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37、小妹妹的宝物
    “你别骂我啊窦窦,我虽然听不到你说话,但是我能看懂唇语的,你在偷偷骂我对不对?”李想威胁道。

    “哈?”窦窦满脑子疑惑地问,没听明白什么是唇语。

    李想:“就是只看你的嘴巴动就能知道你在说什么!”

    “哈!”窦窦吓一跳,没想到大象还有这样的本事,有点不相信,“你骗小孩纸~”

    “我可没有骗你,你刚才是在骂我对不对?”

    窦窦下意识地点点头,随即连忙摇头,嗬嗬傻笑:“木有,这是误废芽,哥哥这是误废芽,窦窦木有骂你芽。”

    她转过小身子,低着小脑袋继续嘀嘀咕咕,李想侧耳倾听,再观察她的动作,几乎可以确定是在骂他。

    “你还敢说没骂我?!我都听到了啊。”李想出现在李窦窦身后。

    小妹妹被吓一跳,连忙把手里的小东XC进裤兜兜里,极力否认,想要逃进厨房寻求大娘和姐姐的庇护,但是已经先一步被大象捉住了。

    “你藏了什么在兜兜里?”

    李想伸手在窦窦的小兜兜里摸索,人小小的,兜兜就更小了,只能伸进两根手指头,结果摸出一个红色的橡皮弹珠,很有弹力的那种。

    窦窦笑嘻嘻地说:“跳跳珠,超级好玩,蛋蛋哥哥带我们在公园玩跳跳珠。”

    李想哭笑不得,把跳跳珠塞回她兜兜,又到另外一边的口袋里摸索,摸出一颗圆滚滚的小石子,还有一节小树枝。

    “这是什么?”李想好奇地问。

    窦窦得意洋洋地给他介绍,小石子是她的宝贝,是一只乌鸦喝水用的宝石,被她抢了过来!为此和乌鸦打了一架!

    “你真的和乌鸦打了一架?”李想好奇地问她。

    窦窦极其认真地点头,搞得好像真的似的:“打啦,打的超凶的,窦窦差点被打死啦。”

    “……”,这让李想还能说什么,关心地问,“那你没受伤吧?”

    窦窦眨眨大眼睛,摇摇头后又点点头。

    “这是什么意思?”

    “人家被吓死啦!好吓人芽大象,哼,你是哥哥不保护妹妹,你不是好哥哥。”

    李想:“……”

    他转移话题,掂量掂量手里的小树枝,这好像是一棵柳树的枝条,问:“这个呢?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来历?”

    窦窦喜滋滋的,得意洋洋背着小手巴拉巴拉介绍。

    小树枝是一只大孔雀飞在天上被她嗷的大叫一声吓得从嘴里掉下来的,被她捡着了,偷偷藏了起来。

    为了这根小树枝,她还差点被大鸟叼了走呢。

    “哥哥,小宝宝好危险诶,差点没了小命诶,你伤不伤心芽?”

    李想哭笑不得,为了避免伤了小宝宝的心,承认道:“你要是受伤了我肯定会伤心。”

    好听的话立刻让窦窦喜笑颜开。

    李想继续问:“和你打架的乌鸦孔雀呢?”

    窦窦手舞足蹈,一会儿说飞到天上去了,一会儿说吃掉了,一会儿又说被大脑虎捉走了……这个话题如此复杂,以至于一旁看戏的师师也加入了讨论,小妹妹说是回家找它们的哥哥姐姐去了,乌鸦和孔雀要把它们的哥哥姐姐找来再和窦窦师师打架。

    李想惊奇地问师师:“师师也打架?”

