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44、明天对每个人都一样
    ps:祝大家新年快乐,开门大吉。

    “李想~你今天唱的真好听,级好听,我现在是你粉丝啦。”

    “《阳光总在风雨后》太好听啦,李想我会帮你安利给朋友听的。”

    李想带着窦窦师师,和李诞、苏美慧离开蜜芽总部,准备回家,大厅里的两个前台小姐姐看到李想,兴奋地大喊。

    “谢谢你们,你们还不下班吗?”

    “还有半个小时。”

    “那祝你们今晚好梦,拜拜两位漂亮小姐姐。”

    “再见,哥哥。”

    “哈哈,哥哥拜拜,明天见哦。”

    李想笑着和她俩挥手,脚边的李窦窦小朋友却忽然蹦了出去,布灵布灵地跑到前台前,昂着小脑袋认真地说:“那是窦窦和妹妹的哥哥,不是你的!小姐姐你们是不是认错了吖。”

    两个前台姑娘看不到她,太小了,从前台出来,来到窦窦身前,蹲着和她说:“是你的哥哥吖?!但是你哥哥好帅,所以我们要抢过来,你要小心哦。”

    “哈?”窦窦大惊失色,“你,你你你,你们骗小孩纸的对不对?”

    “我们是认真的。”

    “……%……¥#a&*”窦窦吐出一堆乱码,“你们来真的吖?”

    “我们就是来真的吖。”

    窦窦看看身前这两个小姐姐,又回头看看自己一大堆的哥哥姐姐和唯一的小妹妹,忽然招手朝李诞大喊:“蛋蛋哥哥,快把窦窦的充气小锤锤拿来!窦窦僧气啦。”

    充气小锤锤也就是那根充气狼牙棒,李诞用来砸过李想,李想用来砸过窦窦,是他们相互伤害的神器。

    李想对小妹妹好言相劝,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不会跟别的小姐姐走,也绝对不会被别的小姐姐抢走,偷走也不让,才把这个要打架的小孩子劝走。

    五个人走在街上,现在已经晚上快11点。以往这个时候窦窦和师师早就睡觉了,但是今天小朋友兴奋得很,正在身前踩大家的影子呢,玩的不亦乐乎。

    “哈,踩到了哥哥。”

    “咦,又踩到了蛋蛋哥哥。”

    “嘻嘻,妹妹你快点踩这个,姐姐的。”

    “大象的鼻子诶。”

    “姐姐姐姐,咦——不见了。”

    “哇——有小鸟诶,肿么会有小鸟,姐姐你快看,地上有只小鸟。”

    两个踩影子的小朋友停下小脚丫子,站在一起看地上的一只小鸟。

    不是真的小鸟,而是小鸟的影子。

    窦窦疑惑地问:“哪里来的小鸟?”

    “是天上掉下来的?”

    两个小妹妹立刻抬起小脑袋,仰望天空,黑布隆冬的夜空中镶着一轮圆月,无数的星星在夜幕中一闪一闪,但就是没有看到飞过的小鸟。

    师师顺着影子往回看,然后就看到李想张开双手,做了一个手势,地上的小鸟就是哥哥的手变成的。

    “哇——是哥哥变的小鸟诶。”师师惊叹道,布灵布灵地跑到李想跟前,昂着小脑袋看他的神奇大手,怎么会变成小鸟的?

    “不是小鸟从天上飞过去吖。”窦窦也好奇地过来。

    李想笑着对这两个小傻瓜说:“这是我变的,怎么样?厉害不厉害?”

