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40章 不法顾客
    “呵呵,大叔,你拿着把那么丑的刀,在哪里吓唬谁呢!”

    看到苏晨抽出长刀,张少功呵呵笑了两声,脸上没有丝毫紧张的神色。

    苏晨眯了眯眼,身后渐渐有血气弥漫。

    “年纪大了,去学着跳跳广场舞不好吗?何必还要多管闲事呢?难道你不知道,多管闲事的都活不长么?”张少功收回了搭在车门上的双手,摇头感叹着。

    砰砰砰——

    接连三声枪响,苏晨条件反射般,一个翻滚,躲开了这三颗子弹。

    站在帕萨特车门后的张少功,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枪,脸上已经没了刚才的嬉笑之色,眼中满是冰冷杀机,双手握枪,稳定地射出一颗颗子弹。

    虽然苏晨感觉血刀的力量能够挡住子弹,但如非必要,他却是不想拿自己的命去尝试。

    随着苏晨躲避开一颗颗子弹,张少功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正常人是绝对不可能连续躲开这么多子弹的!

    苏晨的反应,让他想到了那些给予他新生的神秘人,想到那些人的神秘强大,他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

    咔咔——

    手枪里传来咔咔声,里面的子弹已经被他射光了。

    张少功面色一变,露出些许慌乱,左手向着腰间的弹夹伸去。

    苏晨趁此机会,双腿在地上一蹬,身形前冲,如同猎豹,瞬间跨过十几米的距离,出现在杨少功身前,手中的长刀直接向着他持枪的右手斩去。

    就在这一瞬间,张少功脸上慌乱的神情消失,变成了算计得逞的得意笑容。

    他那看似伸向腰间的左手,猛地抬起,不知何时握在手中的手枪,指着苏晨,扣动扳机。

    砰!

    枪声在耳旁炸响。

    苏晨的眼睛骤缩,那越是危险越是冷静的隐藏性格,此时展露了出来。

    头微微右侧,尽量降低可能会造成的伤害,同时,心脏内的血刀,迸出一股力量,从他的双眼之中射出。

    眼部的毛细血管被这股力量冲破,有鲜血从眼角流出。

    这股力量在苏晨眼前的空气中,化作一团血光,那颗子弹刚刚进入这团血光,度骤减,紧接着就被血光分解成铁屑,消散无踪。

    噗!

    张少功的右手被苏晨手中的长刀斩断。

    苏晨右手一翻,又将张少功的左手也一并斩下,然后才擦了擦眼角的血迹,吐出一口长气。

    如今苏晨虽然已经拥有了凡力量,但他获得这股力量的时间并不长,思想还没有彻底转变过来,如果不是他那隐藏性格,刚才面对张少功的近距离射击,他很可能会大脑空白,一时反应过不过来,被张少功射杀。

    “果然是见过世面的,刚才那种情况下,居然还有心思算计我!”苏晨走到张少功身前,蹲下身看着他,“说吧,你身后那群家伙在哪里?”

    张少功忍着疼痛,脸上露出一个有些扭曲的笑容:“你和他们果然是同类!他们给了我新生,你能给我什么?给我点好处,我就将你想知道的都告诉……”

    话刚说到一半,张少功脸上的笑容凝固,他身上的毛孔往外冒血,覆盖住他每一寸肌肤,身体如同蜡油,融化在血液之中,最后化作一滩恶臭黝黑的血水。

    “果然,这种涉及到聊斋同道,能够让斋灵布现实任务的事情,就没有一件简单的。”苏晨摇了摇头。

    半个小时前,张少功劫了神秘女人离开,躲过了警察,却没能躲过苏晨,苏晨让张大奇一路跟在后面。

    就在追击的途中,苏晨接到了斋灵布的临时现实任务。

    【请注意,现有聊斋顾客在现实世界进行不法行为,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现在布临时现实任务。】

    【找出进行不法行为的聊斋顾客,通过击杀、囚禁、奴役等手段,阻止他们继续对现实世界造成影响。】

    【任务期限:一个月】

    【任务奖励:不法聊斋顾客的一半身家、见习行刑使身份!失败惩罚:无。】

    【提示:这群不法聊斋顾客是团伙作案,综合实力较高,执行任务时,请注意安全!】

    看着化成一滩血水的张少功,苏晨摇了摇头,线索又断了。

    “啊——你是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帕萨特里面传出一道女子尖叫声。

    苏晨抬头,看着车里那已经摘掉了墨镜和口罩,一脸惊恐害怕的女人。

    好像线索还没断……

    一记掌刀劈在女人后颈,将这女人劈晕,苏晨就将她扛在肩上,回到了宾利车里。

    “回心安园!”

    苏晨吩咐了一声,张大奇就启动车子,找了个路口调转车头,向着心安园驶去。

    ……

    在一阵檀香中,夏水琴慢慢睁开眼睛,随后,她就想起自己昏迷前的情景,连忙双手撑地,坐了起来。

    “醒了?”

    一道醇厚的男声从旁边传来。

    夏水琴转头看去,就看到那个将她打晕的中年人,正坐在一张矮桌后面,装模作样地泡茶。

    之所以说他装模作样,是因为他的那些动作,在受过专业茶道训练的夏水琴看来,全都不规范,程序也不对。

    夏水琴强忍着开口的冲动,没有出言纠正,她心里还是有点数的,自己现在的情况,还是老实点好。

    “你为什么要抓我?”夏水琴看着苏晨,问道。

    苏晨放下茶杯,抬头看着她:“放心,我不是什么歹徒,不会伤害你。我就是问你几个问题,问完了,我就把你送给警察,不会耽误你坐牢的!”

    不会耽误我坐牢……

    夏水琴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别扭。

    “其实,我刚开始找到的,是那三个人贩子,我的问题他们不肯回答,于是我就让他们亲眼看着自己变成干尸,结果变到一半,他们又愿意说了。”

    “第二个找的是那个中间人彭翔,他刚开始也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刀捅入他的心脏,然后拔出来,他的心脏不停地裂开、愈合,就这么让他死去活来十几次,他就很积极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苏晨慢条斯理地说着他对付人贩子和彭翔的手段,但他话里的内容,却让一旁听着的夏水琴感觉如坠冰窟。

    “你呢?”苏晨转过头看着夏水琴,“你是想要变成干尸,还是体验一下生死之间的轮回,亦或者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