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五十一章 认清自己
    次日。

    处在幽暗封闭的树笼内,蒋青山正痛苦地趴在地上,他的脸上此时除了苦涩以外还是苦涩。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回来肯定不会好过,结果当然也是如他所想的那样。

    在他一进入何树所在峡谷的范围,何树根本没有和蒋青山对话过,直接一树鞭将他背后打的血开肉绽,而且之后还将痛苦哀嚎的他直接扔进了由树根根须编制的漆黑封闭牢笼内。

    这次,何树要好好让蒋青山反思一下自己的错误。

    蒋青山性格实在太过跳脱,有时候要让他吃下苦头他才知道自我反省。

    何树早就决定了,小伍小六什么时候醒过来他就什么时候放过蒋青山。

    何树没有对蒋青山进行治疗,只是时刻关注着他,不让他一下一命呜呼就好。

    不过说来也怪,蒋青山这一次被何树打了还关押起来竟然显得无比安静。

    他没有求饶,也没有大叫,只是静静地趴在树笼内一动不动的体会着背后那巨大的痛楚。

    “打的好!自己还真是活该!不过这也太痛了...。”蒋青山呲着牙忍着痛喃喃着。

    他本身就对小伍小六受伤的事很内疚,这被何树惩罚了他难受的心情显然还好受了一点。

    不过,肉体上的疼痛可不是那么好忍的。

    他只是稍微动一下,直接便痛的额头冷汗直冒。

    而他小声的呼痛显然还是被某位有心人注意到了。

    此时背靠着环形湖外围一侧树笼的付春海笑了笑。

    “小子,感觉怎么样?很爽吧?”

    听到树笼外付春海的声音,蒋青山愣了愣随即便吃力的没好气道:

    “怎么?大叔你这么想看我的笑话不成?”

    对此,付春海只是笑了笑,随后望着湖心岛何树的本体继续道:

    “呵呵~,做错了事理所当然就会受到惩罚,你觉得我这话有错吗?”

    蒋青山不语,只是沉默着。

    而付春海听着没声音的蒋青山后,倒是觉得这小子还有救,至少他知道自己理亏,所以出于好心,付春海道:

    “小子,友情提醒一下,有收获就需要有付出,你小子一直都是自己收获着好处却没付出过任何一点东西,这可不是好苗头。”

    “呵呵~,这次你就当自己买了一个教训吧。”

    说道这里,也不知道付春海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叹道:

    “你小子运气算不错的了,能够第一个遇到像树王大人这样温和的异类。”

    “树王大人?”

    蒋青山对付春海称呼何树为树王大人显然想到了什么,不过他显然会错意了。

    嗤笑一声,付春海忍着痛道:

    “呵呵~没看出来大叔你拍马屁的功夫不错啊?怎么?说这么多难道是你羡慕我了,所以才在这时急着表现自己?”

    “呵~。”付春海对于蒋青山的讽刺不以为意。

    他淡淡道:“人类世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是讲究一个‘互相性’,如果一方一味的获取另一方的好处,而不知道互相这个道理,我想就算另一方是一个亿万富翁,对方也会厌恶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吧?”

    “这个道理很简单吧?只要小子你不是傻子你难道还不明白我指的什么吗?”

    付春海淡淡道:“说实话,我可一直没把你个毛头小子看在眼里,如果我不是因为怕以后你拖我与树王大人的后腿你以为我想跟你说这些吗?”

    蒋青山眉头皱起。

    而付春海还在继续。

    “小子,作为过来人,我明说吧,像你之前的做法,就算这次没出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你以后迟早也会惹出更大的祸事。”

    “或许到那时,天性温和的树王大人都得葬送在你的手里。”

    “不要觉得我危言耸听,人类为了铲除一切不稳定风险的做法从古至今比比皆是,更何况树王大人还不是人类。”

    “你要记住,既然你想拿树王大人的好处、既然你想要提升实力,那么你就得尽快摆正自己的位置。”

    “如果不能,我劝你还是早早离开为好,免得害人害己。”

    说道最后,付春海望了一样天空中盘旋的赤鸟后道:

    “小子,最后提醒你一下。”

    “不要觉得你的亲人就是亲人而树王大人的亲人就不是亲人,做任何事前三思而后行才是一个聪明人该做的。”

    “还是那句话,你得看准自己的位置,世界缺了你难道还会停转不成?”

    这些话说罢后,付春海看了看身前四四方方的密实树笼随后摇了摇头直接便离开了树笼,并且大步通过环形湖的树根桥向着湖心岛而去。

    而此时趴在树笼内的蒋青山则迟迟没有做声。

    付春海说的一席话让蒋青山有些茅塞顿开,但是蒋青山还是有些看不惯付春海那种自视甚高的模样。

    当然看不惯付春海是一回事,付春海说的那些他还是认可很大一部分的。

    回忆起之前自己获得何树多少帮助,再想想自己为何树这颗变异树付出多少?这一刻蒋青山觉得自己还真的有些可笑。

    “自己之前看来真的有些不像样子啊?”

    蒋青山苦涩一笑。

    “但,我这么一个人真的能够支付得起树给予我好处的那些代价吗?”

    蒋青山从来就没问过何树的想法,他也从没想过能为何树办些什么。

    之前的他一直都想着自己怎么样,自己怎么样,然而他疏忽了一点,何树可不是他爸爸。

    他那死皮赖脸的招式用在脾气再好的人身上久了都会出问题,更何况这次还出了这事?

    这么一看的话,蒋青山觉得自己之前的表现真的很不堪。

    因为自己知道了树很温和,所以就越来越得寸进尺?

    请求了树的两只赤鸟,自己还不满足;最终自己还自以为是地不知道分析双方实力差距就要求赤鸟去帮自己报仇?

    从而引了这一次两只赤鸟差点丧生的事情。

    想到这一连串的经过,背后刺痛的蒋青山神情苍白,甚至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

    “原来自己如此的可笑,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