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42、死亡之组
    第二组pk结束,苏锐和二次元人物赫兹都落败,进入待定状态。

    来自盛世独秀赛道的许子同拿下第二个晋级名额,盛世独秀赛道再下一城,实现开局连胜两场。

    第一轮半程结束,盛世独秀一枝独秀,盛世美颜和盛世魔音赛道接连落败,分别有两人进入待定,等待下一轮pk战。

    第三组,根据所剩人员的实时人气排名,排在第6的是盛世魔音赛道的骆剑鸣。

    骆剑鸣被侯建坤称为这季12强中唱功最好的选手,虽然这不代表其他人认同,但至少说明他是真的“魔音”。

    这样的对手不好对付,不过剩下的6人相互看了看,美颜赛道和独秀赛道的4人还是立刻举手,因为很有可能这一组过后,剩下的最后一组出现死亡之组,级恐怖的几人都在里面,他们宁愿和骆剑鸣单挑,也不愿挤在那里九死一生。

    骆剑鸣选择了美颜赛道的时数和独秀赛道的杨季敬儒。

    他一选完,吴雪妃立刻回头看了看李想,再左右看了看身边的独秀赛道和魔音赛道,骆剑鸣、时数、杨季敬儒归入一组后,还剩下的三人自成一组,分别是美颜赛道的李想,独秀赛道的赵启然,魔音赛道的郑与时。

    吴雪妃有些担忧。

    赵启然在上一轮中演唱的原创歌曲《画》进入了《乐府》Top1oo榜单第53位,仅仅低于李想的《纸短情长》,《纸短情长》排名第46位。

    其实力无疑相当强大。

    魔音赛道的郑与时也是个凶猛人物。他一直以来都是实时人气排名第一的选手,身处注重唱功的魔音赛道,却能唱能写,上一轮的原创歌曲《素颜》排名《乐府》top1oo榜单第58位,略低于《画》。

    这样,上一轮同时进入《乐府》周榜top1oo,且排名最前的三位选手出现在了同一组,将要一决生死。

    现场的观众也想到了这点,欢呼声和尖叫声响成一片,都是不嫌事大、看的就是热闹的吃瓜群众!

    李想和赵启然、郑与时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彼此都很严肃。

    吴雪妃目视前方,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李想说了一句“放轻松”。

    张小平看向魔音赛道的郑与时,笑道:“与时人气排名第一,有选择挑战对手的权利,但是没想到没有机会用上,所以下一轮人气第一的选手一定不要犹豫,不要等待,该举手的时候就举手,不然等啊等,结果等到没有机会了。”

    郑与时苦笑,他也没想到他稍一犹豫就倒霉催了。

    郑与时和骆剑鸣是同一组,所以他不能选择挑战同组的选手,那么就倒霉地被自动归到了第四组。

    第三组第一个上场的是骆剑鸣,当侯建坤问他带来的是什么歌曲时,他竟然表示带来的是一原创歌曲,名字叫《有没有人告诉你》。

    骆剑鸣瘦瘦高高,眼眶凹陷,他一开口,充满磁性的声音瞬间抓人。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

    ??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

    ??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

    ??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

    ……

    李诞和苏美慧一人抱着一个小宝宝,蛋蛋同学蛋疼地对苏美慧讲:“姐,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变态,一个个写的歌这么好听,唱的也这么好听,这让我们的亲人咋办呢!”

    怀里的窦窦好奇地问:“蛋蛋哥哥,我们的亲人是谁芽?”

    “你哥!李大象!”

    窦窦惊讶地问:“大象是我们的亲人?”

    “那你以为是什么呢?”

    “是哥哥芽。”

    “哥哥就是亲人,小孩子这都不懂。”

    “哼,你为什么不喊哥哥。”

    “¥%%#&&……窦窦,等会儿你哥哥上场唱歌的时候,你必须大声喊加油啊,场面能输气势不能输,我们要做好场外第三人。”

    一说到这里,窦窦就来气。

    “哼~窦窦的大喇叭为森么不拿来!为森么要抢窦窦的大喇叭,拿来大喇叭喊的更大声芽!窦窦要喝水水,渴啦!”

    那个大喇叭是李诞他妈平时在菜场卖菜时用的,窦窦来之前想要顺来。

    李诞从兜里拿出一个小海螺:“小螺号,嘟嘟的吹,小鸟听了乱七八糟飞。这不是给你带了小螺号来吗?大喇叭拿着太麻烦,小螺号又小又可爱,揣在兜兜里关键时候还可以拿出来吹吹。”

    窦窦拿过去,放嘴边鼓着腮帮子吹,但是一点毛线都没吹出来,还差点把小宝宝憋坏了,气呼呼地塞回李诞,奶声奶气地说:“去你的吧蛋蛋哥哥,你就会骗小孩纸!”

