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26章 神秘女人
    苏晨沉声道:“我找彭麒麟!”

    “你找他干什么?”男子声音中的警惕丝毫不减。

    “买猪仔!”

    “半个小时后,凤来酒家!”

    说完之后,也不等苏晨回应,那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凤来酒家!”

    苏晨收起手机,对开车的张大奇说道。

    汽车度提了起来,融入进了车流之中。

    凤来酒家门口,苏晨下了车,让张大奇在车里等他,走进了饭店之中。

    看到苏晨从外面进来,站在柜台后的老板娘脸上露出笑容:“客人几位?”

    “我和彭翔约好了在这里见面!”

    “哦,你约的彭经济啊!他在3号包间,我让人领你过去。小李,你过来,把客人带去3号包间!”老板娘回头喊过来一个服务员,让她给苏晨领路。

    彭经济……

    听到老板娘对彭翔的称呼,苏晨眼中的冷色更甚几分。

    这彭翔暗地里是买卖儿童的中介,但他明面上,却是一个猪经济,也就是卖猪卖猪的中介,恐怕在这彭翔的心里,买卖儿童和买猪卖猪是一样的。

    作恶不可怕,可怕的是,压根就不认为自己在作恶。

    不过,彭翔也知道,干这种事情是违法的,被警察抓到了要蹲监狱的,所以他就学电影里,设置了一个暗号。

    那些想要找他当中介买卖小孩的,在电话里都必须称呼他彭麒麟,取麒麟送子的意思,要是没有这个称呼,他根本连面都不会露。

    3号包间里,苏晨见到了这位“送子麒麟”。

    彭翔看起来有些矮,估计也就一米六左右,最多不过一米六五,但是身形很壮,肌肉十分达,将身上穿着的T恤衫撑得紧紧的,再加上脸色黝黑,很有几分凶神恶煞的味道。

    “谁介绍你来的?”没等苏晨坐下,彭翔就冷着脸直接质问道。

    苏晨坐下,看着对面的彭翔,不紧不慢地说道:“谁介绍我来的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妈的,什么玩意?”彭翔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在我面前装,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要是真心想买,就说出你介绍人是谁,要是来捣乱的,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你很暴躁啊!”

    苏晨坐在原地没动,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语气平淡地说道。

    “在我面前装逼,老子今天就给你开个洞,让你清醒清醒!”

    彭翔冷笑一声,右手自腰后摸出一柄匕,反手握着,冲到苏晨身前,就要插进他的大腿里。

    嘭!

    苏晨站起身来,避开了匕,同时他左手伸出,按着彭翔的脑袋,直接砸在了圆桌上。

    右手下捞,就将彭翔手里的匕抢了过来,反手就捅进了彭翔的胸口,直插心脏。

    “呃……”

    彭翔的眼睛蓦地睁大,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苏晨,他一直以为自己够凶够狠,一言不合就敢拿匕捅人大腿,没想到今天遇到了一个比他还狠的,二话不说,一匕插进他心脏里,要了他的命。

    就在彭翔感觉眼前阵阵黑,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个包间里的时候,苏晨将匕抽了出来,一股热流突然涌出,彭翔原本快要跳不动的心脏,好似又恢复了活力。

    “我……”

    彭翔刚想要说话,苏晨左手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右手的匕再次捅进他的心脏。

    “唔——”

    彭翔的眼睛再次睁大,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又一次降临。

    苏晨抽出匕,彭翔的心脏开始愈合,匕捅进心脏,彭翔感觉世界离他远去。

    抽出匕,心脏恢复。

    捅进心脏,濒临死亡。

    苏晨也不说话,就这样默默地,一遍又一遍地,把匕插进彭翔的心脏,再抽出来,插进去,拔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彭翔一遍又一遍地体会着由死到生,又由生到死的变化,在生死之间不断的徘徊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犹如无间地狱,痛苦无尽,永受折磨。

    当苏晨停手的时候,彭翔感觉他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时间。

    “你想要问什么,我全都说,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你如果看我不顺眼,就把我送到警局,到了那里,我一定认真交待罪行,争取最大量刑。”

    “如果你是在不解气,直接杀了我,只求你,千万不要再折磨我了!”

    苏晨捂着彭翔嘴的左手拿开,彭翔立刻哭喊着说道,他现在宁愿死,也不愿意再被苏晨这样折磨了。

    回到座位坐下,苏晨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干净手上的血:“最近几天,你是不是介绍过一桩酬劳高达百万的大买卖?”

    “是,我介绍过。三天前,一个女人找到我,说想要买一个孩子,要求必须在七天之内带来,她愿意出重金,我就把她介绍给了王山迁他们!”彭翔老实地说道。

    苏晨追问道:“那个女人有没有给你留下她的联系方式或者地址?”

    “没有!”彭翔摇了摇头,“那个女人见我的时候,带着口罩和墨镜,连脸都没露,如果不是她出手大方,她这单生意我是不想做的。”

    “什么都没留,那你们弄到了孩子之后,如何给她?”苏晨皱眉。

    就连见中间人,都带着口罩和墨镜,行事如此谨慎,这个买小孩的女人一定有问题。

    彭翔老实道:“那个女人当时和我们约定好了,第六天的时候,她会过来查看情况,如果我们这里已经有小孩了,她就直接带走,没有的话,她第七天的时候会再过来!”

    “今天是第几天了?”

    “今天是第二天!”

    今天是第二天,也就是说,那个女人下次出现是在四天之后,

    “那个女人出现之后,立刻给我打电话,号码就是刚才我打给你的那个!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会让你好好回味刚才的感觉!”苏晨冷声道。

    彭翔打了个哆嗦,连忙道:“大哥你放心,那个女人一出现,我就给你打电话,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绝对不会!”

    “希望如此!”

    苏晨起身离开了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