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31章 救我女儿出去
    吃过中饭,苏晨又在楼上楼下转悠了一圈,仍旧没什么现,就放弃了这徒劳无功的行动,靠在沙上,看着那六十寸的电视。

    等待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慢,苏晨感觉快要受不了电视节目折磨的时候,天色终于渐渐地黑了下来。

    苏晨拿出准备好的食物和饮料,放在身前的茶几上,细嚼慢咽地吃了起来。

    吃饭的同时,他也在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今晚的情况不知道如何,也许一夜过去风平浪静,也许危险层出不穷,不管如何,他都要以最好的状态面对,这是对自己生命的负责。

    苏晨吃饭的时候,房屋中介那里,罗芝她们也到了下班的时间。

    罗芝整理着今天用过的文件,突然现了一件事情,苏晨今天要买的那栋别墅,房主委托他们售卖的时候,并没有给出可供参考的价格。

    想到苏晨明天有可能要买这栋房屋,罗芝决定联系一下那个说话阴恻恻的女人,询问一下她的心理价位。

    翻找了一下手机里的通话记录,罗芝打了过去。

    别墅里。

    苏晨正在吃饭的时候,客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在这空旷清冷的别墅中,电话响声显得有些刺耳。

    循声看向电话,苏晨的眼睛眯了眯,将手中的食物塞进嘴里,站起身走到电话旁,拿起电话,贴在耳旁,静静地等着对面说话。

    “女士,您好,我是明阳中介的业务员小罗,很抱歉这个时候打扰您。我刚才现一个问题……”罗芝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苏晨的眉毛挑了挑:“罗芝?”

    正在说话的罗芝,听到话筒里传来苏晨的声音,也是一愣,嘴里说着的话也停了下来。

    “苏晨,你今晚不是在那栋别墅住着的吗?我打给房主的电话,怎么是你接的?”罗芝也是满心的诧异。

    “我现在就是在别墅里接的电话!”

    苏晨说话的语调平淡,但落在罗芝的耳中,却让她的心里升起一股寒意,瞬间爬满全身。

    这个电话号码是那栋别墅里的?

    今天上午他们过去看房的时候,那别墅里明明没人,为什么她打电话的时候,却有一个声音阴恻恻的女人接了电话,难道这个女人一直藏着别墅里?

    想到他们在看房的时候,别墅的阴影角落里,一个女人目光阴冷地看着他们,罗芝身体哆嗦了一下,感觉浑身一阵冷。

    这个时候,罗芝才注意到一件事,从头到尾,那个女人都没说过她的身份,也没说她和房主的关系。

    “苏晨,快点离开别墅,别墅里很危险。今天上午接我电话的那个女人,很可能就藏在别墅里!”罗芝焦急地冲着电话那端的苏晨喊道。

    “你这提醒来的有些迟!”

    在客厅沙旁边,一个穿着白色睡裙的漂亮女人正站在那里,如果脸色不是那么苍白,身上没有横七竖八的流血伤口,她看起来会更美。

    白色睡裙女人右手抬起,伸向苏晨。

    苏晨将电话递到了她的手里,白色睡裙女人声音幽幽地道:“这个买家我们很满意……”

    “你们是谁?到底想要干什么?喂……喂……”

    罗芝还想要说话,但是手机里猛地传出一阵刺耳的电流声,等到电流声消失,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接下来,无论她怎么打,电话都没有人接。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罗芝只能拨打了报警电话,求助警察。

    ……

    别墅里。

    看着白色睡裙女人将电话挂断,苏晨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看着她。

    “你刚才说你们,这别墅里除了你,还有其他的东西么?”苏晨问道。

    白色睡裙女人身如柳絮,向着苏晨飘来:“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你只要把你的灵魂给我就好了,嘿嘿嘿……”

    噗!

    一道血色光芒闪过,白色睡裙女人直接斩成两半。

    苏晨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造型颇丑,但威慑力十足的长刀,长刀整个被血光笼罩,好似浸泡在鲜血之中一般。

    “不知所谓!不是为了从你嘴里得到一些信息,我有功夫跟你在这里磨磨唧唧?既然什么都不说,那就干脆利落地去死好了!”

    说着话,苏晨又是一刀劈下,血光大盛,将那被劈成两半的白色睡裙女人彻底绞碎。

    “啊——”

    白色睡裙女人刚被血刀绞碎,别墅三楼就猛地传出凄厉刺耳的惨叫声。

    苏晨神色一凝,顺着楼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三楼。

    三楼主卧的房门紧闭,里面的惨叫声越来越凄厉,好似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惨无人道的折磨。

    嘭!

    苏晨一脚踹开房门,主卧内的景象,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白天没有什么异样的墙壁和房顶,此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银色符篆,这些符篆彼此联系,形成了一个繁复之极的阵法,在阵法之中,月华流转,转化成镇压邪魔的力量。

    房间里,此时正有两大一小三个身影,看到他们的时候,苏晨就知道,他们应该就是死在这主卧里的孙勤学一家,刚才在客厅被他用血刀绞碎的白色睡裙女人,应该就是孙勤学的妻子吴静芳。

    这座阵法转化出来的镇魔力量,形成一道道银色流光,在房间内来往穿梭,在这一家三口身上留下散着点点银光的伤口。

    孙勤学的鬼魂紧紧将他女儿的鬼魂护在怀里,抵挡着那些银色流光,每挨一道银色流光,他的身体就会颤抖,好似随时都要涣散,但他却没有出叫声。

    苏晨刚才在楼下听到的凄厉的惨叫声,是他的妻子吴静芳出的。

    察觉到房门被打开,孙勤学抬头看了过来,看到站在门口的苏晨,他的眼中绽放出一丝喜色:“救,救我女儿出去,帮她投胎转世,求,求求你!”

    苏晨站在原地没动:“我要知道关于这栋别墅的所有信息!”

    “我,我会把我知道的,所有消息,都告诉你,哼……”说到最后,孙勤学忍不住出一声痛哼。

    在银色流光中,他好似身受千刀万剐,说出每一句话,都需要莫大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