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20章 冰冷残酷的规则
    “你猜的没错,你室友被鬼物附身,的确和你有关系!”杜凯峰证实了苏晨的猜测。

    苏晨脸色微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故事世界中的危险,苏晨并不是很在乎,但现实世界在他看来,就像是游戏中的安全区,结果现在告诉他,安全区也并不安全了。

    杜凯峰问了苏晨一个问题:“如果你身处一片漆黑而漫无边际的空间之中,现了一座明亮的灯塔之后,你会怎么做?”

    苏晨脸色变得难看:“向着那座灯塔靠近!”

    他已经明白杜凯峰的意思了,他们这些从聊斋回来的人,就像是黑暗中亮起的灯塔,那些鬼物会循着光亮聚集到他们的周围。

    这意味着,他之前几十年遇不到一次的灵异事件,在他的周围将会不断出现。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出现在我们周围的那些灵异事件,危险都不会太高,那些特别危险的东西,早就被镇守各方的大佬给灭掉了。”感觉到苏晨的情绪变化,杜凯峰安慰道。

    苏晨语气幽幽地问了一句:“聊斋里有人死在现实世界的灵异事件中么?”

    “……”杜凯峰沉默了片刻,“有,还不止一个!”

    一阵沉默,苏晨没有再说话。

    这种感觉很不好,对他来说,现实世界是一个熟悉、安全的环境,就像是温暖的家一样。

    现在,一切突然变了,他认为熟悉、安全的环境,突然变得陌生而危险,他就像是无根浮萍,周围所有的一切都给他一种疏离感。

    嗡——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刀鸣在他心里响起,将他那快要弥漫而出的颓丧情绪震散。

    “呼——”苏晨长出口气,精神振奋了一些。

    杜凯峰轻声感叹道:“不要将这些事挂在心上,那些死在现实灵异事件中的同道,终究只是少数,他们的贪婪已经吞噬了理智,就算不死在现实世界中,也会死在故事世界里!”

    “嗯。”苏晨应了一声,转移了话题,“早上在龙华庄园的时候,你跟我说过,龙华庄园有用故事点兑换现金的业务,具体是一个什么比例?”

    解决了这次的事情之后,他就打算搬离这里,重新找个地方住。

    这里的环境并不是太好,以前条件所限也就罢了,现在有了资本,自然要换个好些的居住环境,虽说不能耽于享受,但生活品质该提升还是要提升的。

    “十万比一,一点故事点可以换十万元,如果你愿意按照庄园要求,从斋灵那里兑换指定物品,这个兑换比例还可以提升十倍!”杜凯峰报出了一个惊人的兑换比例。

    “兑换比例这么高?”苏晨是真的有些惊讶了。

    他们刚刚经历的血刀世界,第一个主线任务的奖励是五百故事点,并且十分简单,活下来就能完成,其他的新人故事世界,想必也是大同小异,这岂不是说,只要从第一个新人故事世界中活下来,立刻就拥有了几千万身家?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夜暴富了吧!

    “你是不是觉得,新人只要通过第一个故事世界,就可以获得几百故事点保底,所以故事点的价值就很低?”杜凯峰好似知道苏晨的想法。

    苏晨道:“我们刚刚经历的血刀世界,五个资深者死了四个,只剩下你一个,难度明显不正常,其他的新人故事世界总不会也是这种地狱难度吧?”

    杜凯峰冷笑两声:“正常的新人故事世界,难度很低,如果资深者愿意出手庇护,大部分新人都可以活下来,甚至一个新人不死都可能。但是,每次新人故事世界结束,那些新人都会死的只剩下三分之一,无一例外!”

    苏晨内心一寒:“其余的新人被资深者杀了?”

    “新人故事世界中,聊斋是不允许资深者对新人出手的!”杜凯峰的声音带着冷意,“但他们可以袖手旁观,可以借刀杀人,总会有各种办法将新人控制在三分之一的数量,毕竟,每少一个新人,他们就多分一些故事点。”

    苏晨顿时想到血刀世界中,那个持刀青年对众多新人的屠杀,还有他莫名多出来的故事点。

    完成主线任务一,他获得了5oo故事点,完成主线任务二,他获得3ooo故事点,加在一起,他最后应该有35oo故事点,但事实是,回归聊斋之后,他身上有55oo故事点,足足多了2ooo故事点。

    主线任务二的奖励只有他获得,和最后存活人数无关,那就意味着,主线任务一的奖励,从原来的5oo故事点,变成了25oo故事点。

    “十五个人到了最后剩下我们三个,五分之一的存活率,主线任务一原本5oo点奖励,最后变成25oo点奖励,翻了五倍……”后面的话苏晨没有说下去。

    聊斋的血腥冷酷由此展现得淋漓尽致!

    “每个参与人都获得奖励的任务,被称之为公共任务,公共任务的奖励是固定的,最后活下来的人越少,每个人能得到的奖励就越高。但同时,他们的整体实力越弱,死在故事世界中的概率就越高!”

    “在聊斋中,危险不仅来自故事世界,还来自身边的同道。什么是同道?就是走在同一条道路的人,这条道路上人越多,越难走,只有剩下的人少了,你才能走的顺畅!”

    说到最后,杜凯峰的话里散出一股掩饰不住的冰冷血腥气。

    苏晨呵呵笑了两声:“我今天才明白,同道原来是这个意思。按照你的解释,每个同道都会在背后捅刀子,那你会不会有一天在我背后捅刀子呢?”

    “那你呢?你会吗?”杜凯峰反问道。

    “呵呵……”

    “呵呵……”

    两人同时轻笑两声,谁都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也许连他们自己也不能肯定,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切断和杜凯峰的联系后,苏晨拿出林辉的名片,照着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

    “喂,您好,我是龙华庄园接待部管事林辉,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虽然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林辉的态度仍旧十分恭敬,因为他这个号码只印在名片上,而他送出的每一张名片背后,都代表着一位庄园的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