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51、你说你心理怎么这么阴暗呢
    回去的路上,吴雪妃把歌谱给了李想三人,让他们先熟悉。

    “你们先熟悉,明天我找舞蹈老师来给你们编舞。这次我们要扬优势,把这歌打造好,你们三人都是能唱能跳的类型,这就是比独秀和魔音赛道强的地方,他们在某些方面虽然强,但是综合起来不一定能比上你们。”

    李想点头认同,唱歌跳舞是他们三人都擅长的,尤其是苏锐和时数,当初他们俩可是上前了三步的,李想两步。

    三人中又以苏锐的舞蹈最强,他外号叫极限舞者,可见功底不凡。

    李想有一次练习的时候看过他跳舞,差点没吓出魂来。这位一声不吭、面无表情的极限舞者跳的是断头舞,脑袋一掉下来的瞬间,李想以为他真的断头了,当时时数和焦安东也被惊得脸色惨白。

    独秀赛道的人写歌厉害,但是唱歌水准不比美颜赛道的强,而且他们都不会跳舞,都是“旱鸭子”。

    魔音赛道的人唱功了得,但是能跳的只有……赫兹!^_^

    能唱能跳,综合素质强,这是美颜赛道更强的地方。所以说新增的这个合唱环节对他们来说是好事,更能全面展现他们仨的综合水平。

    李想:“妃妃姐说的对,我们会更加努力,一定让所有人惊艳。”

    苏锐和时数也表态,一定努力努力再努力,不辜负妃妃姐的期望。

    吴雪妃脸上露出笑容,忽然问李想:“李想,你也写歌,你觉得陈老师的这歌怎么样?”

    李想:“陈老师是老牌的音乐人,在把握潮流风尚上非常厉害,这歌的风格走的是今年重新火起来的复古青春风,旋律朗朗上口,很有中毒性,是非常难得的一流行歌曲。”

    听李想这么说,吴雪妃脸上笑意更浓,高价买来的歌曲特别优秀,物有所值,说明她的眼光很不错。

    李想三人回到公司熟悉歌曲,拿到新歌后压力和动力都更足。尤其是苏锐和时数,他们两人最大的遗憾就是不会写歌,在前几轮比赛中,哪怕唱的更好,跳的更好,依然被那些原创选手力压一头,这也是他俩最羡慕和最佩服李想的地方。

    如今能拿到一优秀的原创歌曲,两人立刻有了小心思。

    吴苑看看车外三人离去的背影,问吴雪妃:“妃妃,你是怎么想的,袁畅举和侯建坤可不会像你这样自己花钱给选手买歌。”

    吴雪妃心情很好,让司机把车载音乐打开,轻轻地跟着哼:“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想做就做,这歌很好呀。”

    吴苑无奈,还是劝道:“妃妃,这是选秀节目,选秀就是一场游戏,好好玩游戏就行了,没必要这么当真。”

    “我就是在好好玩游戏啊。”

    “那你花这么高的价钱买歌?!”

    吴雪妃拿出手机玩,随意地说道:“我有钱,我高兴。”

    吴苑被噎的无话可说,心里嘀咕你还不是想和何彩虹较真,真是个要强的人。

    李想三人吃过晚饭后,就一直在练功房里练习,直到晚上1o点才回宿舍休息。

    第二天三人依然卵足了劲准备,吴雪妃请来的舞蹈老师也过来了,给他们编舞蹈。

    中午吃过午饭,李想找到美颜赛道的助理,就为一个事,请求剪头!

    苏锐也凑了过来,说他也要剪。这个家伙是小平头,头没多长,但是小平头嘛,显眼,看起来比李想的头还长。

    选手剪头不能随意,助理找到导演,又找到化妆师,对方围着两人的脑袋转了两圈,最后决定给苏锐剪个莫西干,给李想剪个逗号型。

    李想以为是给他扎个小辫子,就像这位化妆师的一样,坚决不从,打死也不从!化妆师把逗号型的照片给他看才现是误会,不过李想依然不想要。

    李想:“我想把额头露出来,你不觉得我这张脸的精华就是额头吗?”

    苏锐翻了个白眼。

    化妆师笑呵呵地把李想的刘海撸起来,看了看,点头道:“是一块好额头,也行,那就给你整一个清爽点的。”

    “理解万岁。”

    “呵呵,其实你这块额头还算不上这张脸的精华,你这张脸整个都是精华。”

    李想听的相当高兴,会说话的化妆师才是一个化妆大师。

    “尤其是脸皮。”

    李想:&1t;( ̄﹌ ̄)am 刀呢?剪刀呢?揪他的小辫子!剪啦!

    李想没敢把想弄他的心思表达出来,起码要等头剪完了再弄。

    不过真当剪完了要动手的时候,化妆师大哥忽然得意地说:“天亮请睁眼。”

    李想睁开眼睛,一瞅,哎呀~

    耳边响着化妆师的话:“我知道你一直想打我,不过当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时,我就不相信你还下得去手,还有没有良心啦!我把你弄的这么好看,你还打我????”

    李想仿佛受到了侮辱,大声说:“这哪里话哦吴哥!我可从来没想过要弄你,我一直心怀感激,你真是天shi啊,你不能乱想我,你说你心理怎么这么阴暗呢。”

    竟然被你看出来了,看来我还不适合当演员。

    李想夸奖吴哥,站在镜子前打量了许久,和此前的自己看起来并没有变化太多,变化太大了化妆师要被导演吊打,但是多看几眼才觉得清爽精神了很多,朝气蓬勃,气质上升了一大截。

    李想心情高兴,回到宿舍冲了个凉,然后出门去机场接外公外婆。

    两位老人家从南方靠海的粤州赶来,打算在盛京住一段时间,主要工作就是照顾窦窦和师师。

    两个小朋友不能总是住在大伯家,会打扰他们的,尽管他们不在意。

    外公外婆都是退休老师,赋闲在家,养养花溜溜鸟,日子虽然不富裕,但是很知足。

    他俩有一双女儿,向小园是大女儿,还有个小女儿。

    李想的理解是,两个女儿都不让外公外婆不省心。

    大女儿,也就是自己老妈,当年和老爸恋爱时受到两位老人的反对,但是……嗯,看看自己就知道最终结果。

    还有小姨,今年3o岁啦,还是单身未嫁,要不是外公外婆脸皮薄,都想去粤州的相亲角给她物色未来佳婿。

    李想昨天和小姨打了电话,不用从语气,从字里行间就能感受到外公外婆来盛京她是最开心的,终于可以自由不被唠叨了。

    不过晚些天她也会来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