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二章 这个地方叫聊斋
    还是不行!

    苏晨的脸色微微有些白,他预料错了,即便天已经亮了,电梯外面的黑暗,仍旧没有丝毫消退的迹象。

    “再等等,等到八点,不管什么脏东西,到了那个时候,也应该消失了!”苏晨咬了咬牙。

    在无声的等待之中,时针指到了罗马数字8。

    “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到了此时,苏晨终于放弃了等待的想法,将目光转向了身前黑暗中的那条小路。

    与其待在电梯里等死,不如踏上这条光小路,搏一丝可能。

    苏晨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有丝毫犹豫,一步跨出,进入了黑暗之中。

    当他的身体被黑暗吞没的时候,他身后的电梯门缓缓关闭,电梯内透出的灯光缓缓消失,只剩下他孤独地站在黑暗之中。

    心微微一颤,苏晨抿了抿嘴唇,摒除脑海中杂乱的想法,心无旁骛,沿着光小路向前走去。

    他要看看,这条光小路的尽头,究竟有着什么,那个牛仔服青年又是怎么回事,他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黑暗之中,已经没有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苏晨不知道他走出了多远,也不知道他走了多久。

    就在他已经有些麻木的时候,周围的黑暗突然潮水般消退,等他缓过神来,现他正站在一条古色古香的巷道中。

    “这是怎么回事?”

    苏晨的眼睛眯了眯,这一次遇到的事情,已经出他二十多年的认知和生活经验。

    没有再考虑什么,他默默沿着巷道向前走去。

    既来之,则安之。

    不知道自身处境的情况下,循规蹈矩无疑是保住小命的最好办法。

    巷道不长,只有几十米,在巷道的尽头,有一个拐角,转过去之后,是一片面积颇大的广场,周围被白雾环绕,一座占地颇广的茶馆样式建筑坐落在广场上。

    茶馆的大门开着,上面挂着一块牌匾,聊斋!

    “聊斋?”

    苏晨低声念叨了一遍,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看到这个名字,他脑海中最先跳出来的名词就是狐精、野鬼和书生,这个词语在现代社会里,几乎已经成为妖魔鬼怪的代名词了。

    犹豫了一下,他走进了大门,茶馆内的布置,顿时展现在他眼前。

    略显空旷的大堂之中,摆着几十张八仙桌,每个桌子上,都摆放着茶水点心,有的桌子旁,已经有人落座,有的桌子旁则是空无一人。

    正对着大门,有一个半米高的台子,摆着一张桌案,桌面上有醒木、毛巾、折扇。

    苏晨的目光在大堂里扫视了一圈,在看到一个坐在桌子旁的人影时,他的瞳孔骤然一缩。

    那个在二楼进入电梯的牛仔服青年!

    似乎是感受到苏晨的目光,牛仔服青年转头向着这边看来,看到站在门口的苏晨,他的眉头微微挑动了一下。

    迎着牛仔服青年的目光,苏晨脸上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看到苏晨,牛仔服青年的眉头挑了挑,好似有些意外,不过,他只是看了苏晨一眼,就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没有和苏晨认识的意思。

    对于牛仔服青年的态度,苏晨不以为意,径直向着牛仔服青年坐着的那张桌子走去。

    在这种陌生危险的环境中,多知道一分信息,就能够多一分生机,至于面子,那是什么东西,多少钱一斤?

    “刚才我们乘同一部电梯下来,还真是有缘啊!”苏晨在牛仔服身侧的位置坐下,开始尬聊。

    牛仔服青年捏了块点心放进嘴里,侧头看了苏晨一眼:“不识字?外面牌匾上那么大两个字你看不见?”

    “这里真的是聊斋?”即便早就看到了外面的牌匾,此时得到牛仔服青年的确认,苏晨仍是忍不住惊诧。

    “嗯!”

    牛仔服青年嘴里咀嚼着点心,点了点头。

    苏晨平复了一下心情,却又忽的生出好奇心,忍不住问道:“这里既然是聊斋,那有没有蒲松龄?”

    听到“蒲松龄”三个字,牛仔服青年的脸色一沉,双眼爆出冰冷寒意,目光落在苏晨身上,如同凛冽寒风,让他的皮肤一阵刺痛。

    大堂内许多人闻言也全都转过头,目光冷漠地看着苏晨。

    “你是刚来的新人吧?看起来还不错!”

    就在苏晨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快要被冻僵的时候,一个温和的男子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这道声音犹如春风化冻,瞬间就将苏晨身上的寒意驱除,让他感觉周身一阵温暖,好似从寒冬进入了暖春。

    苏晨转头,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个雍容儒雅,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旁。

    男子容貌俊逸,看起来十分年轻,但却有着成熟男人的沉稳气质,一双眸子幽静深邃,其中隐藏着几分看透世间一切的人情练达。

    多种气质杂糅在一起,让人无法判断出他的年龄。

    哗啦哗啦——

    看到这男子,坐在苏晨旁边的牛仔服青年脸色大变,连忙站起,躬身而立。

    不仅牛仔服青年如此,周围也传来一阵椅子滑动的声音,只见茶馆内的众人此时全都站了起来,向着这边看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恭谨之色,但却没人敢擅自开口说话。

    儒雅男子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坐下,随后又冲着苏晨点了点头,转身顺着楼梯上了二楼,进了一个用帘子隔开的雅间。

    直到男子走进那个雅间,大堂里的众人才轻轻松了口气,重新坐下。

    不过,苏晨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此时许多人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他的身上,想来应该是刚才那个男子和他说了一句话的缘故。

    “那个男子在这里是什么身份,只是和我说了一句话,居然引来这么多人的注意?”苏晨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在心中默默思量着。

    “运气不错啊,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能够见到斋主,还让斋主注意到了你!”经过刚才的事情,牛仔服青年对苏晨的态度和缓了许多,眼神也不再像刚才那般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