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29章 房主是谁
    在罗芝的指点下,宾利停在了一座独栋别墅门前。

    别墅有三层,白墙白顶,看起来美观大方,前面有一个十几平的小院子,可能由于长时间没人打理,里面生长着一些杂草,在别墅的旁边,还有车库和一间杂物房。

    往左右看了看,相邻的别墅最近也要七八米远,私密性和独立性都还不错。

    苏晨吸了口气,心里提起警惕,对罗芝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罗芝点了点头,拿出钥匙打开别墅的房门,带着苏晨走了进去。

    “这栋别墅开间12.4米,进深15.5米,一楼有两个客卧,一个大卫生间,还有厨房,客厅,衣帽间,餐厅,二楼有两个卧室,全都带独立卫生间,还有书房和起居室,客厅上方是空的,在二楼和三楼都可以看到一楼客厅……”

    罗芝在那里介绍着房间布局,苏晨却是没什么心思听。

    刚一走进别墅,他就感觉到一股阴冷,凉气如蛇,在他的身周盘旋缭绕。

    白色的房子虽然看起来美观大方,但却也将阳光全都反射出去,不吸收太阳的热量,即便有阳光顺着一楼客厅的大窗户照射进来,也无法驱散这股阴冷。

    苏晨的目光扫了一圈,这栋别墅的家居装饰风格是中国风,古色古香,多以红木家具为主,可能是放在这里的时间长了,这些红木家具都有些泛黑,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

    站在一楼中间闭上眼,借助体内血刀的力量,苏晨细细感应了片刻,并没有现这一楼有什么异常。

    皱了皱眉,苏晨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相比一楼有些拥挤的布局,二楼的布局看起来简单清爽了许多,两个卧室南北相对而立,书房在东北角上,起居室紧靠着书房,摆放着沙和茶几。

    苏晨再次闭上眼睛,细细将二楼感应了一遍,结果仍旧没有任何现。

    “难道那个附在罗芝身上的鬼物骗我,这里不是傅齐平的三个据点之一?”苏晨皱眉。

    不怪苏晨如此怀疑,这座别墅虽然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对比那鬼物所说的恐怖,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难道这栋房屋真正的危险在三楼?”

    苏晨看了一眼通向三楼的楼梯,内心里提起万分警惕,向着楼上走去。

    他刚踏上第一阶楼梯,罗芝隐隐带着些哭腔的声音从一楼传来:“苏晨,苏晨,你在哪?”

    听到罗芝的哭喊,苏晨皱了皱眉,回到一楼,看到罗芝正蹲在客厅里,双臂抱膝,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他又打量了一下周围,没现什么情况,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见到苏晨从二楼下来,罗芝连忙跑了过去,抓住他的胳膊:“你怎么跑二楼去了,刚才我一扭头你就不见了,我还以为是闹鬼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次进入这栋别墅,罗芝都感觉这座别墅阴森森的,刚才在楼下,她转头的功夫,苏晨就不见了踪影,她一个人待在那空旷阴森的客厅里,吓得快要哭出来了。

    “我是来帮人买房子的,自然要把这别墅的各个房间参观一遍了。还有,这大白天的哪有什么鬼,你不要一惊一乍地吓自己好不好?”苏晨一脸无奈道。

    “不好意思啊!”罗芝松开苏晨的胳膊,“这别墅本来就有些阴森森的,再加上一些不好的传闻,你刚才又突然消失,我刚才太害怕了!”

    苏晨问道:“我要去三楼看看,你是出去等着我,还是陪我一起去三楼?”

    “我陪……那个,我还是去别墅外面等着你吧!”罗芝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苏晨点了点头:“嗯,那也行,你先去车里等我,我一会就下来!”

    说完,苏晨就转身上楼。

    看到苏晨上楼,又看了看有些阴森地客厅,罗芝双臂抱肩,小跑着出了别墅。

    别墅里。

    苏晨在二楼没有停留,直接上了三楼。

    三楼的布局比二楼还要简单,一个大卧室和一个书房,对着楼梯的是几十平的阳台。

    扫了阳台一眼,苏晨转身就进了书房。

    就算这是傅齐平的据点之一,阳台那种长时间曝露在阳光下的地方,也不会有什么异常。

    片刻之后,苏晨从书房中出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书房中也没有什么现,现在只剩下三楼的主卧还没有探查了。

    进入主卧,借助血刀之力探查,苏晨立刻就察觉到一丝异常,在房间的墙角旮旯处,有着丝丝血气残留,在这血气之中,隐隐还有丝丝怨气缠绕。

    他心中一阵振奋,几步走到那散血气的角落,蹲下身仔细查看起来。

    墙缝处,隐隐可见丝丝暗红色痕迹,墙纸贴近地面的部分,微微扭曲隆起,带着被液体浸泡过的痕迹。

    “罗芝说这别墅里面曾经死过人,难道这就是那人血液形成的痕迹?”苏晨沉思,“血液里有怨气,在这房间中死的那人,说不定已经变成厉鬼,难道让附身罗芝的鬼物感觉恐怖的,就是这个厉鬼?”

    苏晨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猜测。

    血液中的怨气并不强,甚至可以说是微弱,如果这种程度的厉鬼碰上附身罗芝的那只鬼物,别说让那鬼物感觉恐怖了,不被反杀就算是运气了。

    “看来,我今天晚上得想办法在这里住一晚!”

    虽然没有探查到什么线索,但苏晨仍旧不打算放弃,有些东西在白天可能看不出来,但到了晚上,就会显现出一些踪迹。

    别墅外。

    罗芝坐在车里,不时转头看看别墅门口,脸上隐隐浮现一丝担忧。

    当她看到苏晨从别墅中走出,轻轻松了口气,连忙打开车门,迎了过去:“你总算出来了,别墅里面阴森森的,也不知道你怎么待得住!”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帮人买房,看的时候自然要仔细认真一些。”

    苏晨一边说着,一边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对了,罗芝,我今天能不能在这别墅里住一晚上,这别墅毕竟有些不好的传闻,虽然我不信这个,但本着为老板负责的态度,我觉得还是得住一晚,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罗芝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这种事情得问一下房主,毕竟我们只是中介!”

    听到这话,准备上车的苏晨猛地僵住,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傅齐平已经死了,那将这座别墅挂在中介的房主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