业。

    门口放满了鲜花,李想蹲下来,从鲜花中拿出几张卡片,只见写的是:

    “李朝:愿你和你儿子一生平安,祝你们早日康复,健康幸福。杨志军。”

    “朋友,听到你手术平安的消息很高兴,希望你们能感受到我在远方的祝福。杨琛。”

    “今天,我们与你共同分担痛苦,希望你能更加坚强,祝你早日康复,祝早日能再看见你爽朗的笑容。王小春。”

    ……

    “谁在那里?!!”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喝。

    李想起身回头看去,一束光照在他脸上。刺眼的灯光让他什么都看不清,下意识地抬起手挡住。

    “是我。”他连忙说。

    “咦?你是李想那小子?你出院了?哈哈,你这个小家伙。”

    对方似乎认识他,话语中没有了警惕,高兴得很。

    “是我,我是李想,你能不能先把手电筒拿开,我看不清。”

    “哦哦哦。”

    随即刺眼的灯光终于挪开了,李想揉了揉眼睛,才让眼睛适应下来,随即看到一个笑呵呵的老头子,是饭店附近一家书屋的老板。

    老爷子笑呵呵地说:“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有事,天庭饱满。”

    “谢您吉言老爷子,大晚上的你怎么还在这里逛?”

    李想记得这位老爷子一到晚上7点就关书屋,一个人宅在里头不知道干什么,雷打不动,绝对不出门,直到第二天早晨5点才会开门。

    老爷子闻言,两只手背在身后:“我就出来逛逛街,你早点回去吧。”

    说完,施施然地走了,只是没走多远,他停下来招呼李想一起回去,路上询问他爸爸的伤情以及两个小妹妹上哪里去了,许久没见,怪想的。

    回到家里,家里一切如旧,客厅的地板上落有一只蒙奇奇的玩偶,茶几上放着画纸和画笔,画只完成了一半,是一个方形脸的卡通人物坐在大马上,这个人头顶有一道雷连着……

    仿佛昨天一家人还在这里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妈妈在厨房准备晚餐,窦窦在客厅的地板上玩玩偶,师师趴在茶几边画画,正在等待他和爸爸回家。

    李想站在客厅环顾家中,他现在是这个家的顶梁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