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二十八章 猜测
    龙卧自然保护区位于西蜀省蜀都市范围,同时隶属于邛崃山脉区域之一。

    邛崃山脉其连接西蜀盆地以及高藏少数民族自治区,南北延绵过25o公里,其最高海拔的地方甚至过6ooo米,占地更是达到几万平方公里。

    何树所在的区域位于龙卧保护区内的一座高山,距离人类城市不远,甚至说很近。

    但是对于现在森林的变化,至少一般人是再也不敢深入森林的,所以就目前而言何树的地方非常安全。

    此时,雨已经停了,并且天边隐隐泛亮。

    何树看着自己树下昏迷的一男一女显得有些怪异。

    “这两个人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还在这个时候闯进山里。”

    “这要不是遇到我,估计直接就死在山里了,运气倒不错。”

    何树笑了笑,随后便用树根向着两人的嘴里送了一点灵液。

    在所有树笼的动物眼馋的注视下,何树将目光看向了还在树屋内呼呼大睡的蒋青山。

    “这人也真够随遇而安的,简直奇葩。”

    没多想,何树黑着脸直接利用树根将睡梦中的蒋青山卷起。

    而蒋青山第一时间也立马被惊醒并且惊恐的睁开了眼。

    “卧槽,树哥你要干嘛?这会儿天还没亮啊!”看着自己身处半空,蒋青山紧张的大叫道。

    “这树妖该不会真要把自己弄成化肥吧?”

    蒋青山内心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虽然说他知道树妖拥有意识,并且看起来也并不噬血,但是他摸不准树妖之前这么友好对自己的目的啊。

    一直让自己教鸟识字写字?骗鬼呢。

    蒋青山自己又不傻,自己一个人yy还行,但现实可不会如自己所想那般儿戏,很多事情还是不可控的。

    在蒋青山被何树用树根卷到湖心小岛后,他的胡思乱想很快就去了,因为他现了湖心岛上不一样的地方。

    先第一、就是湖心岛出现了一只他从来都没见过的灰白巨鸟。

    第二、七只赤鸟的模样出现了变化,它们的鸟冠变成了火黄色。

    第三、在湖心小岛,有一男一女全身衣衫残破地正昏迷躺在地上。

    蒋青山抛开了七只赤鸟的模样变化与新来的巨鸟,而是直接第一时间将注意力放在了两个昏迷的人身上。

    “哎?树哥,你这是从哪里又抓来两个壮丁啊?”

    蒋青山被何树一放到湖心小岛后就走到了这一男一女身旁。

    “山里跑来的,顺便给救了下来。”

    何树淡淡一笑,随即用树根写道。

    “哦。”

    蒋青山点点头,倒也没什么怀疑。

    两人嘴角残留的灵液蒋青山还是能够看到的。

    而且两人受伤的位置很多,显然不会是何树造成的。

    蒋青山蹲下身子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杜晓彤与付春海。

    “这两人不是我们村里的啊?”

    “怪了,这么不要命了啊?冒着大雨还往山里来?”

    “不是你们村的?”何树皱眉。

    “对啊,这两人绝对不是我们村的,我们村就百来号人,每个人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根本不会记错。”蒋青山回答道。

    “而且,这个女的细皮嫩肉的哪里像个一直生活在农村人啊,一看就知道是城市里来的。”

    “不过唯一有点怪的就是,这个男的三十多岁一副沧桑的模样,手里还有厚厚的老茧,这两个人能混在一起?而且还一起进山?”

    蒋青山显得有些疑惑。

    “难不成这是电视剧里的狗血私奔戏码?”

    何树听着蒋青山的自言自语都有些无语。

    “这小子脑洞倒是不小,但说的倒是的确有一大部分很有条理。”

    至于说两人为什么能混到一起何树倒是能够猜出一点。

    两人的是灵能觉醒者的身份哪可能瞒过何树的眼睛,他们虽然现在昏迷了,身体也很虚弱,但是他们身上的那弱小的灵力波动还是能够被何树察觉的。

    “看来这两人身份疑点有点多啊。”

    “他们进山到底是为了什么?还冒着这么大的雨?按理来说如果是徒步进山的话,他们至少昨天就开始进山了。”

    “有点意思。”

    何树盯着两人心绪流转。

    他是真的有些好奇这两人的身份和目的,当然,何树现在也想要通过他们两人知道更多的外面的事。

    以两人身上存在一点灵力波动来看,他们知道的肯定比蒋青山这个普通山中青年知道的多。

    想到这里,何树再看两人倒是心情舒畅了不少。

    今晚一晚上吸收狂暴的灵力何树一点感觉都没有,心情反而有些心烦意乱。

    狂暴的灵力对何树有一些影响,但是并不严重,不存在被灵力冲击的产生爆体的错觉。

    不过,没什么影响,同时这灵力也对何树的成长效果没多大用。

    “缺少日月精华还是不行啊,吸进来一百份灵力至少以循环方式漏掉八十份,比起有太阳、月亮照耀时自己的收益简直差了两倍不止。”

    “草木吸收日月精华同时衍生灵力,这点和产生氧气的结果倒是几乎大同小异。”

    “不过草木是什么时候产生这种变化的?”

    何树疑虑比较多,他思考这方面的事也很久了,但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用科学的角度来解释。

    何树在吸收日月精华进行所谓‘光合作用’时他是能够感觉到和单纯吸收灵力不同的地方。

    自己吸收日月精华时,那种不同于灵力的能量会直接转化为到他身体上。

    但他同时吸收灵力时或者单纯吸收灵力时,他却会自然而然的以循环方式漏掉很大一部分。

    他和其他普通草木不同,其他草木只是一味的将‘日月光合作用’后产生的化学变化制造出稀少灵力一点点散播而出,而他可以吸收灵力与日月精华用于自身,而这也是何树成为‘树妖’的主要原因。

    普通草木散出的灵力比氧气的成分都要稀少几千倍,但随风也会蔓延而去,并不会一直聚集在山中。

    而今晚这场灵力风暴到底又是怎么回事?而且这些灵力为什么会自己往变异生物体内挤?

    这里面的问题很多啊。

    甚至何树还联想到了一些不着调的阴谋论。

    草木的变化,乃至于这场灵力风暴其实背后是有人在操控?

    光是这么一想何树就觉得有些恐怖,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

    神?魔?外星人?

    何树心中始终都存在紧迫感,因为今晚的变化让他第一次重视起可能存在的幕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