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四章 山中村
    看着天空中不断盘旋却始终不下来的灰色巨鸟,何树显得有些失去了耐心。

    “轰隆隆...。”

    伴随着何树这颗月桂树下泥土的破开,一根长达近1o米的黑色树根裸露了出来。

    蜿蜒曲折的树根在何树的控制下如同臂使。

    何树控制着树根将一旁一个手掌大的石头卷起,并且开始瞄准灰色巨鸟。

    灰色巨鸟对于这诡异的一切完全看在眼里,然而它却根本不知道危险的临近。

    或许它觉得自己身处几百米的高空,下面那个看起来像是巨蛇一样的玩意儿应该对它构不成威胁吧?

    所以,此时的灰色巨鸟只是瞪大独眼细细地打量着下方那个恐怖的‘巨蛇’。

    对此,何树笑了。

    “这都不跑,可怪不得自己了。”

    想罢,何树的巨大树根抱着石头以划破空气声音一般的度陡然向着天空一甩。

    刹那间,石头从树根的控制下脱离,并且直击灰色巨鸟的位置。

    “唲...!”

    灰色巨鸟尖锐的悲鸣叫声响彻附近的山林。

    扑闪着翅膀,灰色巨鸟的右翼被石头击中了,并且向着远处的山林挣扎着掉落了下去。

    看着掉落西南方向山林的灰色巨鸟何树皱了皱眉。

    “算你好运。”

    有些不甘的何树将树根重新收回地下,同时转念又想到。

    “在这样一个诡变的森林内,一只受重伤不会飞的巨鸟想必也活不了多久吧?”

    这么一想,何树心里倒是稍有安慰。

    欺负了自家的鸟,这就是下场,没能一击必杀倒是便宜它了。

    看着鸟巢内五只雏鸟显然被刚刚巨鸟的悲鸣吓得蜷缩在鸟巢内一动不动,何树反倒是笑了笑。

    “一群胆小的小家伙。”

    用树叶稍微抚摸了一下几个小家伙何树便再次思考起自己的问题来。

    现在何树已经不指望自己可以像想象中那般用着无数树根在森林乱跑的美事了。

    无他,因为他现在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主树根。

    现在何树的主树根长达近五十米,而且伸入了地下岩石层。

    有时候何树都在想自己获取的灵能营养是不是全部跑树根下面去了,特么的自己的树根竟然比自己主体都长几十倍,也没谁了好吧?

    何树当然也想过用分树根缠绕主树根,把自己的主树根给拉出来。

    然而,不试不知道,一试何树死的心都有了。

    因为他只是‘轻轻’拉了一下自己的主树根,谁知道,痛啊,钻心的痛。

    主树根上无数的分须被扯断哪怕一小根,何树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刀割了一般,简直痛的不要不要的。

    这你还叫他怎么拉?

    所以啊,现在的何树早就放弃了自己在夕阳下奔跑的美好想法了。

    “既然不能离开这里,那么自己就好好守好一亩三分地吧?当然,实力最为重要。”

    想到这里,何树有些无奈的再次看向了天空。

    现在已经是1o月份中旬,天气渐渐转冷,天空中始终阴云笼罩,现在何树已经还好几天没有看见太阳和月亮了。

    没了太阳、月亮的光照,何树吸收灵能的度明显减慢了,不过就算减慢但也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抛开脑海的杂念,何树再次进入了那种空灵的状态。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时间不知又过去了多久,此时在何树这片森林的十几里山脚下,一个偏远的村庄内,二三十名老人与青壮正聚集在村长家的后院内。

    他们神情大多忧心忡忡,并且全部在议论着什么。

    “村长,小四家的小儿子进入山中已经两天没回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现在这世道这么乱,县里还专门传达不要轻易进山,不要轻易进山,可小四家的蒋青山倒好,这还直接进山了。”

    “这大半年内,我们村子的人被蛇咬的、被虫咬的不知凡几,连带着还失踪了三个人,他怎么就那么不明白事理呢?”

    村内,小四家的大伯拍着大腿,脸上又气又急。

    “可不是嘛,现在山里的野兽和那些虫子都在变化,前段时间我进山砍点柏树枝丫准备着年前熏点腊肉,结果看到了一头和水牛一样大的野猪,当时可把我吓的不轻,要不是我躲的快说不一定就被那畜生现了。”

    一旁李家老二接话道,并且神情颇有些心有余悸的感觉。

    而李家老二这不说还好,这一说,所有人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全部唠叨起来。

    有说看见了磨盘大青蛇的,也有说自家小子坐车回家在山里公路看见手臂粗蜈蚣的...。

    总之,动物的异变他们这些山里人是看的清清楚楚。

    年近六十五的村长听着众人的抱怨与哀叹,他抽着旱烟,神情有凝重,也有忧虑。

    “哎。”

    最终满脸皱巴巴的村长放下了烟枪并且向着众人开口道:

    “无论怎么说,青山既然已经进山了,那么就算要说教也得等把他找回来再说,人命关天啊。”

    老村长叹息着,同时将目光看向了一旁自家年近四十的大儿子。

    “老大,你把家里的猎枪带上,同时喊几个人跟你一起进山,我这马上打电话给县里,看能不能叫县里安排一些消防队员过来一起帮忙。”

    “好的爸,我这就去。”

    赵满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同时立刻龙行虎步的走向屋内。

    看着老大进屋,村长赵德治摇了摇头随后直接再次看向人群。

    “现在暂时先这样吧,一切等老大回来再说,大家先散了吧。”

    众人闻声,互相看了看倒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村长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好再给村长添乱。

    “那我就代还在外面打工的小四两口子谢谢村长了。”蒋青山大伯在走之前感激道。

    “说这些就见外了,大家世辈都生活在这里其实早就是一个分不开的大家庭了,你就安心等满子的好消息吧。”村长赵德治笑着摆了摆手。

    “......。”

    好不容易将所有人都遣散,赵德治望着远处茫茫青山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这世道彻底的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