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9、大学录取通知书
    “哥哥~”

    “是哥哥肥来啦~”

    “蛋蛋哥哥,我哥哥肥来啦~”

    李想一回来,两个小人儿就听到了动静,原本在房间里玩,立刻布灵布灵地蹿了出来,围着他开心不已。

    在她们身后,跟着有些蛋疼的李诞。

    蛋蛋哥哥,真是一个让人牙疼和蛋疼的名字,但是让李诞又说不出什么,谁让他的名字就有个“蛋”呢!

    “处长!看,你的蒙奇奇。”李想看着跟前萌萌哒的像小狗狗的小妹妹们,笑着蹲下来,从背包里拿出蒙奇奇玩偶。

    李窦窦一见,立刻双手抱在怀里,左看看右看看,兴奋地吧唧吧唧吧唧亲了一顿。

    “我的蒙奇奇~”

    李想见大眼睛看着他的李师师,小家伙满脸的希翼,给了姐姐好东西,是不是也给她点什么呢。

    李想从背包里把她的画笔和画拿出来递给她:“给你,小李老师的画。”

    李师师笑嘻嘻的接过,跟在李想脚边甜甜地说:“谢谢蝈蝈。”

    我还蛐蛐呢!李想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是哥哥,不是蝈蝈。”

    “蝈蝈~”李师师认真地说。

    好吧,人太小,有时候吐字不清呢,师师没有窦窦那么会说话。

    李想牵着她俩回房间,堂姐苏美慧让两个小宝宝放哥哥先去洗澡,晚点再陪她们玩。

    两个小人儿口头上答应了,但是当李想去浴室洗澡的时候,她们也跟在身后,亦步亦趋想要跟进去。

    李想哭笑不得地回头拦住她俩问:“你们想干嘛哦?”

    李师师嘻嘻笑,不说话。李窦窦认真地说:“哥哥洗澡,窦窦和师师帮忙,我很能干的。”

    说着,抬起小胳膊,要给李想看她白白嫩嫩的肌肉。

    “能干~”李师师奶声奶气地说。

    李想见那肉肉的一截小胳膊,像刚刚挖出来的嫩藕,哭笑不得地说:“哎呀,不要这样好不好?哥哥好害羞,哥哥是男生,你们是女生,洗澡要分开的。啊,你们不要进来,让哥哥洗个痛快澡好不好?”

    两个小不点懵懵懂懂地点头,李想见状,立刻进去,在她俩跟进来之前关门,然后对敲门声置之不理。

    后来是苏美慧来了,把两个小家伙劝住,才没有让李窦窦砸门冲进来。

    虽然人没有进来,但是歌声进来了。

    两个小家伙搬了小凳子,坐在浴室门口奶声奶气地给李想唱歌。

    “??小了白了兔,白了又了白??

    ??两了只了耳了朵了,竖了起了来??

    李想一边洗澡,一边跟着一起唱:“??爱了吃了萝了卜了,和了菠了菜??”

    三人开起了小型演唱会。

    晚上睡觉,原本是李想和李诞睡,苏美慧带着李窦窦和李师师睡,但是两个小宝宝很自觉地爬到了李想身边,藏进了他怀里,一人抱着一只胳膊,不撒手。

    一个月没和哥哥睡觉觉,两个小妹妹都要哭啦。

    李诞在地上打地铺,让李想带着两个小宝宝在床上睡。

    李想弓着身,把两个小妹妹藏进怀里,满满当当的。

    不过两个小妹妹的怀里也没空着。

    师师小妹妹的怀里有一只蓝灰色的小猫咪。这是一只英短蓝猫,才三个月大,叫唐姆,平时由师师在照顾,被李想冠名为“亚洲最致命的猫猫”。

    不是它捕猎有多致命,而是它卖萌时相当致命,一击即中。

    李窦窦怀里则抱着李想带回来的蒙奇奇玩偶,不过,小家伙左看看右看看,呼哧呼哧爬了起来,跳下床,跑了出去。

    在跑掉之前,她不放心地对李师师说:“妹妹,你不能占姐姐的位置哦。”

    她生怕李师师把哥哥的怀抱全占了。

    “窦窦!处长!你跑哪里去了?快点过来睡觉~”李想朝门外喊道,李窦窦已经一溜烟跑出去了。

    “我去看看。”

    李诞刚起身走到门口,就见这个小孩子布灵布灵地又跑了过来。

    “嘻嘻嘻~来啦大象~窦窦在这里。”

    李窦窦抱着一块淡绿色的小毯子,手脚并用想爬上了床,李诞见她爬的挺艰难的,托了一下她的小屁屁,助了一屁之力。

    “呼哧呼哧~谢谢蛋蛋哥哥。”

