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43章 奴役
    苏晨连忙观想血色关公图,压制躁动的血刀。

    随后……他继续向血刀借寿。

    开玩笑,这就像是自己资金周转困难的时候,突然现,自己儿子的小金库十分丰厚,怎么可能不拿!

    刚刚安稳一些的血刀,现苏晨仍旧继续抽取它的力量,躁动的越明显,一副随时都要暴走的模样。

    苏晨再次观想血色关公图压制,同时语重心长地安抚道:“刀儿啊,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过,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做什么事情都要投资的,你说是不是?”

    “我现在实力太弱,对付不了那些强者,杀的都是一些杂鱼,你也得不到多少好处,你借寿命给我,让我有资本对付那些强者,你也能得到更多好处不是。”

    说着说着,苏晨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但他也没细想,继续像骗小孩压岁钱的父母一样,向血刀描述美好的未来,让它明白现在舍弃一些利益的必要性。

    本来苏晨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随口说说,但他体内的血刀竟好似听懂了一般,虽然仍旧能够感觉它有些不情愿,但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躁动。

    “真的听懂了?”苏晨双眼蓦地睁大,满脸不敢置信。

    他以前一直以为,血刀就是传说中的法宝,现在看来,这血刀好像没那么简单啊!

    躺在地上的卢扬,看苏晨在那里一会低头沉思,一会自言自语,一会满脸惊讶,心里一阵古怪。

    这行刑使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修炼禁术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脑子给修炼坏了?

    确定血刀已经默许他的行为,苏晨哪还会客气,美滋滋地抽取着血刀中储存的力量。

    随着抽取的力量越来越多,苏晨的容貌也变得越来越年轻,很快就从气质大叔变成了风华正茂的小鲜肉。

    “卧槽!”

    看到苏晨这么快变得年轻,卢扬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他的惊恐不是因为苏晨这么快掌握借寿之法,而是他想到一件事情,苏晨这寿命是从哪借来的,不会是从他身上借的吧?

    他这肉身本来就没多少寿命了,被苏晨这么一弄,不会当场去世吧?

    “行刑使大人,借寿是要还的,就算你强行逆转因果,这种简单的方式,也极容易被天道察觉,到时候我们俩都得死啊!”卢扬哭丧着一张脸。

    苏晨瞥了卢扬一眼:“把你脸上那副要死的表情收起来,我没借你的寿命!”

    听到苏晨这样说,卢扬顿时松了口气,至于苏晨借的是谁的寿命,关他屁事,反正他能不死就行了。

    卢扬以为他没事了,但他却不知道,他刚才的话,提醒了血刀。

    苏晨手中的借寿之法是卢扬给的,它没办法对付苏晨,但卢扬这个罪魁祸怎么能够放过。

    正在抽取血刀力量的苏晨,忽然感觉血刀一阵躁动,没等他压制,一道血光就从他心脏射出,直接没入了躺在地上的卢扬眉心中。

    “行刑使大人,那道血光是什么东西?”

    卢扬也看到从苏晨体内飞出的血光,只是他双臂还没有接回来,没有借力点,根本就无法移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血光没入他的眉心。

    还没等苏晨回答,卢扬就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异常。

    他脑海中那些用于防御的术法符篆,被那道血光摧枯拉朽般破坏殆尽,随即,这道血光停进入他的灵魂深处,形成了一个印记。

    “行刑使大人,您不是答应放过我吗?为什么还要使用秘术奴役我?”卢扬欲哭无泪。

    苏晨此时也是一阵懵逼,虽然他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知道大概率是血刀搞的鬼,作为血刀的主人,他也只能勇于背锅了。

    “我只是说不追究你此次的事情,但为了防止你以后再作恶,总要加一些保险!”

    “我就知道,这聊斋之中,就他妈没一个好人,一个都没有!”卢扬躺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在心中悲愤地怒吼着。

    就在这个时候,卢扬转移到脖子处的聊斋印记亮了起来。

    苏晨注意到这一幕,向着卢扬看去。

    卢扬缩了缩脖子:“行刑使大人,门主找我,我要不要接通?”

    “接通!”苏晨双眼闪过一抹精光。

    听到苏晨的吩咐,卢扬连忙答应了通讯请求,同时在心里默默念叨着,门主大人啊,不是我想要坑你,实在是你自己往坑里跳啊,你闲着没事联系我干什么啊!

    接通之后,聊斋印记投射出一个俊朗青年虚影。

    “卢扬,你那边生什么事情了,你的本命魂种刚才怎么突然碎了?”俊朗青年沉声道。

    随即,他就看到了房间内的一切,躺在地上,双臂全无的卢扬,站在一旁,眼神凌厉的苏晨。

    俊朗青年眼睛微眯,打量着苏晨:“你是聊斋派出的行刑使?”

    苏晨却是没有理会他,而是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卢扬:“他刚才好像说,你的本命魂种碎了,现在你应该能说出你们据点在哪了吧?”

    “啊?”

    本来正打算看戏的卢扬,听到苏晨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想到自己脱离了门主的控制,心中顿时一阵欢喜。

    “卢扬,我劝你,谨言慎行!”

    留下这句话,俊朗青年立刻断开了通讯。

    他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本命魂种的牵制,想让卢扬隐瞒据点的地址,基本没有可能,他现在要抓紧带着手下转移。

    “行刑使大人,他们的据点就在郊外的风清庄园!”没等苏晨开口询问,卢扬就大声喊出了据点的地址,嘴里还催促着:“快点去堵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卢扬虽然贪生怕死,但为人却是十分精明,门主既然看到了刚才那一幕,无论他今天有没有泄露庄园的地址,下场都会十分凄惨。

    唯一活命的可能,就是苏晨将长生门的所有人全部干掉。

    听到卢扬说出庄园地址,苏晨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转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嘭!

    落在地面上,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苏晨直接出了小区,找到等候在路边的张大奇:“以最快的度赶到风清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