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53、撩了一群小姐姐
    李想把外婆外公送到家后,又和他们一起去医院看望李朝。

    他知道外公外婆不喜欢李朝,嫌他以前不务正业只有高中学历,抢了他们在盛京音乐学院读书的女儿,而且盛京与粤州相隔万里,两位老人家当时是一万个不同意。

    但过去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再大的不满也消磨掉了。两位老人家见女儿的生活还算美满幸福,关系已经恢复。然而天不遂人愿,日子蒸蒸日上时,李朝差点丢了性命,虽然捡回来,但今后腿脚不方便。往后日子该何去何从,又挂在了他们心上,操心的事情一件没少,反而更多。

    上一辈的事情,李想掺和不了,他在家呆了一下午,晚饭没吃就回了公司。正值排练舞蹈的时候,能放他半天假已经很不容易。

    吴雪妃找来了三位舞蹈老师,三人集中编舞,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基本把舞蹈编排出来,晚上李想回来后,大家开始紧张的练习。

    ……

    下午节目组有安排,要录制七强赛用的VcR。

    十强赛时录制了“圈粉实验”,这次要录制一段面对粉丝的演讲。主题?没有主题,随意讲,想讲什么讲什么,目的就一个,让粉丝和看直播的观众更加了解你。

    上午的时候已经录制了独秀赛道,下午是美颜赛道,晚上是魔音赛道。

    这种讲话的节目,对李想没有太大的挑战性,让他即兴演讲都没有问题,何况是提前一天做了准备。

    李想先进行录制,现场邀请了2o个女粉,依旧是穿着统一的白色衬衫,十分钟没到就顺利完成。

    “到你了。”李想见苏锐坐立不安,就是不进去,催道。

    “我,能不能不录啊。”苏锐紧张兮兮地问。

    “怎么了?”

    “……紧张。”

    李想:“……”

    你逗我呢?面对2o个女粉丝竟然会紧张,难道之前你参加的是假节目?面对那么多观众你不表现的很好吗?

    但是李想见苏锐确实紧张,脸都红了,额头在冒汗。

    李想:“怎么回事?怎么会紧张?紧张什么?”

    时数也过来询问情况。

    苏锐用力吸了口气,平复紧张心情,说道:“和舞台表演不一样,演讲我不行。”

    李想想了想说:“因为要说话才紧张?”

    苏锐点头。

    李想无语,但也理解,有的人就是这样,私底下可以说的天花乱坠,一站到台上就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顺的话。

    苏锐比这更严重,私底下就不爱说话,站到台上,emmm,不敢站到台上。

    上次的“圈粉实验”虽然和粉丝面对面,但是不用说话,而是面对面手机聊天,所以苏锐逃过一劫。

    李想看向同样话少的时数,时数读懂了他的意思,解释道:“我是懒得说,不是不敢说。”

    李想:“那你先进去吧,让苏锐再缓缓。”

    “好。”时数先进去录制。

    没多久工作人员过来询问情况,苏锐把情况一说。

    “要不然试一试?试试看看,如果不行我们再说,好不好?”工作提议道。

    苏锐知道自己的状态会耽误节目录制进度,虽然很抵触,但依然同意进去试试。

    时数的录制也很快,他出来后,苏锐深呼吸,像头小牛犊子似的闷头走了进去。

    李想和时数都没有离开,就在外头等着,只见苏锐进去了没到两分钟匆匆出来,大口大口呼气,脸都通红了。

    工作人员满脸无奈地跟着出来,不用说也知道没录制成。

    李想提议:“要不然这样,我陪苏锐进去录制。”

    最后,李想和时数陪着苏锐重新进入房间,李想看着举着啦啦棒的2o位女粉丝笑道:“女人是老虎,你们这些小妹妹把我兄弟吓跑了,现在赚到了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千秋万代的大事业着想,我们三个人来陪你们聊天,尖叫声呢??!!”

    女粉丝们哈哈大笑一片,随即有反应快的回味李想的话,红着脸又害羞又好笑,这个小家伙竟然敢对着一群小姐姐讲荤话!

    ……

    一周的准备时间看似多,其实很紧。

    李想三人从拿到新歌,到开始练歌和编舞,时间恨不得掐半用。这是合唱的部分,自己单独的so1o部分也要准备,也要练歌,与节目组的乐队排练,等等,事情比想象的更加复杂。

    李想自从接送外公外婆到家后就一直闷在蜜芽总部专心训练,每天晚上和他们视频电话聊天,以慰小宝宝们的思哥之情。

    让李想有点不满的是,李窦窦小朋友有了外婆外公后,就不怎么稀罕他了,叫她才过来聊两句,而且还爱理不理的,急着溜掉,和之前判若两个小宝宝。

    女人真是善变。

    让李想欣慰的是,师师小朋友依然是个暖宝宝,依然是最爱哥哥的,无论外公外婆来与不来,她还是最喜欢和哥哥聊天。

    李想向外公外婆表达歉意,请他们无论如何要相信他,他不是讨厌他们才躲避出去的,不是的!实在是外孙脱不开身。

    两位老人家表示理解,在粤州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李想参加了电视节目,因为小女儿在追这个节目,并介绍给他们看。

    练功房里,李想和苏锐、时数最后一期合练新歌,吴雪妃与舞蹈老师们在一旁观看,当音乐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吴雪妃鼓起掌,对三人的表现很满意。

    “下午好好休息,不要再训练了,放轻松。”吴雪妃叮嘱三人,“苏锐,你不要偷偷训练知道吗,回去休息,训练不在乎这半天了。”

    下午,李想蹲在宿舍客厅的电视机旁折腾,苏锐出来时正好见到这一幕。

    李想指了指茶几上的游戏手柄说:“玩不玩游戏?正好两个人。我买了拳皇,会玩吗?”

    苏锐憋了会儿,突然冒出一句:“你被我打哭了怎么办?”

    擦咧!李想大怒,从来只有他把别人打哭,没有别人打赢过他的!

    “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吹牛的,这么低调老实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狂呢,你说你狂什么呢。”

    两人当即战斗起来。

    这副ps4是李诞的,被李想拿来了。当然不是偷的,而是光明正大……抢的。

    李诞现在对他的恨已经比天高了,这个大魔王不仅和他姐合伙把他剪成了大叔,被窦窦不断嘲笑,而且得寸进尺,抢他的游戏机玩!

    这跟要他的命一样!

    剪头后的一个月他都不想出门,不长好看绝不出门,不出门那能干嘛呢,他打的好算盘是打游戏。

    但现在……

    游戏机都被李想抢走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呢!

    电视上,狂拽酷炫叼的八神庵用一套华丽丽的八稚女把死对头草薙京弄死,房间里响起一声临死前的惨叫。

    坐沙上的李想和苏锐愣愣地看着电视,一个大大的ko闪现,好一会儿,李想把游戏手柄一丢,说:“我回房间哭一会儿,再见苏锐,再也不见了。”

    边说边进了房间,嘭,锁门。

    客厅里只剩下苏锐,他看着电视上已经结束的游戏画面呆,大概了过了一分钟,才露出笑容,把两个游戏手柄收起来,整整齐齐地放在电视柜上,又把电视关了,回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