    师师眨眨无辜的大眼睛,嘟嘟小嘴巴,努力转出一副萌凶萌凶的样子:“打架~帮姐姐打架~”

    李想打量这两个小不点,她们俩要是和乌鸦孔雀单挑还有获胜的可能,但如果对方是一群,肯定有去无回,不由庆幸地说:“哇,那你们跑的好快诶,要是慢一点可能就会被一大群乌鸦和孔雀捉住。”

    窦窦和师师一听,连连点头,是这个道理,哥哥不说她们都不知道呢,现在想想,可真危险啊。

    假设乌鸦和孔雀真的搬来了救兵,小妹妹该怎么应对?三人围绕这个话题越聊越开,听得一旁的李诞目瞪口呆,随即觉得这可能是窦窦和师师为什么喜欢和李想聊天的原因,换作是他,早不耐烦啦,哪里有这童心和妹妹们说童话。

    “这颗宝石乌鸦是怎么用来喝水的?”给小妹妹们传授了一大通如何在乌鸦和孔雀的围攻下保住小命的知识后,李想掂量掂量手里的小石子,好奇地问道。

    窦窦得意忘形,公然嘲讽李想:“你真笨芽大象,你可不行芽,你有点笨笨的芽……”

    李想:(T▽T)竟然说了一大堆他笨笨的话。

    “少说两句好不好,不然我打你啦。”

    “嘻嘻嘻~不说啦,不要打伦,哥哥不要打伦!教你哦,小石头放在水里,乌鸦就能喝到水,小雯老师教的诶。”

    李诞在一旁解释:“就是乌鸦喝水的故事。”

    然后他又说,窦窦小朋友自从捡到这个小石头后,就总想伺机扔到她的宝宝瓶里,说是不这样干她就喝不到宝宝瓶里的宝宝水。

    “是真的,这是真的芽蛋蛋哥哥。”李窦窦还在激动地辩解。

    李想教育道:“窦窦你这样不对,小石头是乌鸦喝水时才用的,我们人类不需要这样用。嗯?你说你是不是人类?你当然是人类,师师也是,我也是,什么!你说我是大象不是人类……你想吃哥哥两拳是不是鸭?”

    李想好不容易证明了自己是人类,然后又证明作为人类喝水不能用小石子,然后又证明身为处长,这么大的一个官儿,喝水的时候更不能用小石头,这样有失身份,然后,李想又花了老大的劲儿给小人儿解释什么是“有失身份”。

    好累,李想表示他不想说话了,只想静静。

    李诞在一旁看的极其欣慰,嘿嘿,这几天他带小宝宝就是这样,时刻在崩溃边缘徘徊。

    李想把小石头和小树枝塞回窦窦的裤兜兜里,差点把小妹妹的小裤子给扯掉了,好在窦窦小朋友及时攥着,保住了小裤裤。

    “哎呀,干嘛芽,哇——姐姐救命芽,大象脱人家的裤裤!”

    这是在呼叫苏美慧呢。

    李想擦擦冷汗,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窦窦,别嚷嚷啦。”

    窦窦哼了一声,把自己的小裤裤扯上去,一只小手还紧紧地抓着不敢放,担心坏蛋又脱她的小裤裤。她嘟嘟囔囔从李想身前走开,小声说你这个大象可有点坏哟~

    李想捉住她,从她另外一个裤兜兜里摸出一件小东西,这回是一张照片。

    “这是我的照片!我学生证上的吧,怎么在你兜兜里?窦窦?窦窦!你给我解释解释。”

    这是一张李想的半身证件照,红底一寸。

    窦窦仰着小脸蛋朝李想一个劲傻笑,嗬嗬嗬嗬~小手指指师师,说:“妹妹也有。”

    李想问师师:“妹妹也有?”

    师师点点小脑袋,也从兜兜里摸出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笑嘻嘻地展现给李想看。

    没错,姐姐妹妹各一张,都是李想的半身证件照。

    李想:-_-||这是干什么呢?

    李诞酸溜溜地说:“李想,你偷着乐吧,两个小宝宝想你却看不到你,我把你学生证上的照片抠下来给了她们。她们这几天都揣在兜兜里,想你的时候就拿出来瞅两眼,或者捶两拳,咬几口,骂一顿,别说,效果很管用。”

    李想:“……”

    敢情刚才背着小身子嘀嘀咕咕,就是在对着他的照片骂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