    骆剑鸣凭借一《有没有人告诉你》,力压时数,接着又击败杨季敬儒,顺利杀出重围,拿到第三个晋级名额。

    至此,继独秀赛道后,魔音赛道也终于有人晋级,只剩下美颜赛道还是零蛋,惨遭三连败。

    张小平问她:“妃妃现在感觉到了巨大压力吗?”

    吴雪妃:“从三大赛道9进4升级战,到今天的十强赛,比赛进行到现在,我们已经可以说,这一季的选手比前三季要强太多!我不知道其他两位老师是怎么看的,但是我认为这一季的歌手非常非常优秀,他们不仅有成为偶像的潜质,而且是真的才华实力一样不缺。”

    袁畅举和侯建坤纷纷言。

    “我完全认同妃妃的说法。”

    “我经历过前三季,客观说,这一季是真的强。”

    张小平也说道:“我也主持了前三季,我就不说哪一季最强,我说个现象,第三季到结束,能够登上《乐府》周榜top1oo的歌曲只有5,能登上月榜的只有1,而第四季到现在,才刚刚十强赛,就已经有6歌登上《乐府》top1oo榜单。我想这应该能最直观的反映吧,而且,今天的比赛进行到现在,刚刚许子同的《消愁》,骆剑鸣的《有没有人告诉你》都有杀入榜单的实力。”

    吴雪妃接话道:“完全有这个实力,如果不是暑假是歌手片的高峰期,应该已经有歌曲进入前十位了。”

    袁畅举点头道:“我们的选手真的都是很优秀的唱作人,像骆剑鸣,像李想,一个是魔音赛道的,一个美颜赛道的,却比独秀赛道的人还会写歌。”

    侯建坤说:“剑鸣刚才给了我一个大惊喜,我事先根本不知道他会写歌,而且写的这么好。”

    张小平:“是啊,这还没结束呢,看看第四组的三人,我们有理由更加期待。”

    袁畅举笑着问:“小平难道又看了彩排?”

    张小平说:“惊喜保持在最后才是惊喜,所以我没看,我忍住了。”

    三位星推官都笑而不语,大家都知道是导演把他挡在了外面。

    张小平:“那,根据赛制,我们由三人中人气最低的那位最先表演。李想、赵启然和郑与时三人中,李想的实时人气最低,所以,李想,你先来。”

    现场响起掌声,李想回身朝给他鼓掌的观众致谢,特别向小妹妹们所在的位置做了一个望眼镜的手势,然后挥挥拳头。

    “加油李想,放轻松。”

    吴雪妃给仅剩的独苗加油,她让李想别紧张,但她自己现在比谁都紧张,她不想被剃光头!

    张小平站在李想身边,抬头瞅了瞅他,站远一点,身高差距太大了。

    “在比赛开始前,我想先问问三位,你们这次带来的都是原创歌曲吗?李想先回答。”

    “是。”

    “启然呢?”

    “是。”

    “与时?”

    “也是。”

    “哇——三原创歌曲的pk,让我想想,这应该是《今日之星》四季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畅举和建坤,是不是?”

    袁畅举点头:“应该是,我印象中没有过。”

    侯建坤则更加笃定地说:“这是第一次,以前没有过。”

    张小平问赵启然:“启然的新歌叫什么名字?。”

    “这歌叫《当你老了》。”

    “与时呢,你今天带来的歌曲叫什么名字?”

    郑与时:“叫《千》。”

    “那哥哥呢?”

    “……”

    “哥哥!李想!”

    “啊?哦!喊我。”

    李想一下没反应过来,哥哥现在是他的外号。

    现场响起轻笑声。

    张小平:“让你占我便宜你还愣,休想再听我喊你哥哥了。”

    李想:“对不起啊,不过你可能还是要喊我哥哥哦,谁让你确实比我年纪小呢。”

    张小平瞬间眉开眼笑,乐不可支。

    吴雪妃打趣道:“你看把小平乐的,李想,你不能这样哄老人家啊。”

    张小平咳嗽两声,连忙说:“妃妃,妃妃,我和你一样,永远18岁!”

    吴雪妃笑而不语。

    张小平接着问李想:“哥哥,来,说说你的歌曲叫什么名字,虽然马上就要唱了,但是先让大家一听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