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九章 幕后黑手
    高大青年拿着手机离开后,苏晨几人也在杜凯峰的带领下,打车离开。

    茗怡小区门口,苏晨几人从出租车上下来,持刀青年身份证上登记的地址就是这里。

    看着门卫室和小区里来回巡视的保安,李馥眉头微皱,转头看向旁边的杜凯峰:“杜哥,这小区的保安好像挺严密的,我们怎么进去?”

    杜凯峰没说话,直接就向着小区内走去,苏晨三人也连忙跟了上去。

    “几位,你们是要进去找谁?先过来登记一下!”

    看到直接向着小区里走去的杜凯峰一行人,门卫连忙开口喊道。

    杜凯峰脚步没停,眼中闪过一抹黑芒,从他的脑后飞出一道夹杂着金点的黑光,钻入门卫保安的眉心中。

    保安的身体微微一震,随后眼神变得有些呆滞,几步走道杜凯峰身旁。

    “主人!”

    见到这一幕,苏晨眼睛微缩,这杜凯峰的手段还真是诡异的很!

    杜凯峰对保安道:“带我们去12号楼2单元9o1!”

    “是!”

    保安应了一声,就去保安室旁边巡逻车开过来,载着杜凯峰四人,向着12号楼驶去。

    到了12号楼,杜凯峰让保安回去,带着苏晨他们乘电梯上了九楼。

    出了电梯,苏晨拿着钥匙上前打开房门。

    房间内的摆设十分凌乱,角落里还堆着几件沾染鲜血的衣服,应该是持刀青年之前杀人时穿的衣服。

    杜凯峰在房间中打量了一圈,目光落在墙壁上挂着的黑白照片上。

    苏晨顺着杜凯峰的目光,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黑白照片,黑白照片里面是一个抿着嘴的老头,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遗照,只不过相框和供桌还很新,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摆上的。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老头应该是那持刀青年的父亲,这样看来,他父亲应该是最近刚死,不知道这件事和他得到血刀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苏晨心中默默想着。

    杜凯峰闭上眼,脑后飞出几道夹杂金点的黑光,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在各个房间中环绕了一圈,随后,又重新钻回他的脑后。

    “走吧,这里没有什么线索!”

    杜凯峰睁开眼睛,摇了摇头,没有丝毫逗留,转身直接向着外面走去。

    李馥和白领青年连忙跟上。

    苏晨落后一步,眉头微皱,他感觉杜凯峰刚才应该是现了什么,不过,杜凯峰不说,他也不好追问。

    杜凯峰承诺在这个世界带他,只是看重他的潜力,想要赚个人情,并不意味着他可以不知进退。

    他敢肯定,如果他损害了杜凯峰的利益,杜凯峰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干掉他。

    毕竟,在这故事世界中,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出了小区门口,杜凯峰心念一动,就将保安体内的黑光收了回来。

    那坐在门卫室里的保安打了个寒颤,脸色变得青白,眼圈黑,嘴唇毫无血色,好似刚刚熬了三天三夜一般,看起来有气无力。

    想来少不了要大病一场。

    “你们三个等在这里,我有事需要处理,等那个破解手机的小子过来!”

    说完,杜凯峰也不管苏晨三人的反应,打车离开。

    ……

    殡仪馆门卫室。

    看了看天色将暗,门卫老李将放着京剧的手机关上,端着保温杯起身,走出了门卫室。

    “到吃饭的点了!”

    老李的工作不仅仅是看大门,晚上还需要他守夜,虽然晚上一般没人到这种地方来,但没有人守着也不是个事。

    所以,这殡仪馆的领导,就把这份工作一起派给了门卫老李,给他加了一千块钱的工资,还给他在殡仪馆里安排了住处。

    老李回到了住处,径直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菜肉,准备做饭。

    就在老李做饭的时候,房门打开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老李做饭的动作微微一顿!

    不过,他只是停顿了片刻,随即就若无其事地继续做饭。

    将饭菜出锅,老李端着盘子就出了厨房。

    客厅的沙上,一个穿着牛仔服,留着飞机头的青年,靠坐在上面,双目微闭,似乎在休养精神。

    “要一起吃饭么?”

    对于来人,老李没有丝毫惊讶,神色平静,语气淡然地问了一句。

    杜凯峰猛地睁开眼睛,双眸之中闪过一抹黑光。

    与此同时,从他脑后飞出十几道夹杂着金点的黑影,悬停在他头顶的空中,化作一只只容貌狰狞的恶鬼,身上缠绕着一条条金色符篆化作的锁链。

    “让别人帮你养刀,承受杀孽恶果,自己却躲在幕后逍遥自在!”杜凯峰冷声道。

    老李在饭桌旁坐下,慢条斯理地夹菜吃饭,神色平静淡然,对于杜凯峰头顶的十几只恶鬼视若未见。

    “祖上不是当兵,就是当刽子手,想要杀人蕴养血刀倒是简单,只可惜到了我这一代,世道太平了些,连死刑都不需要砍头了,刽子手都没得做。血刀凶恶得很,得不到蕴养,便会反噬,我不想死,总要想些办法不是……”

    老李絮絮叨叨地说着,就像是一个普通老人向晚辈抱怨,但他的身后,却升腾起一片血气如海,翻腾不休。

    嘭!

    天花板裂开,一柄雁翎刀掉落下来,老李起身,伸手握住半空中的刀,目光锐利,看向杜凯峰。

    ……

    茗怡小区门口。

    苏晨三人找了个地方坐下,等着杜凯峰和高大青年回来。

    “我有些口渴了,打算去买几瓶水,你们两个要吗?”白领青年突然站起来道。

    苏晨摇了摇头:“谢谢,我不用!”

    不知道为何,在杜凯峰离开之后,他的心里感觉到阵阵不安,仿佛他现在正处于某种危险之中。

    “帮我带一瓶水吧,麻烦你了!”李馥抿了抿嘴唇,之前为了逃脱持刀青年的追杀,她拼命逃跑,此时倒是真的有些口渴了。

    “行!”

    白领青年笑了笑,就走进了小区,向着小区市走去。

    “啊——”

    就在苏晨两人等着白领青年回来的时候,小区内突然传来一阵女子尖叫声。

    苏晨猛地站起身,转头向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小区市门口,此时围满了人,这些人大呼小叫,慌乱嘈杂,好似生了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