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二十四章 异变起
    “所有人集中在一起,千万不能散!快!”

    漆黑夜色的大雨下,在龙卧上脉之外,此时炮火声震天。

    西蜀军区第三集团军的第二炮兵团阵地正不断地向山脉一侧喷吐着火舌。

    “全军开火!!!”

    伴随着高音喇叭的大吼,刹那间西面一侧的炮兵阵地出了怒号。

    “轰轰轰!!!”

    无数爆炸瞬间而起,伴随着炮声的爆炸,无数动物的疯狂嚎叫也在不断响起。

    天空上,黑压压一片的变异鸟、昆虫不断冲击而下,同时在阵地外毒虫以及无数变异野兽也不断地向着人类冲击而去。

    “啊!我的眼睛!”

    一名士兵惨嚎,它的眼睛被一只毒虫钻了进去,他惨叫着同时手上的自动步枪也不断地向着天空四处乱射。

    “唲~。”

    变异鸟的悲鸣不断,然而此时更多的鸟类却瞬间淹没了进了营地。

    一边,一名身着大夏联邦的军衣的军人脑袋被一只庞大的巨鹰抓爆了脑袋,同时另外一边,无数变异鸟被无数枪械的火舌打落。

    “吼!!!”

    刹那间,伴随着一声巨吼,长达三十多米,水桶粗细的巨大变异蛇如离弦之箭一般便从山坡之上蜿蜒嘶嚎的冲进军营阵地。

    无数火舌打在巨蟒身上溅起一片火花。

    “嘶~”

    巨大的变异巨蛇冲进军营后直接便开张巨吻猛然喷涂。

    一片堪比浓硫酸的毒液直接便覆盖了前方数十米范围,无数的士兵惨嚎着,而一些战车则全部被毒液腐蚀冒起滚滚浓烟。

    巨蛇蛇尾一扫,两名数米开外手持单兵反坦克火箭炮的士兵直接便被击飞生死不知。

    整个军营的陷落不过数分钟。

    “团长!赶紧撤吧,再不撤来不及了!”

    “长那边要求我们马上撤,能撤走多少就撤走多少!团长您千万别犹豫了!”

    一名通讯士兵对着黎卫光规劝着,神情显得无比紧张。

    看着无数惨嚎的士兵,以及天上还在不断冲击自己这边的变异鸟,炮兵团团长黎卫光目光闪过一丝不忍,最终还是转身上了装甲车。

    “走!命令全军撤退!”

    很快,命令传达而出,一些还在抵抗的士兵纷纷慌忙后撤。

    但是,后面的、以及天上的变异动物可不会放过他们。

    黑压压、密密麻麻,无数的变异动物开始了疯狂的追击。

    东河村。

    “组长!快走!”

    这是一名灵能组的士兵在被一只高达七米的猩猩砸死的最后一句话。

    “振东!!!”

    霍立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同时也充满了无力。

    面对整个村子内出现的无数变异动物它们仅仅二十名成员根本就不可能面对的了。

    更别提现在它们面前还出现了一只非常少见的等级c的变异黑猩猩。

    子弹对黑猩猩根本无用,他们的一切攻击完全就是无用功。

    雨夜下,东河村遭受了真正意义的灭顶之灾。

    不过万幸的是,他们灵能组掩护着赵满带走了数十名村民。

    不过,这带走也不一定安全,毕竟此时的变异动物早就疯了。

    “走!”

    冒着大雨,霍立国满眼蕴含着不甘地对着众人大吼一句。

    “是!”

    剩下的人根本没有任何迟疑,瞬间便转身跟着霍立国向着村外突围而去。

    这一夜雨下的很大,同时整个大夏联邦都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无数连绵群山、深山,滚滚变异动物大军不断地向着森林的边界外冲击,并且袭击目之所及的所有人类。

    无数农村的村镇直接遭受了惨重的灭顶之灾,同时一些挨着这些深山的市镇县单位也没能逃过。

    这一夜注定给人类带去难以磨灭的伤痛。

    龙卧山脉内。

    大雨中,何树自重生成为树后第一次做梦。

    梦中他心情很乱,有种像是心里装了炸药桶一般噬血感觉,他杀光了周围一切他见到的生物,同时也毁灭了一切。

    最终,这个梦没能持续多久他便被吓醒了过来。

    然而当他醒过来的一瞬间他便现自己头顶无数从远处深山内飞出的变异鸟类成群结队的正在向山外飞。

    而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它视觉拔高后,它看见了暴雨下山外时不时亮起的一簇簇光团。

    光团伴随着很小的炮火声传来,不过很快便被无数兽叫鸟鸣与暴雨的雨声所淹没。

    何树皱眉,同时也觉了事情的严重性。

    视觉向下,何树看着站在树梢早就醒过来并且像是害怕一般蜷缩在自己树干的七只赤鸟,同时也看见了树笼内那些被自己捉来的小家伙望着峡谷外全部都一副被吓着蜷缩在一起不敢出声的模样。

    “到底出什么事了?”

    何树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同时它控制一根树根陡然从地下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插入天空卷住了一只变异巨鸟。

    巨鸟的眼瞳内一片猩红,被何树抓住后它便不断挣扎着,鸟喙不断咬着树根,哪怕无用嘴中出现血丝它都没有丝毫胆怯。

    这只变异鸟给何树的感觉就好像完全没有知性只剩下兽性了一般。

    快将巨鸟从天空中拉下来,何树只是微微一感应就现了这只鸟不对劲的地方。

    巨鸟身上的灵力波动非常狂暴,也可以用混乱来说。

    何树像是知道了什么一般只是细细一感应他顿时便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空气中的灵气怎么一下变得这么混乱了?”

    灵气在何树的感应下此时就放佛不要命一般的正在疯狂往他的本体内钻,同时这也是那些鸟类狂暴的原因所在。

    同时也是何树一醒过来便感觉自身心中有团火烧一般感觉的主要原因。

    混乱狂暴的灵气被自己吸收,然后也因为自己本体吸收灵力庞大的原因所以才使得自己周围的灵气场才能保持平和。

    更甚至经过自己本体的吸收运转,这些灵气反而变得平和了。

    但是就算这样,何树已然不会高兴。

    感受着森林内狂暴的灵力,何树心情非常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