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45、小傻姑
    “哥哥你又在唱歌吖~”窦窦听到李想哼唱歌曲,昂着小脑袋好奇地围过来,“你一定是唱歌家吧?”

    师师也跟着过来,肯定地说:“蝈蝈是唱歌家~大唱歌家~”

    随即关心地问李想:“蝈蝈,你要喝水水吗?给你喝水水,冒烟了就要喝水水。”

    小家伙把她装了水的宝宝瓶递给李想。

    李想不推辞小妹妹的好意,喝了一小口还给她:“谢谢妹妹。”

    “不用谢~还想喝就跟师师说哦,师师还有好多呢。”

    窦窦好奇地问:“妹妹,你还有好多?姐姐的快没有啦。”

    师师把她的宝宝瓶给窦窦看,窦窦真的拧开盖子往里瞅了瞅,黑布隆冬的看不清吖。

    李想对这个小傻瓜说:“你晃一晃不就知道还有多少水吗?”

    窦窦眨眨大眼睛,点点头:“嗯,窦窦也是这么想的。”

    晃了晃,有水在晃荡,果然是还有很多水呢。

    她再晃晃自己的宝宝瓶,没有声音传出来,原来不是快没有啦,而是已经没有了。

    她气呼呼地对李诞说:“蛋蛋哥哥是不是你喝光了窦窦的水?”

    李诞没想到刚刚和他玩的开心不已的小妹妹,一回到亲哥哥身边就开始变坏,竟然诬陷他。

    他叫冤道:“我才没有喝你的水!是你自己喝的!你看比赛的时候喝个不停,你自己就不记得了?姐姐陪你去了三趟厕所!!你自己记不记得?”

    苏美慧也朝窦窦点点头,没错,小家伙不停地喝水,然后总上厕所。

    “嗬嗬嗬嗬~”窦窦愣着想了想,好像想起来了,傻笑,转移话题:“哇——我的哥哥是唱歌家诶,他在唱森么东西吖?窦窦也会唱,窦窦唱的歌比大象的还好听!好听一万倍!”

    又是这句话,昨晚也是这么说,后来一下被哥哥比下去了,灰溜溜的以吃饭为借口逃跑。

    李想懒得理她,牵着师师的小手走,窦窦抱着她的宝宝瓶,迈着小短腿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后,争辩道:“是真的,这是真的,哥哥,大象,窦窦唱的歌真的好好听,你不想听吗?你要不要听一听?你别走吖,这是肿么肥事吖?妹妹呢?妹妹要听吗?”

    李窦窦见李想不理她,就转移对象,问师师。

    师师立刻停下小脚丫,回头朝她点头,嗯,想听。

    李窦窦立刻大声唱拔萝卜拔萝卜,拔不动就喊来小兔子小狗子小猫猫拔萝卜。

    李诞和苏美慧对视一眼,很想笑,但是以他们对窦窦的了解,这时候绝对不能笑,不然要遭殃,会被这个小孩子烦死的。

    李想肆无忌惮地嘲笑,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六七八九十次了。

    “哈哈,你唱的这都啥呀?你是老爷爷派来逗我笑的吗?哈哈哈~小傻姑。”

    果然,李窦窦小朋友立刻鼓起了腮帮子,不唱啦!呼哧呼哧,气呼呼地瞪着这个大声笑她的李大象,想吃了他。

    “窦窦会揍你吖~你再笑,你再笑我咬你的咧,嗷呜~”

    “哈哈,别咬别咬~不笑了。”

    李想见小妹妹真的生气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窦窦对不起,哥哥不该这样笑的,其实哥哥不是在笑你,你唱的级好听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唱的比我还好听,简直没有谁能跟你比。”

    以为窦窦小朋友是这么好糊弄的吗?不是!既然不是在笑窦窦,那是在笑谁?你给窦窦说个清楚,不然有你没我,emmm~不对,是有窦窦没大象!

    李诞不会放过这个捉李想小辫子的机会,连忙附和道:“对,窦窦说的对,李大象你笑个啥!就问你笑个啥!有没有爱心!有没有长大!幼稚!这样笑小妹妹,你说你没笑小妹妹,那你说说看你是在笑谁,答的不好我们联手把你摁在地上摩擦摩擦摩擦生热。”

    李想白他一眼,这个家伙总是想偷偷在背后推他一把,把他推坑里去。

    他蹲在窦窦的面前,认真地解释:“窦窦,哥哥真的不是在笑你,我是在笑那些小兔子小狗子和小猫猫,你看啊,小兔子小狗子小猫猫都没有手,它们怎么拔萝卜嘛?不可能呐,它们拔不了啊,找它们帮忙是白瞎,没用!写这歌的人估计是个小傻瓜呢,怎么会写出这么很傻很天真的歌呢,你说对不对?你好好想想,用你聪明的小脑瓜子,师师也想想。”

    师师的脑瓜子更机灵,最先点头认同,没错,哥哥说的对,小猫猫她有一只,她有唐姆猫,天天抱在怀里,没看到唐姆有手手吖,没有手手!绝对没有!

    她认真地说:“小猫猫只有四条腿,没有小手手,它们不吃饭。”

    窦窦点点头,附和道:“它们也不挠痒痒。”

    李想立刻称赞不愧是他的妹妹,聪明绝顶,小小年纪就不得了,“以后不要唱拔萝卜了,幼稚!哥哥教你们好听的歌,高级货。”

    “高级货~高级货~”

    窦窦这个傻姑娘立刻开心起来,也不计较李想说她是小傻姑了。

    李诞啧啧鄙夷道:“真坏啊,真坏啊,全世界最坏的哥哥就是这样的吧,恶魔啊,大王啊。”

    李想决定孤立他,对苏美慧笑意盈盈地说:“姐,我们回家。”

    苏美慧好笑地和李想一人牵一个小妹妹回家,刚才还闷闷的李想,转眼就被小妹妹逗的心情大好起来,小家伙果然是调皮鬼,也是开心果呀。

    窦窦:“哥哥,你能不能请窦窦吃夜宵吖?”

    这个小孩子知道的真多啊,竟然还知道大晚上的可以吃夜宵。

    李想:“吃夜宵?你这么小还要吃夜宵?”

    这说的什么话呢,小就不能吃夜宵了??

    窦窦摸摸小肚子:“饿啦就要吃吖。”

    李想:“喝奶吧,不要吃夜宵,吃夜宵对小孩子不好。”

    窦窦:“不喝奶奶,奶奶不好喝。”

    李想也饿了,“行,那我们先回家,到那附近在吃夜宵。”

    五人打出租车回到家里,找了家路边的水煮店进去。

    “喏,你就要吃肉丸子对不对?其他的不要了?”

    窦窦稀罕地看着碗里的肉丸子,吸溜擦口水,目空一切:“不要啦!只要肉丸子。”

    李想又问师师:“师师只要菠菜?不要其他的?来一串鱼丸子好不好?”

    师师说不要,只要菠菜,多给几串菠菜就行。

    身边的窦窦凑过来笑嘻嘻地说:“鱼丸子?鱼丸子也可以吖,来一点吃吃呗。”

    李想果断没叫鱼丸子,叫来了也是被窦窦吃掉,师师是不会吃的。

    他把菠菜放师师的小碗里,又夹了一点萝卜。师师甜甜地说:“谢谢哥哥。”

    李想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心疼地说:“师师怎么不吃掉荤呢,吃点肉肉好不好?全吃蔬菜对身体不好的。”

    他真怀疑这个小妹妹前世是小尼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