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13章 回归
    慢慢地,苏晨闭上了眼睛。

    在他的脑海中,血色关公图从模糊逐渐清晰,最后变得形神具备,仿若真人。

    心念一动,他就感觉自身意识好似进入了血色关公之中。

    睁开眼睛,胯下是赤兔嘶风马,手中握着一杆青龙偃月刀,寒风吹来一阵血腥气味,战袍鼓动不休。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显得虚幻,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他观想而来,唯一让他感觉到真实的,就只有青龙偃月刀那一抹绯红的刀身。

    当苏晨的目光转向刀身的刹那,他的身体猛地一震。

    一股热流从他的心脏涌出,瞬间就流遍他全身,热流所过之处,苍老无力的感觉迅消失,萎靡的精神此时也是振奋万分。

    杜凯峰站在一旁,看着苏晨身上生的变化,看着他迅从老年模样化作青年,眼神微微闪动,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呼——”

    苏晨长长呼了口气,睁眼站了起来。

    观想了血色关公像后,他已经初步掌控了血刀。

    “这血刀真是妖魔之刀!”

    苏晨轻声感叹,掌控了血刀之后,他也得到了不少关于血刀信息。

    每个被他杀死的人,都会被血刀吸收全身气血精华,血刀会将部分气血精华反哺给他,强化他的肉身。

    刚才让他恢复青春的那些气血精华,就是来自于精悍男子和他的手下。

    如果心性不坚的人得到血刀,只怕很快就会迷失在血刀反哺的力量中,走到大街上大杀特杀了。

    “获得力量的感觉如何?”杜凯峰在苏晨旁边坐下,笑着道。

    苏晨起身,上前将卷轴收起:“没有什么特别的!”

    “对了,你说这卷轴是你从幕后黑手那里找到的,你昨天找到幕后黑手了?”

    “嗯,幕后黑手就是那殡仪馆的门卫!”

    “殡仪馆的门卫?我倒是没现他有什么特别的!”

    “我之前去殡仪馆查看尸体的时候,小鬼就从门卫身上感觉到异常,当时没在意,后来在那持刀青年家里看到他父亲的遗像,这才把血刀和殡仪馆门卫联系到一起!”

    “那挺可惜的,如果主线任务没变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对了,那门卫的实力怎么样,强不强?”

    “不是很强,费了点手脚就解决了,毕竟只是新手故事世界的Boss!”

    两人就这样坐在破旧的厂房里,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等到旁边的李馥醒了,就一起离开废弃工厂,回市里找了个地方住下。

    十天之后。

    苏晨三人耳边都传来提示。

    【主线任务二完成,苏晨获得3ooo故事点奖励。】

    【任务结束,故事世界即将关闭,剩余人员传送回聊斋。】

    ……

    眼前的白光渐渐消散,茶馆内古色古香的摆设出现在苏晨的面前。

    他此时正坐在八仙桌旁,杜凯峰坐在他的旁边,至于另外一个活下来的新人李馥,坐在不远处的座位上。

    带着金丝眼镜的白镜明站在台上的桌案后,正拿着毛巾擦手,看到突然出现的苏晨三人,手上的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他抬手一招,苏晨立刻感觉到体内的异常,一股奇异力量就要包裹着血刀从他身体里冲出来。

    苏晨脸色顿变,连忙闭上眼睛,在脑海中观想血色关公图。

    他身上顿时爆出一道血光,一道纯白符敕从他体内被逼出,向着台上的白镜明飞去,落在了他的手中。

    打量了一下手中的符敕,白镜明将其收了起来,从台上下来,向着苏晨走了过来。

    杜凯峰低声道:“找麻烦的来了!”

    “血刀在你手上?”

    白镜明在苏晨面前站定,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

    苏晨点了点头:“在我手上!”

    刚才纯白符敕从他体内飞出,就已经说明了一切,此时否认也没有什么意义。

    “将血刀交出来,故事世界里生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也可以满足你一些不过分的要求!”白镜明语气中带着些不耐,用一种施舍的语气,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晨道。

    苏晨闻言,咧嘴露出灿烂笑容:“你那三个手下,一个是死在主线任务中,另外两个都是我杀的!”

    白镜明闻言,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阴冷。

    虽然苏晨没有拒绝,但这句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不过,血刀对于白镜明来说,实在是太过珍贵了,即便苏晨如此态度,他仍然不愿意就此放弃。

    “只要你将血刀交出来,朱东三人的死我可以不追究。在聊斋之中,得罪一位主讲人的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的。”白镜明声音阴冷,让人感觉背上如同被虫子爬过。

    “是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在这聊斋之中,得罪了一位主讲人就混不下去了!”一旁坐着的杜凯峰转着手中的茶杯,脸上似笑非笑,“毛毛虫是能蜕茧成蝶,但您现在还只是毛毛虫不是!”

    苏晨挑了挑眉毛,杜凯峰可不像是那种仗义执言的人,现在突然为自己出头,这里面的事情就有说道了。

    不过,他也没拆杜凯峰的台,毕竟现在杜凯峰是站在他这边的。

    “杜凯峰,你真的想找死不成?”白镜明的脸色阴沉地好似要滴下水来。

    对于他的威胁,杜凯峰视若无睹,对一旁的苏晨道:“别搭理他,你真要是把血刀给他,我们还真惹不起他,现在么,呵呵……”

    “杜……凯……峰!!!”白镜明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杜凯峰乜了白镜明一眼:“怎么?白老板,你还想在这聊斋之中动手不成?”

    “阻人成道,不死不休,今天的事不算完!”

    留下这句狠话,白镜明的身体化作无数光点,消散在空气之中。

    苏晨看了杜凯峰一眼:“得罪了他,真的不会有问题么?我可是清楚记得,在故事世界之中,他一道符敕就将你打伤了!”

    “你以为那道符敕很普通?那可是他分化出部分元神炼制的,要不是为了血刀,你以为他舍得拿出来?再说了,我那是被偷袭了,若是正面对上,还奈何不了我。”杜凯峰傲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