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32章 别墅的真相
    看着满屋的银色流光,苏晨一步踏出,手中长刀劈出,血气汹涌,演化出种种异象。

    嗡——

    原本只是自运转的阵法,受到苏晨的攻击,立刻全力运转起来。

    诸多银色符篆光芒大盛,凝聚成一轮如月弯刀,一闪而没,出现在苏晨的面前,当头斩下。

    轰!

    两刀相撞,苏晨只感觉一阵沛然大力从刀上传来,连退五六步,才止住了身形。

    那轮如月弯刀也不是没有损伤,碰撞之后,崩散成无数银光四散,等到再次凝聚成弯刀模样时,相比刚才,光芒已经黯淡了不少。

    不过,随着墙壁和房顶的银色符篆闪烁,如月弯刀的光芒又渐渐亮了起来。

    苏晨皱眉,这如月弯刀是阵法的产物,如果不能将阵法摧毁,跟这银月弯刀对拼,完全就是白白浪费力气。

    银光一闪,如月弯刀再次向苏晨劈来。

    苏晨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五年寿命,燃烧!

    他手中的长刀血光大盛,在他身周更是显化出血海异象,血海分开,从中飞出一道璀璨到极致的刀芒。

    嘭!

    如月弯刀只是抵挡了一瞬,就完全破碎,随后刀芒威势不减,斩在了主卧的墙上。

    轰!

    别墅三楼的墙壁破开了一个大洞,构成阵法的银色符篆缺失了一大块,阵法的运转顿时变得滞涩,符篆散的银色光芒迅减弱,最后消失无踪。

    房间内的银色流光,也在同时消失无踪。

    “呼——”孙勤学的鬼魂长出了口气,冲苏晨点了点头,“谢谢!”

    “老公!”

    吴静芳站在房间墙角处,看着这边的孙勤学,一脸怯生生的模样,再加上苍白的脸色和身上的伤口,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哼!”孙勤学冷哼一声,没有理她。

    “爸爸!”孙勤学怀里的小女鬼伸手,小心翼翼地摸着他身上仍旧散着淡淡银光的伤口,“疼吗?”

    孙勤学脸上露出笑容,摸了摸小女鬼的脑袋:“爸爸不疼!”

    苏晨持刀站在一旁,成熟了一些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我已经救了你的女儿,现在,你该告诉我关于这栋别墅的事情了!”

    “关于这座别墅的事情,我会全部告诉你,但我们现在先要做的,就是离开这座别墅,阵法被破坏了,那个恐怖的东西就要脱困了!”孙勤学连忙道。

    一边说着,孙勤学抱着女儿,想要从苏晨劈开的墙壁上的破洞离开别墅。

    墙壁上的破洞被一层血气笼罩,孙勤学和他女儿直接被血气反弹了回来。

    苏晨提着长刀,目光冰冷地看着孙勤学:“你在耍我?”

    孙勤学满脸焦急:“我不是在耍你,而是那个东西真的要脱困了,如果我们不快点离开,等到那个东西脱困,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

    “我知道这个别墅里面有某个恐怖的东西,我今晚在这别墅里住下,就是为了解决那个东西的,你想要走,必须把你知道的,关于这栋别墅的信息告诉我。”苏晨冷声道。

    虽然别墅中存在的东西很危险,但苏晨相信,只要他愿意付出寿命,不过是一刀的事情。

    上个故事世界的经历,让苏晨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他把寿命当成力量,那他就能得到更多的好处,实力越来越强,寿命越来越长。

    如果他对寿命珍惜无比,将燃烧寿命当成底牌,平时出手畏畏尾,将来真正需要燃烧寿命的时候,他也会下意识的迟疑,也许因为这一瞬间的迟疑,他就会死在危险之中,再长的寿命也是镜花水月。

    在聊斋这种充满危险的环境中,只有敢拼命的,才是最容易活命的。

    见苏晨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孙勤学尽管心中无比焦急,也只能耐下心来告诉苏晨这座别墅的信息。

    “这里与其说是别墅,不如说是鬼窟。除了三楼之外,无论一楼还是二楼,全都封印着许多的厉鬼,以一座巨大的阵法镇压。不过,这些厉鬼只是添头,这座大阵真正镇压的,是被封印在地下室里的那个东西……”

    说到这里,这个在银色流光切割下,都没有出惨叫的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之色。

    “一楼和二楼的那些厉鬼通过阵法吸取她身上的鬼气,三楼的阵法引月华化作镇魔之力消磨她的怨气,但即便是这样,她的实力仍旧没有衰弱多少。”

    “后来,别墅的前任主人不知怎么失踪了,别墅里的阵法没有人维护,地下室里那恐怖的东西,竟然依靠自己的力量,一点点消磨,破坏了部分阵法,将力量渗透出一些。”

    “她通过别墅的电话,叫来了中介的业务员,以力量将其迷惑,将别墅挂在了房屋中介,我当时不知道情况,只觉得这别墅不错,就买了下来。结果,我也被那东西的力量迷惑,亲手杀死妻女……”

    说到这里,孙勤学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清醒过来后,我也没脸活下去,就在这房间中自杀了。但是我却不知道,这只是痛苦的开始。这个主卧的阵法接引月华,形成镇魔之力,是整个大阵的核心,那东西要我们一家死在这主卧,就是要以我们的怨气,消磨抵御这阵法的力量!”

    “这段时间,那东西破坏阵法的度越来越快,前几天,甚至有一只厉鬼跑了出去,这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当时拼命将阵法打开一个缺口,想要将迪迪送出去,结果没想到……”

    说到这里,孙勤学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

    虽然孙勤学没说,但苏晨也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他之前在一楼,看见的可不是小女鬼,而是她的妈妈。

    虽然父母总是和伟大的词眼联系在一起,但一样米养百样人,有些父母的确是不怎么样的。

    “刚才你将整座大阵的核心破坏了,以那东西的可怕,那些残余阵法阻拦不了她多长时间……”就在孙勤学催促着苏晨离开的时候,周围响起了阵阵怪声。

    “嘿嘿嘿……”

    “桀桀桀……”

    “呜呜呜……”

    “嘻嘻嘻……”

    听到这些怪声,孙勤学脸色一变:“不好,一楼二楼的阵法已经破坏了,那些厉鬼全都被放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