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42章 延寿禁术
    两肩传来的剧痛,让卢扬忍不住出痛哼,身体更是瞬间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要不要这么倒霉,我出来一趟,直接就碰到了行刑使,孙人童那个王八蛋,都是他乌鸦嘴害得我!”卢扬在心中暗暗咒骂着庄园门口拦他的孙人童。

    苏晨拎过一张椅子,往下一放,椅子腿如同枷锁,将卢扬的身体压住,只有脖子能动弹。

    “说说吧,你们老窝在哪?”

    苏晨倒坐在椅子上,趴在椅背上,俯视着躺在地上的卢扬。

    “行刑使大人,这个我不能说啊,我的本命魂种还在门主大人手里,我要是泄露了这些信息,立刻就没命了!”卢扬一脸可怜地看着苏晨,老老实实地说道。

    如果是普通人,被一个断了双臂的老人,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恐怕都会心生怜悯,但苏晨深知那些聊斋顾客的秉性,特别是这群不法顾客,可以说没有一个好人,因此他完全不为所动。

    苏晨右手提起长刀:“既然你不能回答这个问题,那留着你也就没什么用了,还是杀了吧!”

    “别别别……行刑使大人,我有用,我有用,我虽然不能透露我们据点在哪,但我可以告诉你一门秘术,这可是能延长寿命的禁术!”卢扬连忙喊道。

    苏晨手中的长刀放下了:“用来延长寿命的禁术?”

    “对!对!”卢扬一脸讨好地说道:“行刑使大人,拥有了这套禁术,理论上可是拥有着无限寿命的!”

    苏晨面无表情:“说来听听,如果足够吸引我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饶你一命!”

    卢扬闻言一喜,他早就听说,这些行刑使在行动的时候,自由裁量权极大,是生是死全都在他们一念之间。

    看了苏晨一眼,卢扬道:“行刑使大人,这门禁术乃是一门转生之术,需要一个死亡不过七天,七魄未散之人。凝练天地二魂,转生其中,再向另外一人借命,同时将因果转嫁,让那人替你承担天罚,就完成整个术了。”

    听完卢扬对禁术的描述,苏晨脸上露出冷色:“这么说来,你这次过来,不是要帮夏水琴复活她老公,而是想要李代桃僵,转生成她老公?你让夏水琴找的那个孩子,是为了借命和因果转嫁?”

    看到苏晨的表情有些不对,卢扬连忙道:“行刑使大人,我只是有这个想法,还没实施呢,就算按照法律来算,也就是个未遂啊!”

    “你当真没有用过这个禁术?”苏晨沉声问道。

    “绝对没有。行刑使大人,你看看我这身体,如果我用过这秘术,怎么可能会这么老!”

    卢扬拼命解释,想让苏晨相信自己,他现在的生死就在苏晨一念之间,一个弄不好,今天他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将这门禁术完整的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苏晨站了起来。

    “嘿嘿,这个,行刑使大人,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我总也需要一些保障不是,你看,我们是不是把斋灵召唤出来,让它做个见证!”卢扬一脸小心翼翼地说道。

    苏晨皱了皱眉,思考了片刻:“好吧!”

    看到苏晨的反应,卢扬额头冷汗都下来了,幸亏他多了个心眼,看苏晨这反应,要是他不提这个要求,说不定他前脚将禁术交代出去,苏晨后脚就将他给宰了。

    “整个聊斋之中,就他妈没有好人!”卢扬心里恨恨骂道。

    当然,他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满,仍旧满是笑容。

    召唤出斋灵,两人在斋灵的见证下,签订了一份契约,卢扬将禁术交给苏晨,苏晨不得以任何借口,追究他这次的事情。

    契约签订之后,卢扬松了口气,直到这个时候,他这条小命才算是保住了。

    痛快地将禁术交给苏晨,卢扬就无力地躺在地上,从他胳膊中流出的那些鲜血,犹如长蛇在地上游动,缠住掉落在不远处的胳膊往回收。

    苏晨看了一眼,没有理会他,开始细细品味刚刚得到的禁术。

    禁术的内容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凝天地二魂之法、借寿之法、因果代替之法。

    借寿之法和因果代替之法比较阴损诡异,但凝天地二魂之法,却是正统的凝练元神之法,对于现在的苏晨来说,也是有着不少补益。

    观想血色关公图是一种消耗式修炼,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来支撑观想图对灵魂的磨砺。

    这禁术中的凝天地二魂之法,却属于正统的道家之术,虽然修行度比不上观想血色关公图,但中正平和,能够增强自身灵魂底蕴,对精神力没什么损耗,可以一直修炼。

    灵魂的修炼不急于一时,看完了凝天地二魂之法,苏晨就将其放在一旁,将注意力转移到借寿之法上。

    苏晨每次使用血刀,都需要消耗寿命,对于这借寿之法自然很感兴趣。

    看完之后,苏晨摇了摇头,相比中正平和的凝天地二魂之法,这借寿之法就有些登不上台面了,后遗症极大,基本只能配合因果代替之法使用。

    借寿之法,既然名为借,自然是要还的,不但要还,还要双倍还回去。

    只有和因果代替之法配合使用,借寿之后,将逆天改命的因果转移到债主身上,让债主遭受天罚,债主受天罚而死,一切因果顿消,这借来的寿命,自然也就不用还回去了。

    苏晨虽然有些冷漠,但却不会对无辜之人动手,至于他的那些敌人,自然有血刀吸取血气反馈给他,也用不到这借寿之法。

    想到血刀,苏晨的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血刀每次杀人,都会吸取被杀之人一身精华,那这血刀之中,是否存有那无形的寿命?

    要不,用借寿之法跟血刀借借看?

    想到就做,苏晨立刻就催动灵魂力量,凝聚手印,催动借寿之法,向血刀借寿。

    他立刻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从血刀中流出,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他的身体就好像干涸的土地,疯狂吸收着这股力量。

    “居然真的有用!”苏晨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不过,还没等苏晨高兴多长时间,体内的血刀就躁动起来,那感觉就像一个……脾气的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