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21、亚洲最致命的哥哥
    ps:脚臭的人多了,大家不要对号入座,之前说过,本书中的任何明星都和现实中的无关。

    李想的想法很好,但是想的太好啦,根本做不到。

    他来不及关门,二哈就跟着进来了,看到张小平,蹿了过去,摇头摆尾拍他的马屁去了。

    原来是一条狗屁精。

    “诶诶诶诶诶~别这么热情好不好,别舔!我的天啊,这条狗怎么回事,怎么一见我就舔!”

    张小平放下手中的话筒,双手想要推开热情似火的二哈。他不敢起身离开,担心他一走,二哈就扑到吴雪妃身上去。这种脏活累活主持人必须扛下来。

    “李想!李想!快把你的狗拉走!我要飙啦!”张小平大喊,双手使出无影手,把一张热气腾腾的狗脸打掉,不能让它舔上来。

    李想拉住狗绳,把二哈拉走,同时说道:“这不是我的狗。”

    二哈个子非常大,非常倔,双腿搭在张小平身上不肯离开,李想不敢用太大力,担心勒伤了狗子。

    林清妩见状连忙喊:“工作人员!工作人员!”

    立刻有两个工作人员跑了进来,一人抬一条狗腿,终于把二哈从张小平身上架开。

    张小平站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看着被三个人才拉住的二哈,一阵无语。

    吴雪妃憋着笑说:“你之前给了它饼干吃,所以它记住你了。”

    张小平气喘吁吁,被狗折腾的。

    这条狗太重了,刚才压在他身上,比小拳拳捶胸可带劲多了。

    “真是好人不能做,之前就不能给它饼干吃。果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被工作从张小平身上拉下来的二哈四肢蹬地,怎么都不肯离开。

    李想哭笑不得,看着硕大的狗屁股,很想踹一脚,把它踹天上去。被这狗这么闹,他提心吊胆,担心会不会直接被吴雪妃pass?即便不直接pass,肯定留下的印象也不好。

    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真的被淘汰,出门就要揍卫昇一顿,谁都拉不住!

    鉴于二哈不肯自己走,两位工作人员继续一人抬一条狗腿子,架着二哈往门外走去。

    二哈被架住了两条前腿,两条后腿支在地上,被迫跟着出来走两步,走两步,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门口边。可能知道经此一别,日后恐难再见,他转过狗头,朝李想和张小平吐舌头呜咽,那对卧蚕眉直接变成了卧槽眉。

    二哈离开了,房间里终于平静下来,吴雪妃三人坐在评审席上,看着站中间的李想,双方大眼瞪小眼。

    最后是张小平说话:“二哈真不是你的?”

    李想坚决撇清关系:“真不是我的,是卫昇的。”

    张小平:“卫昇还没走?”

    他忘了卫昇是待定,而不是直接淘汰。

    李想果断泼脏水:“他在大厅里遛狗。”

    张小平立刻对着耳麦说:“导演,我建议以后演播现场不能带宠物进来。”

    耳机里导演说了什么,只听张小平点头道:“好,好的,谢谢导演,辛苦你们了。”

    随后,他对李想等人说:“导演说了,以后不能带宠物进来。”

    宠物和小孩子一样,是现场的x因素,谁也控制不了,这让主持人很难做。

    林清妩问李想:“你养了狗狗吗?”

    李想看向这个清丽的姑娘,说:“没养狗,养了一只猫咪。”

    “这只二哈既然是卫昇的,为什么会跟着你走?”林清妩问道。

    张小平插话:“是不是你撩了它?”

    哔哔——

    李想心中说了两句脏话,回想一下,说道:“刚才听吴老师说二哈想吃饼干,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经过它身边时,被它看到在嚼东西吧。”

    张小平立即对吴雪妃说:“真是个老实的孩子,喊吴老师呢。”

    吴雪妃轻笑,李想前面那些学员,可没有一个喊她吴老师的,要么亲昵地喊妃妃,要么喊女神、美女、皇后娘娘等等,都是自来熟,甚至肉麻。

    吴雪妃对这些并不感冒,对李想的称呼反而更觉得舒服,“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张小平立刻不着痕迹地顺着说:“确实,该严肃的时候就要严肃,我们这还是选拔的第一阶段,认真对待、用心表演才是最重要的。李想,你要上台表演了,还有心情吃东西?不怕影响挥吗?”

    李想有些尴尬地说:“emm~是薄荷糖,很容易化掉的。”

    林清妩笑道:“紧张很正常,在你前面有人喝了半瓶白酒来,你嚼薄荷糖算是轻口味了。”

    李想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明白她是在帮他解围。

    “还有吗?”张小平忽然问道。

    “啊?”李想没明白。

    “我问你还有薄荷糖吗?我也要压压惊,快点,还有就给我一点。”

    李想立刻从兜里把一盒薄荷糖拿出来,没有直接给张小平倒,而是把小瓶子给他。

    张小平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有些欣赏他的这个细节。

    李想倒的话,倒多倒少很难把握,不如全部给人,让对方自己来,这样既显得大气,又避免了可能的尴尬。

    张小平倒了两粒塞嘴里,问吴雪妃:“妃妃要来两粒吗?”

    吴雪妃笑着摊开手心,林清妩也主动摊开手:“也给我两粒呗。”

    李想暗暗点头,心想吃了我的总该对我宽容一点吧。

    这时候张小平忽然对吴雪妃和林清妩说:“妃妃,小五,十万大山一枝花想要进来道歉,要不我们先让他进来一下。”

    吴雪妃可有可无地说了句随便吧。

    房间的门立刻被推开,卫昇一脸笑容地进来,给大家道歉,他的狗给大家造成了麻烦,实在对不起。看到李想,虽然不乐意,但还是向他也说了句对不起。

    他匆匆来,匆匆走,本来歇够了,汗流浃背已经干了,但是因为二哈的事,立刻再次满身大汗。

    张小平见他出去,立刻问李想:“既然来了我们美颜赛道,那你觉得自己帅吗?”

    吴雪妃和林清妩立即都看着他。

    李想想了想说:“我妈妈是全世界最美的人,我从小就被人说像她,所以我对自己的样貌一直很有自信。”

    三人暗暗喝彩,这话答的很棒啊,通过夸妈妈来夸自己,让人一点不讨厌,也不会觉得自恋。

    吴雪妃感兴趣地接着问:“那你觉得自己除了帅,才华呢?有才华吗?”

    问完后,补充一句:“我是专指音乐方面的。”

    李想:“其实我刚刚已经回答了。”

    吴雪妃诧异地看着他,没听明白,刚才回答了?同时又好奇不已。

    李想说:“我不是说过我和我妈妈很像吗?这种像可不只是外在的像,而是由里到外。正好,我妈妈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会写歌会唱歌会跳舞还会许许多多的乐器。她更是个很大方的人,除了给我生命,还给了我样貌和才华。”

    张小平鼓掌,“你是不是事先想过怎么回答?”

    随即又觉得不可能,他和吴雪妃的问题都是临时想的,这不是类似“你的梦想是什么”这样节目必问的问题。

    短短几句话,让三人对李想的印象快好转。

    林清妩看着卡片上对李想的介绍,问他:“别人都有外号,像刚才进来的卫昇,他叫十万大山一枝花,你的外号呢?”

    张小平调笑说:“我一直觉得十万大山一枝花,很像是在说一支野花,卫昇正好也够野。”

    李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的外号,嗯,叫那个,亚洲最致命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