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13、没有退路
    李诞目送李想进了一间房,接着出来后又进了另外一间房,一旁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是过了第一关,到大明星周兴达那里去了。

    这让李诞极其振奋,周兴达啊,光这个名字就让他激动!如今李想竟然能到周兴达面前唱歌,唱的还是他自己写的歌。

    难道他这位堂哥真的是深藏不露的高高手。

    刚想入非非中,就见李想出来了。

    这才多久?!

    没3o秒!

    李诞预感不妙,迎上去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小象,见到周兴达了没?”

    李想面无表情,边往外走边点头:“见到了。”

    李诞精神一振,说道:“周兴达啊,那叫牛皮!吼吼吼!他唱歌带劲!我很喜欢他,你呢?他有没有很赏识你?收你为徒?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李想:“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唉,走吧。”

    李诞赶紧跟上,追问道:“结果怎么样嘛?”

    李想:“唱了一句,周兴达就让我出来了。没戏!”

    他把刚才的经过讲了讲,李诞大声嚷嚷:“瞧不起人!才唱一句就不让唱了?这什么人啊,这个周兴达太嫩啦!我们去找吴汉圣和吕雪艺,不找这个什么周兴达!……”

    李想没想到李诞会这么激动。他不是嘴上说说的,是真的要蹿到里面找周兴达评理,但被工作人员拦住。

    “别激动,兄弟,李诞!”

    李想把李诞拉走,来到外面,李诞还在跳着脚朝大楼大声嚷嚷。

    李想心中有些感动,李诞很喜欢这个周兴达的,只是为了他,毫不犹豫翻脸,真是说翻脸就翻脸,一点也不矜持。

    他搂住李诞的肩膀,说道:“回去吧,让他听到了又怎么样,不让过还是不让过。”

    李想也觉得周兴达太武断了,就听他唱了一句。他想到刚才那位女老师说的话,周兴达找的是唱作人,他唱功虽然不算多好,但绝对不差,有些紧张是真的,毕竟第一次在大明星面前唱歌。

    然而周兴达根本不给他第二次机会,哪怕他恳请。

    他连话都没有多说一句,就一个字,走!

    李想还能说什么,当即离开。

    “李想,你刚才唱的是什么歌?唱给我听听。”李诞问道。

    “行,我们边走边唱。”

    李想与李诞同行,随即看到路边的一棵樟树下站着之前带路的小姐姐。

    “嗨~等你们呢,怎么样了?”小姐姐笑靥如花地朝他们打招呼。

    李想制止想要说话的李诞,担心他开口骂周兴达。

    “谢谢你,可惜我没有通过。”

    “啊,那太可惜了,对了,你唱的歌叫什么名字?我能听听吗?”

    李诞立即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刚叫他唱给我听呢。”

    三人走在绿树成荫的校园小路上,李想轻轻地唱起刚才的《纸短情长》。

    在艺术楼里,刚才评审李想的两位老师正站在窗前聊天,忽然看到离去的李想。

    女老师好奇地说道:“那是刚才那个李想吧?怎么就结束了?”

    男老师凑到窗前看,没看清,特地从桌上把摘下的眼镜戴上:“哎,就是他,这么快?过没过?”

    女老师立即叫来工作人员询问,得知被周兴达淘汰了。

    “淘汰了?怎么会这样?”女老师惊讶地说道。

    她见李想越走越远,说,“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说完,立即跑出了艺术楼,朝李想追去。

    “什么?就唱了一句?”这位姓谢的女老师气喘吁吁地站在李想跟前说道。

    李想黯然地点头:“对,就唱了一句。”

    谢老师问:“那周老师是怎么点评的?”

    李想:“就问我为什么有颤音,唱的干巴巴,然后让我走。”

    谢老师欲言又止。

    李想:“对不起谢老师,让您失望了,您特地提醒过我的,但我还是紧张了。”

    谢老师摆摆手:“没关系,别说是你,就算我,第一次见到周兴达也紧张的不能自已,我可以理解的。只是,怎么就不让你唱完呢,这真的是一很好的歌,太可惜了。”

    旋即似乎下定了决心,说道:“你能不能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问问周老师。”

    如果不是真的爱才,她绝对不会说这话,操作不好,可能惹的大明星不高兴,觉得是在质疑他。但是看到李想失望的眼神,她觉得应该力所能及地帮一帮,毕竟每一个追梦的孩子都是可贵的。

    谢老师匆匆走了,李想等人也跟着她一起回去。

    在等待的过程中,李想心情忐忑,或许真的是一个转机。

    然而很快谢老师回来了,只能说抱歉。

    不是她没说服周兴达,而是根本没见到对方。

    周兴达的经纪人说他刚休息了,不便打扰,据说周兴达昨晚只睡了不到3个小时。

    谢老师无奈,对李想说:“你把你电话给我,等周老师休息好后,我再跟他说。”

    李想当即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报给谢老师,一旁带路的小姐姐立即偷偷记下。

    李想和谢老师互换了电话号码后才知道,谢老师全名叫谢庆湘,是盛京音乐学院的老师。

    《天籁之曲》在全国各地大城市都有海选地点,不可能全部由三位导师来评选,根本忙不过来。

    他们的运作方式是,先由当地的音乐人组成评委,把好第一关,过了这一关,才会到导师那里。和今天李想遇到的一样。

    在盛京的考点只有盛京音乐学院,但是海选的老师两两一组,一共有1o组,今天因为已经临近截止日,所以撤掉了其中的9组,就留下了谢庆湘这一组。

    李想离开盛京音乐学院后,站在校门口,背对“大音若希”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有些茫然了。

    信心满满地前来,结果遭遇当头棒喝。

    李诞鼓励道:“选秀节目又不止这一个,我们找其他的去!总有赏识你的人,你看刚才的谢老师,多欣赏你啊,这说明什么?说明你的歌写的真的好,一级棒!怀才就像怀孕,早晚会被人看出来,就算不被人看出来,也早晚会生下来,这就是爱的结晶,才的精华……”

    李想见他越说越离谱,跑上公交车,招呼道:“上车,去医院看我爸。”

    其实更主要的是想和妈妈聊聊,遇到挫折的时候,信心不够的时候,妈妈永远是最好的倾诉对象。

    只是……

    当李想来到病房门口时,听到一阵压抑的哭声,他透过虚掩的门,看到病床上的爸爸被妈妈抱在怀里。

    哭声正从妈妈的怀里传来。

    妈妈红着眼睛,温柔地抚摸爸爸的脑袋,轻声地在说话。

    李想离得太远,听不清。

    他愣在原地,不敢进去。

    刚刚从学院出来满腹的不甘和委屈,这时候觉得根

    ps:新的一周,求票票,这周想进推荐表榜前2oo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