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50、找歌
    上午映式结束后还有午宴和酒会,不过李想三人不参加,由吴雪妃的助理带到附近的一家餐厅吃了午饭,然后在酒店里等待吴雪妃过来。他们下午还有安排。

    直到中午2点钟吴雪妃才在她的经纪人吴苑的陪伴下过来,李想以为她应该喝了不少酒,毕竟在他这个局外人想来,酒会应该少不了应酬吧,但是吴雪妃看起来很清醒,身上一点酒气也没有。

    “有没有觉得无聊?”吴雪妃问他们。

    李想坚决不先说话,现场安静了几秒,苏锐才迟迟说道:“没有。”

    “不会的。”这是时数说的。

    “李想呢?”吴雪妃点名问道,估计她也知道苏锐和时数是说不出个什么的,最后还是要问李想。

    李想用只有时数和苏锐看得懂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意思是看吧,还是要我来救场,可不要怪我说些羞耻的话噢。

    几人随意聊了会儿天,吴苑端来四杯咖啡。

    李想见吴雪妃在揉太阳穴,说道:“妃妃姐,你休息会吧。”

    吴雪妃呡了一口咖啡,笑着说:“没事,下周比赛的赛制已经出来了。”

    刚结束的十强赛是12进1o,下一周的直播将是1o进7,七大专属空间将确定最终归属,也就是要淘汰3人。

    赛制也变了,因为是三大赛道最后一次以赛道形式出战,所以这次加入了合唱。

    确定七大偶像厂牌人选后,7个人就不再分赛道,三位星推官也不再是某个赛道的星推官,而是合三为一,3人共同评审7个偶像候选人。

    所以七强赛是赛道最后一次存在,为了给各自赛道争取更多的晋级名额,三个赛道的选手将先来一场合唱pk,也就是说李想、时数和苏锐三人将共同表演,来迎战独秀赛道和魔音赛道。

    吴雪妃介绍说:“三个赛道抽签先后上场表演,第一名的队伍可以推举1人直接晋级七强,最后一名的队伍则必须选出1人直接淘汰,第二名的队伍不变,既没有晋级名额,也无需淘汰。”

    三人沉默。

    “没有信心吗?”吴雪妃美目落在他们身上,问道。

    “有~”

    “有的。”

    李想:“其实合唱对我们来说更好。”

    吴雪妃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今天喊你们来,就是为了合唱的事情,三点钟我们去陈培忠老师那里。”

    “好啊。”李想立即答道。

    吴雪妃见他答的这么快,问:“你认识陈培忠老师?”

    “哪个陈培忠老师?”

    “你不认识啊?”

    “不认识。”

    吴雪妃:“……”

    不认识你还这么爽快地好啊。

    “唔~~”

    李想呡了一口咖啡,差点一口吐了出来,这也太苦了,苦的他眉眼皱在一起。

    坐他对面的苏锐风一样的立刻闪开。

    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他:“……”

    苏锐讪讪地说:“我以为李想要吐呢。”

    李想皱着眉头把咖啡咽了下去,对苏锐没好气地说:“反应可真快,不愧是极限舞者,要不要我们来下真的?”

    苏锐:“……别闹。”

    “咖啡好苦吗?”吴雪妃好笑地问道,随即对坐在不远处的吴苑说:“姐,你是不是没给李想他们放糖?”

    “咖啡吗?”吴苑放下道。

    “对,咖啡没放糖吧?”

    吴苑愣了下,随即才想起来,起身抱歉地说:“真是忘了,全部和你的一样没放糖,对不起对不起,我来给你们泡过。”

    李想还能说什么,只能自认倒霉,瞅了瞅时数和苏锐,这两人一动不动,感觉坐身边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两尊不动明王,除非朝他们吐口水,否则就不动。

    吴苑把三杯咖啡都端走了,李想问吴雪妃:“妃妃姐喝这么苦的咖啡吗?”

    “习惯了。”吴雪妃眼睛都不眨一下,喝下一口苦的哭爹喊娘的咖啡,“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喝咖啡好不好?其实喝习惯了不难喝的,也不是在喝药。”

    李想连忙收敛起表情,刚才看吴雪妃喝这么苦的咖啡,感觉就像是看师师那个小可怜喝药,那个小可怜捏着鼻子灌药的样子让人心疼无比。

    吴雪妃介绍说:“陈培忠老师是很有名的音乐人,他的名字你们可能听的少,但是他写的歌你们绝对听过,《南下》《相思》《听到看到见不到》。”

    “啊,认识认识。”这些歌李想耳熟能详,都是流传很广的歌曲。

    时数终于问道:“我们要找他是?”

    吴雪妃:“我想请他给我们写一合唱的歌,你们觉得怎么样?”

    “啊?写歌?”李想三人吃惊道。

    “对,写歌,为合唱做准备。”吴雪妃仿佛在说去街上买件漂亮衣服似的。

    “李想有写过合唱类的歌曲吗?”吴雪妃问道。

    苏锐和时数也看向他,吴雪妃的意思应该是如果李想能写,那么就不找陈培忠了。

    可惜李想没写过合唱类的歌曲,他的歌曲都是单人的。

    “那我们走吧,边走边说。”

    吴雪妃带着李想他们离开酒店,她司机开车,吴苑在副驾驶导航。

    这是一辆保姆车,八座的轻型客车改装的,里面很宽敞,把后排的座位打下来,就是一张床。

    一路上听吴雪妃介绍,陈培忠给国内某个偶像组合写了一歌,但是对方邀歌后没多久就解散了,所以这歌现在还在陈培忠手里。

    吴雪妃没有说这个消息是谁告诉她的,圈子嘛,大家关系纵横交错,总会有风声传出来的。

    汽车穿行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停留在盛京有名的798艺术区,在一栋两层高的小楼里找到了陈培忠。

    陈培忠4o来岁,气质干干净净的,不像一些搞音乐的人把自己搞的“脏兮兮”。

    “妃妃来了,里面坐。”陈培忠和吴雪妃看起来很熟络的样子。

    李想在脑海里努力搜索吴雪妃和陈培忠的关系,想起她的张也是唯一一张音乐专辑有两歌就是陈培忠写的。

    吴雪妃把来意表明,陈培忠看向李想三人,问道:“就是他们唱吗?”

    吴雪妃给他介绍,但是陈培忠摆摆手说:“不用介绍,我都认识,节目我也看的,很厉害的小伙子啊,李想?你叫李想吧?你的那《阳光总在风雨后》真是让人惊艳。”

    李想立刻谦虚一番。

    陈培忠笑笑,没再说,看向吴雪妃:“临时写肯定来不及,不过我这里正好有一现成的,是以前世纪男孩还没解散时向我邀的,后来解散了,歌就留在了我手里。他们公司为了表达歉意依然想把歌买走,我没肯,我写歌又不是为了几个钱,与其让莫名其妙的人糟蹋,我宁愿烂在自己手里。”

    听他这么说,这事成了。

    只是回去的时候,当李想听吴雪妃让吴苑包一个3o万的大红包给陈培忠时,还是吓一大跳。

    李想和苏锐、时数对视一眼,吴雪妃似乎知道他们想说什么,提前说道:“下场比赛好好表现,不要让我失望,就是对我的最大感谢,其他的不要多说。”

    李想立刻感觉到肩膀有些沉,比赛不再只是为自己,也不只是口头上说说为妃妃姐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