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18章 你睡了吗?
    苏晨和杜凯峰在庄园吃了早餐,交换聊斋印记后,就各自乘坐龙华庄园的车离开。

    租住的小区门口,苏晨下了车,打司机回去之后,就向着小区里走去。

    刚毕业没多久,苏晨的工资还低得很,租住的小区属于老破小,距离市区也比较远,每天上班下班至少要坐两个小时的公交。

    小区也没什么保安,就一个看门老大爷坐在门卫室里,有人进出的话,他也不会要求登记,当然,就算他要求登记也没用,这小区根本不是封闭的,后门那边,一天二十四小时开着。

    因此,小区的治安环境不是太好,租住在这里的,基本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或是一些工资不太高的白领,条件稍微好一些的,全都搬离了这里。

    进了有些狭窄的楼道,一口气爬上五楼,苏晨掏出钥匙开门。

    “啊——”房间里,拎着包急急忙忙向外冲的罗芝,被突然打开的房门吓了一跳,看到站在门外的苏晨,这才舒了口气,“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刚才我还以为进贼了呢,吓我一跳!”

    苏晨颇有些无语,这大姐脑子怎么长的,哪个蠢贼会大清早入室偷窃?

    他往旁边让了让:“今天醒得早了睡不着,出去运动了一下!”

    “你还会运动?”罗芝有些不敢相信,“你搬来两个多月了,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你早起!”

    苏晨指了指墙上的电子挂钟:“这都快要八点了,你确定还要在这里继续和我聊天?”

    这一提醒,罗芝顿时想起来,自己快要迟到了,再也不管旁边的苏晨,急急忙忙向着楼下跑去。

    苏晨进了屋,随手把房门带上。

    刚才匆匆忙忙跑出去的那个美女,是苏晨的合租室友,但苏晨敢对天誓,两人之间绝对没有丝毫暧昧,别说暧昧了,两人一天到晚,都很难打照面。

    每天早上,苏晨起来的时候,罗芝就已经上班去了,晚上苏晨下班回来,罗芝已经吃完晚饭,回到自己的房间,玩电脑追剧去了。

    苏晨昨晚一夜没回来,罗芝一点都不知道了,就能看出两人平时的交集有多少了。

    当初,刚开始合租的时候,苏晨也曾经有过艳遇的幻想,后来才现,完全是他想多了,两人之间没有生任何故事。

    罗芝的房间是主卧,里面有独立卫生间,平时下了班,房门一关,基本就不再出来了,他们两个人就跟正常邻居一样,客厅和厨房就是他们的公共区域。

    什么我的美女室友,我的美女房东之类的,完全就是无良作者的yy!

    在沙上坐下,苏晨拿出手机,刚才罗芝去上班提醒了他,就算以后不打算上班了,至少跟主管条短信说一声,莫名其妙玩失踪,有些不太好。

    编辑了一条辞职短信,给了主管,公司的事情就算解决了,这个月剩下的工资,他也不打算要了。

    弄好辞职的事情,突然不需要上班,空出大量时间,苏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时间。

    “不知道做什么好,还是修炼观想图吧!”

    按照杜凯峰所说,每经历一个故事世界,下次进入的故事世界,难度就会大幅提升,他现在能够挥出血刀部分威能,应付前几个故事世界没什么问题。

    但不要忘了,还有一个被他夺了机缘的白镜明在一旁虎视眈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他出手,他如果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必须尽快增强实力。

    没有在客厅修炼,苏晨返回自己的房间,盘膝坐在床上,想了想,觉得这样不是太舒服,就四肢张开,仰躺在床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开始观想血色关公图。

    随着苏晨的观想,他的体表冒出丝丝血气,在他浑身毛孔中进进出出,一点点强化他身体的每个细胞。

    不过,观想对于精神的消耗极大,持续观想了几个小时之后,苏晨的精神近乎耗竭,一阵困意涌上来,直接睡了过去。

    苏晨是被一股饥饿的感觉唤醒的,感觉胃部都好似快要抽筋了似的。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唔……我睡了这么长时间吗?”

    他的身体在被血气强化后,强度大大增强的同时,对于能量的需求也增加了,他还是早上吃的饭,此时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饥饿的感觉如此强烈也不奇怪。

    起来到卫生间洗了把脸,苏晨开门下了楼,出了小区左转,走出两百多米,一条小吃街就映入眼帘。

    当初苏晨在这个小区租房,其中也有这条小吃街的功劳。

    买了十个火烧,打包了两份鸡蛋汤,顺路又买了三份扬州炒饭,一起拎回了出租屋里。

    要是以往,苏晨肯定是没有这个饭量的,就算有这个饭量,他的工资也不支持他这么吃,但经过强化之后,苏晨的食量大增,可以轻松吃下这些食物。

    五六口一个火烧,张着嘴几下扒干净一份炒饭,最后就着鸡蛋汤送下肚。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从楼下拎上来的一大堆东西,就全都被苏晨装进了肚子里。

    “呼——舒服多了!”

    拿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苏晨感觉到浑身上下一阵舒适。

    吃完饭,苏晨回到房间继续修炼观想图。

    但是和上午不同,这次刚刚观想了一会,苏晨心底就生出一股狂躁暴怒的感觉,让他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好像周围都是束缚,让他有一种想要将周围所有东西全都砸碎的冲动。

    “情况不对!”

    感觉到自身的异常,苏晨立刻停止了观想。

    苏晨皱眉沉思:“上午观想的时候,还没有什么问题的,现在是怎么回事?”

    “是每天观想时间有限制?还是因为我上午观想的时候,精神耗竭,导致精神被血刀污染?或者是晚上不能观想这血色关公图?”

    他在心里分析着种种原因,但却不能确定引起自身异常的是哪个。

    就在苏晨检视自身问题的时候,他的房门突然被敲响,罗芝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你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