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二十二章 退缩
    “这座森林很不对劲。”

    深入深山三个小时后,六人正停在一处视野比较开阔的地方休息。

    “不对劲?”高亭宇左顾右盼神情显得有些紧张与迟疑:“彪叔你说的是哪方面的?”

    贺彪看了一眼高亭宇,随后面无表情地看着郑飞昂道:“不对劲的地方很多,先灵气的浓郁程度就很不对。”

    “嗯。”郑飞昂点了点头。

    他的神情颇显得有些凝重,而杜晓彤、付春海与华怡乐皆是点了点头。

    看着众人神情都显得很笃定的模样,高亭宇都快急死了。

    在这里也就他一个人是普通人,他没现灵力浓郁程度的异常那也是很正常的。

    “你们在说什么?能别打哑谜吗?”高亭宇有些烦闷道。

    看着高亭宇着急,郑飞昂倒也没有卖关子,而是神色凝重道:“这个地方的灵气浓郁程度已经出我们刚进森林一段地域的几倍了。”

    “按照武科导师与联邦最近编写的书籍记载,森林范围内的灵力充裕程度最高也应该不会过人类城市的五倍。”

    “如果说人类有名的几座大都市灵力指标为1,那么森林最高灵力指标也不会过5,然而现在。”

    说道这里,高亭宇凝重地直接挽起衣袖。

    犹如腕表一般的灵力测试仪器上,此时上面显示的LI值率却是13.24。

    也就是说,这里的灵力浓郁程度过了人类城市的13倍多,同时也是人类得出森林最高结论的灵力浓郁值的2倍多不止。

    高亭宇虽然是普通人,但听着郑飞昂的解释他也听出了大概。

    “难怪!!!”高亭宇恍然,同时神情紧张无比。

    “我就说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倒霉,连着遇到变异怪鸟还有那头一看就不简单的巨蛇,原来是这森林本身就有问题啊!”

    “这...。”

    贺彪皱着眉,付春海则盯着贺彪,现场气氛一度沉默的可怕。

    “要不,这个委托我们干脆作罢吧?”高亭宇在众人沉默间试探道。

    他担心啊,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原本他以为他跟着五个灵能觉醒者应该进森林问题不大,本想着跟进来见识一下网上吹得飞起的变异森林现状,而现在,他真的后悔了。

    开玩笑呢,他现在还是一个受伤的病号,明知森林危险难道还要继续前进作死不成?

    贺彪转头看向高亭宇。

    同时,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看向了高亭宇。

    高亭宇被众人看的头皮都有些麻了。

    “我说你们看着我干嘛?”

    “呵呵”

    原本一路上一直板着脸给谁都一副冷冰冰模样的贺彪却是少有的笑了笑。

    “退缩了?五百万啊,就算我贺彪和春海一个人拿一百万,你们四人一人也够7o多万了,这可是几年内都未必能靠老老实实打工赚到的钱,可考虑清楚了?”

    听着贺彪的话,高亭宇一阵郁闷。

    自己虽然嘴臭,虽然也喜欢钱,但是他可不觉得自己有做过什么出卖良心的事。

    “彪叔您就别开玩笑了,我跟您认识也有两年了,你在想什么我还猜不出来?”

    “更何况我的命可金贵呢,这种事以后多着,而且怡乐还有武科的郑飞昂跟杜晓彤以后实力起来了赚钱的机会多了,这种脑残作死行为鬼才做。”

    “再说了,事前我给彪叔和海哥你们说的一百万报酬虽然是说好的,但是我可也不会和其他人分3oo万,要知道没有我的人脉能有这好事?”

    “我至少也要拿1oo万,而后两百万才是怡乐、杜晓彤与郑飞昂的。”

    高亭宇的话让一旁的郑飞昂直想笑。

    高亭宇这人还真不见得多坏,他就是死要钱,而且嘴还特别滑溜,也难怪他在蜀都这么混得开了。

    听着高亭宇的话,一旁一直腼腆很少出声掺扶着他的华怡乐还用手掐了一下他的胳膊。

    这弄得高亭宇直喊疼。

    看着高亭宇,众人都笑了笑。

    贺彪站起身,最终对着众人道:“高小子说的的确不错。”

    “虽然这小子嘴巴很臭还见钱眼开,不过他的为人在我接触的人里还算不错,所以既然这次接委托的起人都打算放弃了,那么我们就也不再进行冒险了。”

    “见钱眼开?不知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高亭宇不乐意的哼哼了一声。

    “嘿嘿,在这里的难道还有谁家境好的?就你小子凭。”付春海调侃一笑。

    “可不是。”郑飞昂也接了一句嘴。

    看着众人陡然轻松下来的对话,贺彪摇了摇头,随后道:

    “好了,你们也别提前高兴,现在在还没出去前最好都谨慎一点。”

    “另外,这一趟我和春海也不能白跑。”

    说着贺彪看向了高亭宇,而高亭宇一听这话也是紧张的不行。

    “这次,呵呵~,高小子你也别紧张,一回卖卖不成还有下次,毕竟在口才和人脉这方面你小子还是有一点的。”

    “友情价吧,一人一万就行。”

    “一万?”高亭宇脸皮都抽了一下,还友情价?

    “就没见过这么会赚钱的无本买卖奸工。”

    也不理会一旁肉疼并嘀咕的高亭宇,贺彪面色陡然变一正。

    “还是那句话,如果真的遇到不可挽回的事情,你们可别指望我救你们,现在这个世界靠谁都靠不住,唯有靠自己,这次有我提醒你们,下次还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好事呢。”

    “也算是我给你们上了一课吧,自己回去后好好体会。”

    说道这里,贺彪不再废话,而是转头看向了四周,片刻后他便道:“好了,既然决定,那么都立刻启程吧,乘着还没下雨就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嗯!”

    众人全部正色的点了点头。

    一个多小时后。

    “彪叔,我们之前走的路好像不是这边吧?”郑飞昂的方向感很好,所以很快他就现了此时的路已经跟之前不一样了。

    “你小子倒是挺有方向感的啊。”贺彪没说话,他旁边的付春海倒是出声了。

    “一般吧。”郑飞昂笑了笑。

    “不错啊,你以后进山倒不用担心迷路了。”付春海调侃了一句,随后便望着远处道。

    “我们现在前进的这个方向如果我和彪叔记错的话应该是通向山外一个村子的,几年前我和彪叔来过几次,绝对不会有错。”

    “这样么?”

    “当然,不过估计距离会有点远,但在明天日落前我们应该还是能出去的。”

    “前提是别下大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