    两个小妹妹用稚气的小奶音欢快地喊道:

    “厉害~”

    “厉害的没有边。”

    这崇拜的小眼神让李想很受用,然后就有人吃醋了,一旁的李诞说:“来来来,窦窦师师,蛋蛋哥哥给你们变个小兔子。”

    李诞把小妹妹们吸引了走,李想对身边的苏美慧说:“姐,把包给我,我来背。”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美慧把李想的背包提在了手里,李想一路上都没注意。

    苏美慧温柔地说:“你累了一晚了,我来背着,你陪窦窦师师玩。”

    叮咚~

    李想的手机响了两声,是短信来了。他拿出来一看,短信的内容是:

    “我已经走了,别找了。输给赫兹我不服,但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说的,兄弟们加油!为赛道争光,为妃妃姐争光,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件人是焦安东。

    焦安东遗憾地没能闯进十强赛。

    在第一轮pk战结束后,剩余的8人再捉对厮杀,这回换成了由人气高的选手自由挑选对手。

    郑与时选择了杨季敬儒,顺利过关晋级。时数选择了赫兹,顺利过关晋级。赵启然选择了苏锐,顺利过关晋级。黄小劲选择了焦安东,顺利过关晋级。

    第三轮,剩下的4人继续捉对厮杀。

    苏锐选择了杨季敬儒,顺利过关晋级。焦安东则和赫兹一决生死,最后败下阵来。

    这样,本场十强赛的淘汰人员就确定了,分别是盛世美颜赛道的焦安东和盛世独秀赛道的杨季敬儒。

    焦安东事后悄悄地独自离开,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李想等人打电话给他他也不接。

    就像短信上说的,输给赫兹他很不服气,他独自离开有负气的成分在里面,但成王败寇,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李想有些唏嘘,这就是选秀,这就是比赛,失败的一方只能灰溜溜地离开,多一晚都不能呆。

    “一路顺风,兄弟。”

    李想回了一条短信,收起手机,脑海中浮现不久前的直播现场。

    当被确定淘汰时,焦安东失望至极,输给谁也不应该输给赫兹,输给赫兹他一万个不服。

    “我代表人类一方,结果还是输了。”

    这句话让现场三位星推官无言以对。

    杨季敬儒则是无比的绝望,更让人痛心。

    “我写不出歌啦。”

    “我绞尽脑汁也写不出歌了。”

    “写到吐血也就这样啊。”

    “我三天没睡觉,写出来一堆狗屁。”

    他的导师袁畅举难过地说:“我不敢说让你坚持梦想这样的话,我和你一样难受,你将来要么成为大师,要么转行。但只要你来找我,我一定帮你。”

    杨季敬儒并不是第一次参加音乐选秀节目,他在三年前参加过一档,当时也是止步于前十强。

    那次之后,他消失了三年,直到这次出现,依然止步于十强。

    三年前和他参加同一档选秀节目的林清妩已经是《今日之星》的星推官助手,而他,依然是一文不名的选手,在人气排行榜中排在末尾,没人知道。

    ……

    窦窦和师师在为李诞比出来的小兔子惊叹不已,欢呼雀跃。

    苏美慧注意到李想的神色,关心地问:“怎么了?怎么不高兴呢?”

    “没有不高兴。”李想收敛表情,朝堂姐笑道。

    堂姐苏美慧长的像大娘,长相平凡,性格也很内敛,但是很温柔,很细心,很会关心人。

    “你在为你的朋友难过吗?焦安东?”

    这都能猜中啊?!

    李想坦诚:“是啊,我在想,如果我今天也落败了,也会和他们一样黯然离场吧。”

    苏美慧说道:“阳光总在风雨后,虽然他们不能继续前进,但是有了这次的经历,对他们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说不定从此蜕茧成蝶呢,明天对每个人都一样,都是未知和美好的。”

    “你说对不对?”堂姐盯着李想问。

    “我姐说的特别对。”李想笑道,哼起杨季敬儒在第二轮与郑与时pk时唱的原创歌曲。

    ??吴孤儿他对我说??

    ??他已经进入了写歌的瓶颈期??

    ??而我也一样??

    ??所以这歌我只好用白话诉说??

    ……

    这歌叫《大喊大叫的流行歌》,李想觉得如果不是遇到郑与时的《半边月》,他是很有希望晋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