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16、裤裆里塞盐闲得蛋疼
    盛世魔音对唱功的要求很高,但是盛世美颜就没那么要求严了,因为它的关注重点是颜值,台风和唱功不差就行,至少能晋级第一轮。

    李诞不断劝李想进盛世美颜,李想想了又想,觉得有道理,现在进盛世魔音的话,他没有十足把握,极有可能重蹈覆辙,海选都过不去,但是进入盛世美颜的话,他的颜值加上他的唱功,无疑把握更大。

    “那行,就去盛世美颜吧。”李想说道,“哎,我的颜值你觉得怎么样?”

    李诞啪的一下拍他肩膀:“比我差一点。”

    李想瞅了瞅李诞,大伯李进虽然人近半百,但是依然很帅,年轻的时候更了不得,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帅哥,高大英俊,只是大娘长相平凡,李诞中和了他俩的样貌,颜值中上,普通帅。

    李诞:“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别看我的颜值了,你快进去,趁着现在信心还很足。”

    李想撇撇嘴,在这个问题上,不屑跟他争。

    他雄赳赳气昂昂进了赛道。

    海选的老师有三个,两男一女,看到李想进来,先是上下打量他的身材、外貌和气质,然后让李想随便清唱一支歌,一边评审他的唱功,一边观察他的台风。

    《今日之星》节目要找的是明日偶像,他们认为,要成为一个有潜力的明星,不是有才华就行,外貌和气质同样重要。有些人往那里一站,天生就是吃娱乐圈这碗饭的,有的人虽有满腹才华,但就是不适合舞台,不适合冲锋在前抛头露面,他们可能更适合幕后工作。

    所以节目才分成了三个赛道,从三个侧重点去海选今日之星。

    盛世美颜这一赛道自成立以来,就饱受争议。

    在前面三季中,这一赛道的选手没有一次拿到过最终的冠军,在pk战中,总体处于下风,在三个赛道中垫底。

    尤其是去年的第三季,盛世美颜赛道仅剩的一名选手在6进5的pk战中落败,惨遭淘汰,至此,这一赛道的选手一个不剩,早早交了白卷,这让当时盛世美颜的导师何彩虹脸上无光,尴尬无比。

    今年是第四季,何彩虹选择不干了,虽然说法是工作太忙,脱不开身,但难说没有去年早早失利的影响。

    何彩虹自《今日之星》成立以来,一直担任盛世美颜赛道的导师,持续了三季。三季中,她所带领的选手总是比不过其他赛道的,这可能让她十分沮丧,所以撂担子不干。

    由此可见,盛世美颜这一赛道总体实力偏弱,也极有争议性。

    “好啦,这是你的学员号码,恭喜你,你通过了我们的初试。”三位老师中的唯一女老师笑着说道,递给李想一块名牌,上面是一个编号,o99号。

    “谢谢老师!”

    过程有点轻松,出乎李想的预料。

    “嗯,加油吧!”女老师说道。

    “谢谢老师!我会加油的。”

    李想一出来,李诞就凑了过来,关心地问:“怎么样?美颜赛道对你来说肯定简单得很。”

    “看,这是什么?”李想把名牌给李诞看。

    “哇靠!一级棒!这是通关凭证啊,我就知道你行的!李想,你终于没有辜负长辈们对你的期望,我表示很欣慰啊。诶,李想,你说这么容易就通过了,我要不要也去试试?”李诞跃跃欲试道。

    李想鼓励道:“我觉得挺轻松的,长的好看的人往那儿一站,不说话就能过了,你自认为颜值比我高,那更要去,大家一看,这么帅的男人,过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李诞信心有点开始膨胀,“那我真去啦?”

    “你去吧,我在这里给你压阵!”

    陪朋友参加选秀的人是一个极为强势的群体,往往正主们最终毫无作为,而这些陪着来的人却一炮打响!所以李想根本不敢忽视蛋蛋同学!说不定他轻飘飘的两句鼓励的话,无意中就造就了一个巨大的谐星呢。

    想多了。

    李诞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他垂头丧气地说:“老师们对我的颜值表示很满意,说过了o99号,但是呢,老师们让我唱歌,我不会唱啊,露馅了,所以他们让我回去练练,明年再来,明年肯定给我通关凭证。”

    李想对这些话表示严重的怀疑,但见蛋蛋同学神情沮丧,一副生无可恋饱受人生摧残的样子,他选择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听之任之。

    “兄弟,你听过金木水火你吗?”

    “什么?”

    “金木水火你。”

    李诞一看,是身边另外两个人在说话。

    其中一个男生诧异地问:“没听过,不是金木水火土吗?”

    另一个人笑着说:“是金木水火你,因为你就是土吗,你这么土!”

    那个男生顿时神情尴尬。

    李想和李诞不禁打量这两人,嘲讽的那个,穿着花里胡哨,长长的辫子。

    另外一个被嘲讽很土的男生,其实在李想和李诞看来也不土,只是身上衣服显得旧了一些,一双看不出牌子的白色板鞋,一件洗白的牛仔裤,一件白色T桖,肌肉线条分明,偏黑的皮肤,背着一把吉他,双眼炯炯有神,干净利落的短。

    和嘲讽他的人完全两个极端。

    此刻,花里胡哨正在不断出言奚落牛仔裤。

    李诞疑惑地看向李想,不用出声李想也知道他想问什么,这人到底是男还是女?

    “应该是男的,这里不选女学员。”李想压低声音说道。

    “你们俩嘀嘀咕咕什么!”

    花里胡哨瞪着李想和李诞,猜测他们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因为他看到这两人一直在瞄他,那眼神让他极为讨厌。

    李想:“啊,没什么,我们说悄悄话,跟你没关系。”

    花里胡哨也没听清他们说的是什么,只是他的狐疑,闻言只能冷哼一声,继续奚落牛仔裤。

    李想见牛仔裤是老实人,脸色憋红,只会干巴巴的反驳两句。

    “他得罪你了?用得着嘴巴这么辣吗?”李想出言道。

    “盛世美颜选的可不是这样的人,这是丢我们赛道的脸。”对方一副傲娇到不行的样子。

    原来都是盛世美颜赛道的通关学员。

    李想说道:“你又不是老师,人家老师都认为他行,你凭什么说人家不配。”

    “颜值越高,责任越大。我有这样的责任!”

    李想和李诞被这句噎的差点吐口水。

    这是有多自恋的人啊。

    李诞忍不住了,他也是毒舌。

    “你知道金木水火土为什么没有风吗?”

    对方不屑地说:“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李诞才不管他想不想知道,只要他听到就行了。

    “因为阁下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了。”

    “你骂谁呢?”

    李诞笑呵呵地说:“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请你吃鱼怎么样?我看你挺会挑刺的!”

    对方上下打量李诞,嗤笑道:“你长的这么丑,肯定是来陪考的吧,真可怜。”

    李诞牙痒痒,自顾自地说道:“行行行,不吃鱼不吃鱼,那有空一起拉屎?!哎呀,我忘了一件事,我们可能不是进同一个厕所,哈哈,抱歉抱歉。”

    对方大怒,舍弃牛仔裤,对着李诞巴拉巴拉。

    李诞深知吵架的精髓,对方一旦激动起来,他反而可以歇口气了:“请问你是什么品种?怎么这么凶?”

    对方唠叨不休。

    李想劝架,批评李诞:“你也真是的,不知道品种就吵,真是裤裆里塞盐,闲得蛋疼。别说了别说了,回家~”

    “别跟我说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