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33章 是你杀了我的
    苏晨转身,透过敞开的主卧门,向着外面看去。

    三楼的阴影之中,一个个诡异恐怖的身影若隐若现,每个双眸都闪烁着微微红光。

    有的舌头从嘴中伸出,垂到腰间;有的脖子上空无一物,手上却托着一个圆形物体;有的浑身湿哒哒的,不断有水往下滴落;有的不断弯腰拾捡着掉落在地上的部分身体;有的只有膝盖高,摇摇晃晃地走着……

    苏晨散去挡在墙壁破洞处的血气:“你们可以走了!”

    “多谢恩人!”

    看到苏晨没有离开的意思,孙勤学也没有开口劝他,抱着女儿就要从洞口离开。

    眼看着孙勤学父女两个就要离开别墅,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肩膀,将他给了拉回来。

    “吴静芳,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孙勤学一脸愤怒地看着抓着他肩膀的吴静芳,怒斥道。

    吴静芳双目放着微微红光,声音幽幽道:“不要走,留下来!留下来,我们就可以和大人融为一体,享受大人的荣耀,永远存在下去,一家人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听到吴静芳的话,孙勤学先是一愣,等看到她双目中的红光,顿时反应过来:“你被那个东西控制了?”

    “留下来,一家人在一起,永远……”吴静芳紧紧抓住孙勤学的肩膀,喃喃自语。

    “你给我滚开!”

    孙勤学猛地转身,一脚将吴静芳踢飞,抱着女儿化作一道黑光,向着墙壁上的破洞飞去。

    正提刀面对着房间外诸多厉鬼的苏晨,脸色微微一变,右手一挥,一道血气在墙壁破口前出现,挡住了孙勤学所化的黑光。

    “别墅的信息我已经全都告诉你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孙勤学怒视着苏晨。

    他此时真的是快要疯了,地下室那个恐怖的东西马上就要复苏了,他想要带着女儿离开,却接连被拦下。

    苏晨看着墙壁破洞,神色淡然道:“已经来不及了!”

    “嗯?”

    孙勤学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原本的墙壁破洞一阵扭曲,好似变成一张巨口,猛地闭合,还扭动了几下,就好像在咀嚼一般。

    看到这一幕,孙勤学一阵后怕,刚才如果苏晨没阻拦他,恐怕此时他和女儿已经凶多吉少了。

    “谢谢!”

    孙勤学是个明白事理的人,知道苏晨刚才是救他们,立刻就向苏晨道谢。

    苏晨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他此时已经无暇顾及孙勤学了,刚才不仅墙壁上的破洞生了变化,在他感觉中,此时整座别墅都已经“活”了过来,化作了某个恐怖存在的躯体。

    一阵清冷幽怨的女子歌声响起,原本围在主卧外,出诸多怪声的鬼物,此时全都噤若寒蝉,瑟缩在一旁,不敢出丝毫声音,不敢有丁点动作,反倒是吴静芳,神色呆滞向着歌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苏晨挑了挑眉,自带出场Bgm?这个被镇压在地下室里的鬼物,看来不简单啊!

    伴随着歌声,一个白衣飘飘,长披散,面容俏丽,自带一股冷艳气质的女子,缓缓从一楼客厅飘了上来。

    看到白衣女子的模样,苏晨也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在孙勤学描述中恐怖无比的禁忌,居然长着一副如此漂亮的外表。

    嗡——

    受到这白衣女子的气势刺激,苏晨体内的血刀也不甘示弱,绽放出无尽血光,在苏晨身后化作一片血影,其中有狰狞身影浮现,姿态妍丽的魔女舞动。

    感受到血刀的气息,白衣女子看了苏晨一眼,冰冷的眸子里蕴含着厌恶和仇恨,还有凛冽的杀机。

    对上白衣女子的眼神,苏晨咧嘴一笑。

    燃烧,五年寿命!

    轰!

    血光大盛,向着四周蔓延,瞬间就将三楼化作一片血色世界。

    在这血色世界中,一道红得更加纯粹,仿佛气血精华凝聚而成的血色刀芒,瞬间跨越空间,出现在白衣女子的身前,要将她的彻底撕碎。

    白衣女子冷哼一声,披散在脑后的黑猛地飞起,在她身前犹如开花一般,化作一面黑色屏障。

    但是,黑色屏障并没能挡住血色刀芒,瞬间就被撕碎,化作漫天黑飞舞。

    见到这一幕,白衣女子脸上的表情更冷,身上的白衣鼓荡,脸色隐现白青之色,在她身前,一大块寒冰凭空浮现,直接将血色刀芒冻结。

    然而,这团寒冰也没能将血色刀芒冻住。

    寒冰中的血色刀芒炸开,破碎了整块寒冰,其中蕴藏的一抹细小刀光飞出,洞穿白衣女子的身体,在她的腹部炸出了一个大洞。

    在伤口的周围,黑气逸散,其中隐隐还有鬼哭狼嚎之声。

    白衣女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腹部的伤口,抬起头来,面色冰冷地看着苏晨,随即,她猛地抬头,仰天出了一声凄厉嚎叫。

    嘭嘭嘭——

    嚎叫声中,三楼阴暗角落里的那些厉鬼,再也稳不住身形,纷纷爆散,化作精纯的鬼气和阴气。

    苏晨眉头一皱,周身血气弥漫,充满了主卧,将孙勤学父女俩护住,至于已经走出房间的吴静芳,就不在他的保护范围之内了。

    “等下我劈开墙壁,你趁机带着你女儿离开!”苏晨沉声对旁边的孙勤学说道。

    孙勤学一脸感激:“多谢!”

    苏晨手中长刀绽放血光,猛地劈在身侧的墙壁上,在上面破开一个洞口。

    在洞口出现的一瞬间,孙勤学就抱着女儿向外逃去。

    已经爆散成阴气和鬼气的吴静芳,此时也清醒过来,看到孙勤学抱着女儿就要逃出别墅,她的心中一阵扭曲,满是怨恨和愤怒。

    “孙勤学,你不能走,是你杀了我的,是你杀了我的,你要陪我一起,你要陪我一起魂飞魄散!”吴静芳充满恨意的声音远远传来。

    孙勤学的身形猛地一顿,看了看怀里的女儿,在她额头轻轻吻了吻:“迪迪,好好保护自己,下辈子投胎找个好人家!”

    “爸爸!”

    小女鬼似乎感觉不对,紧紧抓住她爸爸的胳膊。

    孙勤学双手一送,就将他女儿从即将闭合的洞口送了出去。

    他转过身,歉意地看了苏晨一眼,冲出了布满血色雾气的房间。

    “吴静芳,老子这辈子欠你的,是我杀的你,现在我就陪你一起魂飞魄散!”

    嘭!

    刚刚冲出房间,孙勤学就在白衣女鬼的嚎叫声中,身形崩散,化作一团鬼气和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