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十七章 麻烦来临?
    龙卧山脉以东,十多公里外。

    “霍上校,后面的炮兵部队已经不能再前进了,这雨一直下个不停,好多武装运输车都深陷泥泞之中。”

    “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要是遇到山体滑坡就会出更大的问题啊。”

    此时,披着雨衣的炮兵团团长正对着霍立国报告着后面部队的问题,同时心情也略微忧虑。

    霍立国眉头紧皱。

    他看了看这土路,又看了看一侧高耸的山体。

    随后沉思了片刻才道:“这样吧,黎上校你们就在这附近安营吧,这个距离并不算太远,我们这次不是带了三枚短程导弹吗?有这些应该也足够了。”

    “现在山中的东河村也有村民还在山里,你们炮兵其实并不适合大规模覆盖式的下饺子集火。”

    霍立国所说的在山里的人正是失踪的蒋青山。

    而消息来源嘛,当然是来自他的战友、东河村村长之子赵满。

    炮兵团黎上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也只好这样了,不过这样一来你们灵能组的风险就大了啊。”

    “呵呵~”霍立国笑了笑:“作为一个军人哪有不冒风险的?这事就这样吧。”

    “总之,你的人注意在天上放无人机吧,只要我们在山里打了信号枪那么就说明妖化的生物位置锁定了,按照最开始的商定,你们只管在半个小时后对信号弹的位置进行覆盖打击就行。”

    “嗯。”黎上校点了点头,同时道:“那么你打算几时行动?”

    因为下雨的原因,原定计划肯定不能继续了,所以黎上校才有这么一问。

    “这个嘛。”霍立国看了看天,随后道:

    “后天吧!明天我们应该就能到东河村,最多后天一早我便会带人进山。”

    “嗯,那行,那么我这就先去给长报告一下这里的事。”

    “去吧,废话也不多说了,乘着时间还算早我先带我的人继续出了。”

    “嗯。”

    说罢,霍立国与黎上校两人互相便敬了一个军礼。

    招呼了一声在几辆车里的二十位灵能组成员霍立国等二十一人披着雨衣便直接向着茫茫山中奔跑而去。

    冒着小雨与湿滑的地面,霍立国等人的度飞快,根本没有一丝艰难行军的模样。

    而看着霍立国等灵能组飞快离去的背影,很多军人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艳羡的神情。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他们没有觉醒亲和灵力的体质呢。

    在山里,科技设备什么的根本就不管用,只有灵能才是自身最大的保障。

    由于世界的灵气复苏,一般越接近灵气葱郁的地方磁场越混乱,别说无人机了,现在就算战斗机和直升机都不敢轻易低空在山林上空飞行。

    先不说,通讯与电子设备能不能用,光是战斗机等机械设备产生的巨大声响,森林中的变异鸟类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由于灵气的复苏,现在变异野兽的领地意识越来越强,原本害怕人类的动物在灵力的增幅下大部分都会膨胀的去找人类麻烦。

    当然,很多的变异动物几乎都是拿鸡蛋碰石头罢了,只有少部分变异生物能够轻微的无惧枪械子弹。

    而无惧枪械子弹的毫无例外的都是一些灵力波动过5ooo以上的变异动物。

    也只有这一部分动物才真正有资格被人类称为妖化动物。

    可想而知,何树那被最新改进的灵力探测卫星探查出的过八万的灵力波动有多夸张了,这绝对值得西蜀军区动用一个炮兵团了。

    值得一说的是,卫星拍摄的画面根本就难以看出个什么,特别还是森林那种一片翠绿的地方。

    所以,西蜀军区才会接到大夏联邦上面要求他们派人进山探查的任务。

    西蜀军区这次派霍立国要做的便是先确定那个强的未知妖化动物的位置,并且在不惊动未知妖化动物的前提下再进行火力覆盖。

    他们哪里知道何树其实是一棵不能自由活动的树妖。

    要是知道的话它们肯定就不用这么劳心劳力了,直接就是大量中程导弹的事。

    当然,中程导弹能不能杀死何树还是另外一说。

    先不说何树不怕火,区区所谓对人类来说可怕的爆炸冲击力可未必对他有效。

    除非人类不惜一切代价彻底抹平整个峡谷还有一点可能。

    对于人类的针对性行动,此时的何树可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也没用,毕竟他也不可能长着脚跑路。

    现在他的主树根伸入地下五百多米,而且主树根上还有无数比分树根总和还多的根须,以何树上次轻轻一拔主树根就痛的要死的经历他是打死都不会再轻易用分树根拉自己的主树根了。

    他现在的主树根是他唯一的缺憾之处,这并不是说拉出主树根就能轻易跑路的事。

    按何树这么久的长期思考和试验,他觉得自己的主树根很可能是绝对不能轻易离开原本扎根的泥土。

    一旦离开原本成长扎根的位置他都不敢想会生什么事。

    虽然何树觉得现在他附近的‘灵土’对他的营养补充或许算不上什么。

    但是事实上作为树,他的主树根却是实打实不能离开原地。

    这就好似魔咒一般,死死的将何树固定在了原本生长的位置,任他再强也无法改变不能移动的事实。

    这有可能跟他的重生有关,也有可能是某种作为树他不知道的限制,总之他现在是没有想过什么在夕阳下奔跑的事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理不会没人不知道。

    更何况他现在的生活他自己还算满意,干嘛自己作死呢?

    ————。

    此时,在霍立国带着灵能组向着河东村而去的时候,另外一边,从南面进入龙卧山脉的六名偷猎者也正不断地深入着深山。

    如果何树此时能够看见这四男两女偷猎者的话,那么他一定能够觉这六名偷猎者身上的灵力波动。

    很显然,这六名偷猎者并不是传统的普通偷猎者,而是世界变化后新一代的、与时俱进的新型偷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