    爬上床的李窦窦回过头笑嘻嘻地谢了李诞,然后伏在床上,匍匐前进,藏进李想的怀里,和李师师挤在一起。

    “姐姐,你快点躺好~不要动了哦,要乖乖睡觉。”李师师抬起小脑袋,关心地说道。

    “看!这是森么?”李窦窦得意地炫耀她拿过来的浅绿色毯子。

    “你的小绿绿。”李师师答道。

    “嘻嘻,盖着两个小闺女。”李窦窦说,随即问李想:“哥哥,你也要盖吗?但是小绿绿太小了,盖不到你诶。”

    李想看着这块毯子有些牙疼,说道:“我不盖,你自己盖着吧,帮妹妹也盖好。”

    李窦窦怀里的浅绿色小毯子是她最亲密的小伙伴。她简直爱上了这条小毯子,从出生到现在恋恋不舍,晚上睡觉一定要抱着它,还要亲亲它,和它说话。

    “姐姐,盖好你的小绿绿,要盖住你的小肚脐眼,没盖住就会生病。”李师师不断捻毯子,帮李窦窦盖好。

    地上的李诞见状,情不自禁说道:“师师真会照顾人,还这么小呢。”

    李师师立刻说道:“蛋蛋哥哥,你不要害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李诞:“谢谢小李老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

    李师师忽然对李想说:“哥哥,你的大肚子在咕噜咕噜叫,你是不是生病了吖?”

    李想低头一看,这个小家伙把耳朵贴在他肚子上听。

    李窦窦一听,也爬了起来,趴在李想肚子上听,听了两下就惊讶地抬起小脑袋说:“大象~你肿么肥事?你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响,你是不是想拉屎?”

    李想: ̄へ ̄

    李诞笑出声来。

    “这是肠胃蠕动,不是肚子疼,也不是想拉屎,是正常现象,不要紧。”李想说道。

    李师师关心地问:“哥哥,你真的不疼吗?师师给你揉一揉好不好?”

    “不用麻烦师师了,真的不要紧,一点也不疼。我们睡觉好不好?躺回去都,窦窦?窦窦!不要趁机趴在我身上睡,下去,和妹妹一起躺好。”

    李想把趁机赖在他肚子上不走的李窦窦拎下去,摆床上,和师师并排躺好。

    李师师立刻给小姐姐盖上“小绿绿”,防止她生病。

    小妹妹李师师年龄最小,但是最喜欢照顾人。在幼儿园,每天午睡之前,她都要挨个儿摸摸小女生的小脸,给她们盖好被子,然后才放心睡觉,简直比老师还要操心,所以被称作小李老师。

    据苏美慧说,这些天师师小宝宝每晚睡觉前都要叮嘱她晚上不要踢被子,询问她渴不渴吖,有没有睡着吖,巴拉巴拉类似的。

    感觉不是她在照顾两个小人儿,而是师师小宝宝在照顾她和窦窦,让人哭笑不得。

    “好啦,我们开始睡觉。”李想说道,同时关掉了灯。

    “哥哥哥哥,你能不能讲个让我害怕的故事?”这是李窦窦在提出请求。

    “害怕的?鬼故事?”李想问道。

    “可以吖,就来一个鬼故事呗。”李窦窦傻大胆地说。

    “那不行,师师会害怕的。”李想毫不犹豫地否决掉。

    “师师不害怕!师师的胆子特别大!”李窦窦说道。

    “师师的胆子这么点大。”李师师在黑暗中弱弱地说道,虽然看不到她说的这么点大是多大,但是肯定不大,估计就她的小拇指那么大。

    李想没有听李窦窦的讲一个鬼故事,她虽然不害怕,但是师师害怕。

    他讲了一个公主骑龙的故事。

    “好啦,故事讲完了。”李想轻声说道,“你们听,蛋蛋哥已经睡着了,我们不要吵到他,也睡觉好不好?”

    “好哒。”师师弱弱地说道,随即小手捏了捏李想的耳朵,捉住不放。

    李想哭笑不得,又要被捉着耳朵一整晚!

    他低头一看,窦窦四仰八躺,呼呼大睡着呢。师师眼皮在打架,很快也要睡了,只是她怀里的唐姆猫精神抖擞,睁着光的眼睛,一脸懵圈的样子。

    这只“亚洲最致命的猫猫”晚上更有精神!根本不想睡觉,只想嗨!但每次都要被小主人抱在怀里,强制睡觉觉,说不然会长不大。

    宠爱是负担啊。

    接下来几天,李想带着妹妹不断往返医院和家。

    他想晚上留在医院照顾李朝,但是向小园不让,说他身体刚刚恢复,不能熬夜。直到第三天,在李想的强制要求下,向小园才答应。而她,则被李想赶回家睡觉!

    向小园已经十多天没有好好睡觉了,整个人憔悴了许多,真让人担心她会病倒。

    这天,李想从书屋老爷子那里接到一份快件,里面竟然是大学录取通知书!

    李想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他因为事故,错过了第二天下午的英语考试,没有这一门成绩,所以他以为自己肯定要落榜。

    现在他竟然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然而打开一看,不是第一志愿的盛京大学,而是第二志愿的盛京林业大学。

    他当初有百分百的把握拿下盛京大学,所以对于第二志愿很随意地填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