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八章 抢夺
    这可是主线任务中提及的血刀,就这样被一个资深者轻易轰碎了?

    太假了些!

    但要说这柄长刀不是血刀,刚才他们又全都收到提示,他们已经完成了寻找血刀的主线任务。

    砰!

    众人还没从长刀破碎的冲击中回过神,旁边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循声看去,就看到刚才扔出血刀的持刀青年,已经倒地不起,身体变得瘦小干瘪,头苍白枯燥有如杂草,好像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干净了。

    嗡——

    突然,持刀青年尸体上冒出一层淡薄红光,迅由淡转浓。

    见到这一幕,一直站在苏晨旁边,没有什么动作的杜凯峰,眼中爆出一抹精光,双眼一眯,从他脑后飞出一道混杂着金点的黑光,向着持刀青年的尸体射去。

    精悍男子此时也反应过来,屈指一弹,两道细小金光飞射而出,在空中就炸开,化作两团金雾,化作两个体型雄壮的金甲神人,手中托着一柄厚背金刀,看起来威武不凡。

    “呔!”

    两个金甲神人怒喝一声,双手握住厚背金刀,携着沛然大势,向那道夹杂着金点的黑光劈去。

    “哼!”

    杜凯峰冷哼一声,那道夹杂着金点的黑光骤然扭曲,随即,空气中出现透明的波纹,向那两个金甲神人轰去。

    嘭!嘭!

    两个金甲神人雄壮的身躯瞬间就被撕碎,化作了无数黄色粉末洒落。

    精悍男子闷哼一声,脸色一白,嘴角有一丝鲜血渗出。

    杜凯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道夹杂着金点的黑光继续向持刀青年的尸体冲去。

    精悍男子咬咬牙,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右手从左手腕上拂过,手中就多出了一道色泽纯白的符敕,散出淡淡的清濛光芒。

    他要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了手中的纯白符敕上。

    鲜血刚一落在符敕上,就消失不见,被吸收得一干二净,吸收了精悍男子的舌尖血之后,这道纯白符敕不但没有沾染上一丝血色,反而显得越圣洁。

    “去!”

    白色符敕如同瞬移般,瞬间就出现在持刀青年尸体上方,大放光芒。

    这个时候,那道夹杂着金点的黑光,已经将持刀青年尸体包裹起来,正准备将红光剥离出来。

    白色光芒凝聚,化作一个虚幻的人影,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在场众人却可以清晰感受到人影双眸中的淡漠,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灵降临人间。

    看到下面那道夹杂着金点的黑光,虚幻人影右手抬起,轻轻向下一按。

    “唳——”

    那道夹杂着金点的黑光疯狂扭曲着,出凄厉尖锐的尖叫。

    但在虚幻人影这轻飘飘的一掌面前,黑光的挣扎只是徒劳,伴随噗的一声轻响,黑光如同肥皂泡一般,直接破碎消散,化作一阵黑烟。

    黑光消散的时候,杜凯峰双眼骤缩,眯成一道缝,其中有寒芒闪烁。

    但他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站在原地,仿佛刚才虚幻人影破灭的那道黑光,并不是他御使的鬼物。

    破灭了杜凯峰御使的鬼物后,虚幻人影的手掌不停,探入了持刀青年的尸体之中,从中抽出一道不断扭曲,变化不休的血色刀光。

    握着这道血色刀光,虚幻人影扭过头,看向了杜凯峰,目光犹如两道利剑,直接刺入杜凯峰的眼中。

    “噗!”

    杜凯峰身体一震,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丝毫血色。

    不过,这一击也好似耗尽了符敕的能量,虚幻人影开始消散,包裹着那道红色刀光,重新化作了一道纯白符敕,光芒暗淡了许多,飞回了精悍男子的手中。

    “白老板要的东西你也敢出手抢夺,真是不知死活!”精悍男子将纯白符敕收起,看了受伤的杜凯峰一眼,语带讥讽地冷笑道。

    不过,精悍男子也不敢说太过分的话,嘲讽了一句之后,就带着剩下的那个手下离开。

    杜凯峰的实力比他强得多,即便已经被纯白符敕击伤,他也不一定是对手。

    看到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没有了危险,已经跑远的高大青年和白领模样的青年,也全都凑了过来。

    此时,杜凯峰也将体内的伤势稳定住了。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去完成主线任务二么?”苏晨问道。

    对于持刀青年尸体中的血色刀光,他却是丝毫没提。

    能够让杜凯峰出手和那位白老板争斗,那道血色刀光肯定不是凡物,若说苏晨不感兴趣,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苏晨却有自知之明。

    就连杜凯峰这位强大的资深者,都在那位白老板手中吃瘪,他这个新人若是觊觎那道血刀色光,纯粹是找死!

    甚至连想都不要想!

    所以,他没有询问那道血色刀光是什么,他怕知道了那东西的珍贵之后,会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贪念,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

    “目前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咳咳……”杜凯峰咳嗽了几声,“血刀既然是这人带来的,想要追查幕后黑手,也只能从他身上入手,你们去搜一下他的尸体和车里,看能不能找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听到杜凯峰的吩咐,高大青年和白领青年连忙向着那辆汽车跑去。

    他们可不想在一具尸体上搜东西。

    苏晨见此,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径直向持刀青年的尸体走去。

    进入了聊斋,他们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危险,现在连一具尸体都不愿接触,以后怎么和那些更加恐怖的妖魔鬼怪打交道?

    李馥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去汽车那里,而是跟在苏晨的身后。

    不多时,苏晨几人就全都回来,手里拿着一些零碎的小东西。

    “杜哥,我从车里找到了手机!”

    刚一回来,高大青年就献宝似的,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了杜凯峰。

    杜凯峰接过,随手划了几下,又扔给了高大青年:“找人把手机密码解开,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在尸体上找到了身份证和钥匙!”苏晨将手里的身份证递给了杜凯峰。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响起,由远及近。

    杜凯峰接过身份证,看了一眼,将身份证扔给高大青年:“你去找人破解手机密码,解开之后,就到这个地址找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