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32、来吖,来亲我芽
    直播完节目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李想惦记家里的小妹妹,迅收拾东西赶回家。

    堂姐苏美慧给他开的门。

    “李想~”

    “姐,窦窦和师师呢?”

    “她们已经睡了。”

    苏美慧带李想来到李诞的房间,两个小妹妹睡在这里。

    “咦?怎么睡蛋蛋房间了?不是和姐你一起睡的吗?”

    苏美慧解释说窦窦和师师知道李想今晚会回家,而李想回家后一定是睡在李诞的房间,她们要第一时间表示欢迎,今晚就不和她睡,而是选择和有脚臭的李诞睡。

    李诞的房间没有锁门,一推就开。

    两个小妹妹搂在一起睡的呼噜噜香,身上盖着一条浅绿色的小毯子。李诞躺在窦窦身边,睁着毫无睡意的眼睛看着李想和苏美慧,可怜至极。

    他的衣服被窦窦的小手抓的紧紧的,攥成了一个肉肉的小拳头,挣不脱,无法离开,只能陪着两个小妹妹。刚才一直在尝试睡觉,但是想到李想随时可能到,根本睡不着。

    “李想~来呀~一起躺下呀~”李诞见到李想,高兴又风骚地招手。

    李想白他一眼,轻声来到床边打量两个小妹妹,睡的无比香甜,脸蛋红扑扑的。

    “咦?窦窦怎么哭了?”

    小家伙的脸蛋上有泪痕,虽然擦干净了,但是依然清晰。

    刚有现,就见到小窦窦睡梦中噎了一下。

    都哭噎了。

    李诞小声说:“窦窦的蒙奇奇不见了,没找着,很伤心。”

    堂姐苏美慧小声插话道:“今天抱着出去玩了之后,回来的时候就找不到了,应该是落在了外面。我明天去买一个相同的,悄悄放在她的小床上。”

    窦窦的蒙奇奇玩偶很普通,商场里很容易买到。

    但再普通的小玩偶,对小孩子来说,也是最宝贝的,丢了就会伤心地大哭。

    李想摸摸小家伙的小脸蛋,软软的、嫩嫩的、热热的,再揉揉师师的小脑袋,这个小家伙睡觉乖巧无比,被窦窦抱着呢。

    忽然师师小肚子上的小毯子一阵蠕动,露出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以及一双大眼睛。

    是亚洲最致命的猫猫,唐姆猫。

    唐姆猫萌萌地看着李想。

    李诞说:“亚洲最致命的猫猫和亚洲最致命的哥哥到底谁更致命呢?现在是揭晓终极答案的时候啦,请打一架吧。”

    李想:“蛋蛋,你不怕唐姆尿你一身吗?”

    说到尿,李诞立即柔弱地求援:“李想李想,救救我~”

    “??”

    “我想尿尿,你想办法把窦窦的小手挣开,在不吵醒她的前提下放了我。”

    “我做不到,窦窦认准了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

    “我又不是东西。”

    “蛋不是东西是什么?”

    “……别闹,我现在憋的慌,快点。”

    “师师还好说,窦窦没办法的。”

    “有办法的,你听我说。”

    “等等,你先别说,我先睡一觉去。”

    “!!!”,李诞大急,“李想,你不仗义!快点过来,你把手主动伸到窦窦的手心里,她就会抓住你,然后放了我,快点,我要憋不住啦!”

    李想想了想说:“……唉,为了小妹妹们的清白,我就牺牲自己。”

    他伸出手捉住窦窦的小拳头,伸出食指插进小拳头中,窦窦下意识地握紧,松开了李诞的衣裳。

    李诞立刻如获大赦地滚下了床,再也不想上床了!陪小孩子睡觉真累啊。

    “你刚才说什么?为了小妹妹们的清白?什么意思?解释清楚,不然我揍你!”

    李诞舒展身体,对被小孩子“捉”住的李想横得很。

    这个小孩子比手铐还厉害,捉住了就别想挣脱,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

    李想耿直地说道:“万一你没能憋住,尿床了,诬陷窦窦和师师,以你的诡辩能力,小孩子都会以为真的是自己尿的,多冤啊。”

    李诞气呼呼的要动粗。

    “别动手别动手,君子动口不动手。”

    李想看向一旁的美慧姐,没说话,但意思很明显,你要是动手,美慧姐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李诞瞅瞅自己的姐,“行,我不动手,我动锤子总可以吧。”

    他从床底下拎起一把充气狼牙小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捶李想的脑袋,一下两下……

    “这是窦窦的狼牙棒!”

    “我替窦窦打大魔王!”

    “放肆——住手!我要大喊啦!”

    “你喊啊,喊破喉咙我也不怕。”

    李想朝一旁的苏美慧求救:“姐,蛋蛋打我,我还是病人呢。”

    苏美慧立即夺过李诞的充气锤,一边捶李诞,一边把他赶出去。

    李想得意地安心躺下,展开怀抱,把抱在一起、蜷缩成一团的两个小妹妹圈在怀里。

    “关灯,谢谢。”

    这几天李想的身体处于高度紧绷状态,晚上的直播更是让精神也处于重压之下,身体和精神都很疲惫了,抱着窦窦和师师躺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李想上完厕所回来见状,悄无声息地打地铺,睡地板上了。

    李想又做了一个异世界的梦,梦中一只白色的小奶狗在舔他的脸,舔的津津有味。他躺在襁褓里,被搁在人民广场的长椅上,仰望天空,既然无力反抗,那就享受吧。

    “窦窦你完了蛋了,你把一个王子亲醒了。”

    “睡梦中”的李想忽然说话了,脑袋边随即响起一个笑嘻嘻的小奶音。

    “嘻嘻嘻,来芽,来亲我芽,嗯来亲我芽~”

    竟然这么猖狂!

    李想闭着眼睛大手一捞,捞到一个软软的小身子,直接搂了过来,搁在胸膛上,随即感受到这团小肉肉主动扑了上来,在他胸前手脚并用匍匐前进,脸上呼哧呼哧被一团团热气喷上。

    李想不敢再装逼,赶紧抬手挡住热情洋溢的窦窦小朋友,不让她亲。

    “嘻嘻嘻~来芽,亲我芽。大象,让我亲你芽~不要动芽,亲你芽。”

    李窦窦嘟着小嘴巴,肆无忌惮地对李想下嘴。李想吓得左右摇摆,躲避小嘴巴的骚扰。

    “够了够了,窦窦够了吧,你已经亲了无数次啦,别再亲啦。”

    李想挡不住小妹妹的热情,吃不消,求饶。

    窦窦才不管这么多,没过瘾呢,还在寻找机会亲亲,虽然没亲到,但是小嘴巴里出吧唧吧唧的声音,这是自己在出生效呢,假装亲得大象没有还手的力气。

    “来芽,你也来亲我芽。”

    “窦窦!你是女孩子诶,你能不能矜持点!”

    “来芽,亲我芽,听不懂芽,小猫芽,小狗芽,来芽,亲我芽。”

    李想哭笑不得,把小妹妹从胸前摘下来,丢一边去。

    真是一只缠人的小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