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天生霸王 > 13、不正经的气息
    王尔德突然明白了,这事还有后续。

    这个江森律师老奸巨猾,很可能把一个案子拆分成上下集,分别处理分别收费,这应该是律师行的惯用招数。

    他又坐了下来:“我母亲当年信托给你们,打击侵权难道不是你们的责任吗?”

    江森从那堆文件里抽出一份递给王尔德,一脸的堆笑:“您看看,当年信托的是监理,其他权益部分完全在您母亲手上。实际上信托关系只维持了一年,后续的费用就中断了,本事务所是本着专业精神,才参与了最后结业程序。”

    现今社会无利不起早,事务所明明从清算财产中扣除了相关清算费用,不过这个也没什么好拆穿的。

    王尔德草草看了当年的合约,的确是这么划定的权责。

    江森把话说得很肯定:“我们事务所已经掌握充分证据,有人侵犯安思丽女士的专利,而您是她的指定受益人,如果您委托我们代理这个案子,可以得到不菲的经济补偿。”

    不过进一步情况他却不肯多说,代理费用是二十万联邦币,外加经济补偿百分之五的提成,案子无论成败,代理费不退。

    那也就是说,王尔德刚到手的二十六万,如果要打官司,就只剩下六万了!

    怪不得这个事务所能维持一百多年,不够狠不够黑是不行的。

    如果王尔德这次拿到的是三十六万,他们恐怕就敢开价三十万!

    其实王尔德能够大致猜到,侵犯专利权的如果不是父亲,多半是母亲之前的合伙人,人世间的权益纠纷案件没多复杂,尤其是涉及金钱时,绝大多数时候不是陌生人。

    但这毕竟是陈年旧案,调查起来费时费力,如果涉及父亲,王尔德更不愿意直接面对,还不如交给已经掌握一定线索的专业人士处理。

    二十六万改变不了命运,小富即安已经不是人生目标,当然不能放过任何彻底翻身的机会。

    李奥娜也对他微微点头。

    王尔德立刻同意了追索,接下去签约、打款,办理好了所有手续,江森才肯进一步透露了情况。

    母亲当年的合伙人叫朱利安,侵权的就是他。

    这个人王尔德是知道的,和父母的关系都不错,是他们的校友,时常往来,王尔德叫他伯伯。

    这个人有个儿子,比王尔德大六岁,名字叫朱可夫,家庭聚会时经常负责带着他玩,为人和善可亲。

    两家关系虽然不错,但母亲去世后基本就断了联系。

    没想到母亲会在离婚手续办理期间,和他合作开办公司,这特么听起来就一股骚味!

    王尔德从中嗅到了出轨的气息。

    出轨就出轨吧,母亲当年高兴就好。

    而朱利安的侵权花样并不稀奇,无非就是金蝉脱壳。

    安思丽生意外后,信托到期,那么她秘密参股的股份无人打理,成了朱利安觊觎的肥肉。

    他干脆另外成立了一家公司,完全顶替了天演科技的所有业务,甚至厂房办公室都没换,仅仅是换了一块牌子。

    原来的公司申请破产,安思丽的股份化为乌有。

    王尔德对此并不吃惊,这种被所谓朋友坑害的事情多如牛毛,几乎每个人都可以说出一两个故事。

    有那么一刻他心中邪念泛起,很想立刻起身,找到朱利安痛痛快快用暴力解决这事。

    对待这种人,何必依法合规!

    可他还是压抑住了,已经有人命在手还没洗脱干净,别再惹是生非。

    对于商人,最好的惩罚不是揍,而是出钱割肉。

    大道事务所在这件事情上无疑耍了滑头,清算时没有主张权利。

    可他们毕竟只是一个盈利机构,并非上帝的代言人,不做没好处的事也无可厚非。

    既然事情谈完了,江森律师最后起身和他们一一握手:“我们事务所会根据您的委托,尽快展开司法行动,这段时间请保持通讯畅通,随时联络。”

    一直送进电梯,江森才挥手道别。

    这两天警部应该会找上门来调查,原本待在学校里继续扮演好学生很重要,可是既然已经出来了,再赶回去有些刻意,于是两人干脆四处逛了逛。

    那个所谓的朱利安伯伯,李奥娜当然也认识,感叹良多:“我们青宙文明与地球差别太大了,基本没什么可比性,别看我保留着记忆,实际上对于在地球上生活帮助不大。”

    她话锋一转,说得就不太好听了:“我花了许多年才了解人类行为、表情的深层含义,以至于当时没看懂你妈和这个朱利安眉来眼去!”

    王尔德对母亲的印象一直是美好的,虽然自己来历复杂,但是这个生身关系绝对错不了,不太爱听这样的议论,立刻禁止她继续说下去。

    李奥娜不以为然:“她只是你这个身体的母亲,并不是你的母亲,她的儿子在你寄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对于她的各种奇谈怪论王尔德已经习惯了,本来连争论的兴趣都没有,可涉及母亲实在忍不住了:“我和她至少还有血缘,我和你既无血缘关系也无记忆维系,你还不是认定我是你弟弟,凭啥?”

    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维系是情感上的认同,没有这个基础,其他的关联再多也没用。

    李奥娜一时无言以对,最后恼羞成怒,一路冷着脸不再理他。

    离家时不可能什么都带,王尔德由里到外都缺衣服,于是和李奥娜一起都买了几套,顺便再次强调:“这衣服也是花我妈钱买的,以后不准再说她的坏话!”

    虽然刚刚继承的钱几乎转眼又还给了事务所,但剩下来的六万联邦币也足以暂时解决他们两人的生活需求。

    饮水思源,这都是来自于母亲的爱。

    虽然感情有许多载体,但金钱无疑是其中最好的一种,没有之一。

    作为两个武者,他们自然对武器格外感兴趣,路过武器店时也进去逛了很久。

    根据联邦法律,非定向能的、基于火药的枪械都已经禁止使用,不过为了鼓励武道展,持有冷兵器是合法的。

    武器店里的冷兵器分两种,一种是地球上使用的,以金属材质为主。

    另一种是然世界里使用的非金属武器,由合成材料制造,价格不菲,随便一把匕就是上万。

    最贵的武器自然是用然世界中特殊精石炼制的,普通一把刀剑就是二三十万,精品名品动辄几百万,一般人根本无法问津。

    进入武器店不久,凌晨那种被盯着的感觉,突然又出现了,不过维持的时间很短,只有两三分钟!

    王尔德无需回头也能念力观察周遭生的事,但他始终没有找到那个异样感觉的来源。

    看来念力还是不够娴熟。

    自己恢复来的念力毕竟是寄生人体后的二手货,所以容易出各种差错?

    他觉得这个想法扯淡,没听李奥娜这么抱怨过。

    最终他们什么武器也没买。

    警部的调查还没展开,何必买这些东西放家里碍眼。

    回家后王尔德整个晚上都在琢磨自己的念力,努力将所有能使用的技巧一遍遍练习到极致。

    目前阶段他尤其喜欢控气之术,不但能凝气如刀,还能生成气盾,无色无形,特别低调。

    李奥娜说这个能力在地球特别好用,在青宙则是个没多大威力的技能,那里的大气过于稀薄。

    午夜过后,万籁俱寂。

    王尔德与李奥娜都在自己房间里各忙各的。

    突然之间,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