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12章 赚不赚
    “哈哈……”精悍男子哈哈大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主线任务不是一个死局,老子命不该绝……”

    苏晨走向一旁的废弃架子,随手拿起一根满是锈迹的长条铁片:“这主线任务的确不是一个死局,不过却是拿我六十年寿命来破局,六十年啊……”

    看到苏晨的反应有些不正常,杜凯峰眉头微皱,后退了一步,心里加了几分小心。

    因为死里逃生,精悍男子此时已经有些得意忘形,根本没在意苏晨的反应,摆了摆手,随口道:“损失六十年寿命总比死在这故事世界强!放心,等回到聊斋,将血刀献给白老板,白老板会给你赏赐的,如果你运气够好,以后未必没有把寿命补回来的机会。”

    “六十年寿命换来的血刀献出去换赏赐?如果运气好,能够补回寿命?呵呵呵……”苏晨说到最后,莫名笑出了声。

    精悍男子此时也现苏晨有些不对劲,脸色一沉,冷声道:“哼,如今血刀已经融入你的体内,你若是老实一点,还能给你点好处,和你若是敢起什么心思,我就将你绑到任务期限结束!”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苏晨说着话,他的右手冒出一团血光,将手中的长条形铁片包裹,随手一甩,铁屑纷飞,原本锈迹斑斑的铁片,此时化作一柄艳红长刀。

    “……杀了你们!”

    艳红长刀红芒大放,化作一道鲜艳瑰丽的刀芒,向着精悍男子旁边的瘦高资深者斩去。

    刀芒穿体而过,瘦高资深者原本就偏瘦的身体,顿时变得更加干瘪,看起来就如同披着一层皮的骷髅。

    原本鲜艳夺目的刀芒,此时变得更加璀璨,看起来近乎实体,好似由红水晶雕刻而成。

    璀璨刀芒倒转而回,重新钻入苏晨的体内。

    苏晨原本年轻朝气的面容,瞬间变得苍老,出现些许皱纹,额头鬓角处,出现了许多白。

    “你……你做了什么?”精悍男子不敢置信地看着苏晨。

    苏晨笑了笑,语气平静道:“二十年寿命换了他一命,这买卖赚不赚?”

    如果苏晨歇斯底里,狰狞扭曲地吼出这一句话,精悍男子不会有什么感觉,在聊斋之中,有太多的人在困境中变得疯狂。

    但看着眼前这个眼神平静,面色温和的苏晨,语气平淡地问他拿二十年寿命换一条命赚不赚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直窜头顶。

    他见过太多穷凶极恶的人,但无论一个人多么凶残嗜杀,对于自己的命,都是十分珍惜的。

    苏晨是他见过的第一个,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的人,一刀斩出去,就是二十年的寿命,不是到了真正的绝境,谁有勇气斩出这一刀?

    但苏晨就这样干了!

    “消耗六十年寿命,你不会死,出去之后,白老板也绝对不会亏待你,有了白老板的帮助,你能够迅在聊斋站稳脚跟,寿命也有可能恢复,你为什么非要杀了我们?杀我们消耗了寿命,你也活不了!”

    精悍男子感觉快要疯了,他完全理解不了苏晨的想法,他又没将苏晨逼到绝境,为什么苏晨要和他拼命?

    苏晨笑了笑:“想杀你就杀你,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血色刀芒再现,璀璨夺目,映得整个废弃厂房一片绯红,在精悍男子绝望的目光中,将他劈成两半,化作两团干瘪的尸体。

    这一刀劈出,苏晨再次消耗二十年寿命,已经相当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他的头一大半变成了白色,脸上的皱纹犹如沟壑。

    “咳咳……”突然的苍老,让苏晨感到些许不适,他咳嗽了两声,慢慢转过身,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杜凯峰。

    “轮到我了么?”杜凯峰问道。

    苏晨点了点头:“总不好厚此薄彼!”

    “我跟他们两个不一样,我愿意拿东西来换我的命!”

    说着话,杜凯峰右手在左手腕上一抹,手中就多出了一副卷轴,扔给了苏晨。

    “这是什么东西?”苏晨没有打开卷轴,看着杜凯峰。

    “这是我从幕后黑手家里找到的东西,想来对你应该会有些帮助,我可不信那操控血刀的幕后黑手,平时都靠寿命来维持!”杜凯峰说道。

    摩挲着手里的卷轴,苏晨沉吟片刻,道:“如果这卷轴之中有控制血刀之法,你刚才为什么没有第一个和血刀融合?别说你对血刀不感兴趣,你之前可是不惜受伤,也要抢夺血刀的!”

    听到苏晨的质问,杜凯峰眉头一皱,一道黑光猛地从他脑后窜出,没入一旁李馥的眉心。

    李馥顿时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苏晨看了一眼晕倒的李馥,没有什么反应,杜凯峰此举,很明显是不希望李馥听到他们两人接下来的话。

    “你很特殊,要知道,并不是谁都可以控制血刀的,就算我掌握控制之法,也是如此,至于我昨天为什么会抢夺……”杜凯峰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幽幽道:“我想你应该没兴趣知道。”

    苏晨看了一眼杜凯峰,就不再理会他,走到一旁坐下,将手中的卷轴缓缓拉开。

    卷轴刚刚展开一部分,一股浓郁的血腥煞气扑面而来。

    哗——

    苏晨随手一抖,将整幅卷轴展开,整幅画就展现在他的面前。

    画卷如同是战场的一角,黑色的泥土上,遍布着死相各异的尸体,天空黑云低垂,犹如山岳压顶。

    在画面的正中,却是一片血红,红袍飞扬,须如血,面如重枣,胯下神俊红马人立长嘶,右手握着赤红色偃月刀倒拖在地。

    苏晨微微皱眉,关公的神像和画像他看过一些,但基本上全都是一副凛然威严模样,如此妖异血腥的关公图,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是李家世代传下的血色关公图,他们靠着观想这关公图,修炼神魂,控制血刀,你只要观想这关公图,很快就能控制体内的血刀!”杜凯峰在一旁说道。

    苏晨将这副血色关公图挂在一旁的架子上,坐在图前,静静地看着画中的关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