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30章 命案
    “这栋别墅还有房主?那房主是谁?”苏晨转过身,双眼紧紧盯着罗芝。

    “啊?”罗芝一愣,有些跟不上苏晨的想法,挂在中介里的房子怎么可能没有房主,“这栋别墅的房主是……”

    话说到一半,罗芝突然顿住,她突然现,自己对这栋别墅的房主没有丝毫印象,也从来没见过他:“那个,这栋别墅的房主是谁,我也记不清了,等回到中介大厅,我帮你查查!”

    “我们现在就回中介大厅!”苏晨拉着罗芝坐进车里,让张大奇开车。

    看到苏晨好像有些着急,张大奇也把车提了起来。

    没多长时间,他们就回到了中介大厅。

    不等车停稳,苏晨就推开车门,拉着罗芝从车上下来了。

    罗芝被苏晨拉得有些踉跄,忍不住嗔道:“你别忙,不差这一会儿!”

    苏晨停下脚步,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表情认真地说道:“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拜托了!”

    “好吧,你先等着,我去帮你查一下!”罗芝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有些慌乱地应了一句,就急忙跑开。

    十几分钟后,罗芝快步走了回来。

    “怎么样,查出房主是谁了么?”苏晨问道。

    罗芝点头:“查出来了,房主是一个叫傅齐平的男人……”

    “房主是傅齐平?”

    听到这个消息,苏晨立刻陷入了沉思之中。

    傅齐平已经死了!

    这是斋灵提供的信息,绝对不可能出错。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死人又怎么能够将房子挂在房屋中介?

    难道说傅齐平早就知道自己要死,所以提前将房子挂在了房产中介?

    这也说不通,对于他们这些聊斋的顾客来说,钱财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都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不想办法提升实力,让自己活下来,反而去将房子挂在房屋中介,这是脑袋坏掉了么?

    “……对了,我还帮你打了房主的电话,询问能不能让你在别墅住一晚。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那个女人声音阴恻恻的,听着很吓人,不过她人还不错,同意你在别墅里住一晚!”

    “什么?”听到罗芝的话,苏晨猛地抬起头,“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声音还阴恻恻的?”

    “对啊,怎么了?”罗芝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

    苏晨摇了摇头:“没事!”

    听到房主的名字是傅齐平,他就一直在想,傅齐平作为一个死人,是怎么将别墅挂到房屋中介这里的,现在看来,那个将别墅挂到中介这里的人,也许并不是傅齐平!

    那个人给中介留下的电话居然能够打通,打通之后还有一个声音阴恻恻的女人接的电话,那这个女人是谁?

    傅齐平的妻子?情人?朋友?仆从?还是聊斋的同道?

    那这栋别墅是不是这个女人挂到中介这里来的?她想要将傅齐平留下的据点卖掉,为的又是什么?

    诸多可能错综复杂的纠缠在一起,犹如一团乱麻。

    苏晨也是一阵头痛,原本只是很简单的来破除傅齐平留下的据点,结果现在却冒出这么多的事情。

    “我就知道,这种听起来就比较特殊的临时现实任务,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解决的。”

    苏晨没有再纠结,从罗芝的手中拿来钥匙,跟她道别之后,就坐着张大奇的车离开了。

    不管那个女人是谁,有什么目的,他都要在这别墅之中住一晚。

    如果今晚还是无法获得线索的话,他就要考虑,是不是要将这个临时现实任务暂且放在一边了。

    坐着张大奇的车,苏晨先去了附近的市一趟,购买了大量的熟食和饮料,作为他的午饭和晚饭,随即,又让张大奇将他送到别墅门口。

    将那些食物和饮料搬下车,苏晨让张大奇先回去,明天再来接他。

    张大奇开着车离去后,苏晨看看左右无人,就将地上的食物和饮料收到了聊斋印记的随身空间中。

    进了别墅,苏晨在一楼客厅的沙上坐下,拿过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听着电视节目的声音,拿着手机开始上网。

    在网页上输入这个别墅小区的名字,点击了一下搜索,下面立刻跳出了许多条新闻信息。

    【先杀妻女后自杀,千万富豪为何如此丧心病狂?】

    【东隅灭门案,背后的真相令人不敢置信!】

    【他曾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但那一天,他却对妻女举起了屠刀……】

    苏晨挨个点进去,自动屏蔽了那些新闻小编不负责任的推测和猜想,将曾经生在这栋别墅的那件命案,整理出了一个大概的头绪。

    死在这栋别墅里的是一家三口,男主人名叫孙勤学,女主人叫吴静芳,他们的女儿叫孙佳迪。

    这件案子报警的是他们家的保姆,保姆并不住在这里,而是每天早上过来,准备三餐和整理打扫卫生,晚上回自己家里去住。

    保姆早上过来做好饭,去楼上叫他们起床的时候,闻到了主卧里传出血腥味,又叫不开门,就报了警。

    警察来破开房门,现了主卧里一家三口的尸体,立刻就对现场进行保护,勘察现场。

    但是,提取了现场的诸多痕迹,进行分析后,警方却得出了一个有些匪夷所思的结论。

    孙勤学一家三口并不是被闯入的歹徒所杀,而是孙勤学杀了妻女之后,又自杀了。

    为了确认案件的性质,警方又走访调查了孙勤学的夫妻关系,结果是孙勤学非常爱他的妻子和女儿,也没有找到什么证据表明她妻子出轨。

    显然,这个调查结果和他们的分析结论是相悖的。

    他们无法找出孙勤学杀妻杀女的动机,也无法找到外人闯入别墅中行凶的痕迹,案子陷入僵局。

    最终,警方还是根据他们的分析结论,给出了结案报告,至于孙勤学的动机,只能是当成他突然疯,或者说他现了警方都没现的他妻子出轨的证据。

    看完了新闻,苏晨关闭网页,将手机收了起来。

    “这个案子生在一个月前,罗芝身上的那个鬼物跟我说,她被封印在这个别墅里好几年了,也就是说,孙勤学一家是在傅齐平死后搬进来的。这样的话……他们的死很可能跟那个说话阴恻恻的女人有关。”苏晨眼中闪烁着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