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47章 绝对理智
    在这片纯白色之中,苏晨身上散出七彩光芒,显得极为突兀,好似成为了这片纯白世界中的杂质。

    纯白世界的力量落在他的身上,撕扯着他身上的七彩光芒。

    七彩光芒犹如烛火,在这股力量的撕扯下不断晃动,但却坚韧的附着在他的身上不肯脱离。

    “血刀!”

    苏晨在心里默默呼唤着血刀,但却没有得到回应,这让他的心里一沉。

    自己终究是有些大意了!

    虽然借助血刀的力量,他可以和那些经历多个故事世界的资深者抗衡,但他本身就是个新人,一旦被切断和血刀的联系,那他立刻就会被打回原形。

    虽然不知道身周的七彩光芒是什么,但苏晨可以感觉到,这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感受到周身撕扯的力量越来越大,苏晨慢慢闭上了眼睛,开始观想血色关公图。

    血色关公图是控制血刀之法,和血刀有着特殊关联,他现在无法直接呼唤血刀,只能尝试用这个办法了。

    嗡——

    这次的观想与之前不同,苏晨刚刚开始观想,他身体就向周围逸散出根根血红丝线,在空中相互交缠,隐隐勾勒出一个人形轮廓,将苏晨包裹其中。

    嘭!

    但这个人形轮廓还没成型,就被纯白色空间的力量撕扯崩溃。

    “这是?”

    感受到身周的异常,苏晨睁眼,正好看到笼罩着他的人形轮廓崩溃。

    这个人形轮廓他很熟悉,正是他观想的血色关公像。

    “难道这次袭击是灵魂层面的?”

    血色关公像只在苏晨的识海中出现过,既然能够在这里观想出来,说明他现在遭受的很可能是灵魂攻击。

    难怪他无法和体内的血刀联系,原来已经被从灵魂层面切断了联系。

    “继续观想血色关公图,只要能够将血色关公像完整的观想出来,就能破开这个白色空间,联系上血刀。”苏晨想出了破局之法。

    苏晨闭上眼睛,静心凝神,努力观想血色关公图。

    但每一次只是刚刚有了轮廓,就会被白色空间的力量撕碎,根本无法成行。

    不断地尝试观想,不断的失败,苏晨的精神力消耗极快,这让他的心情隐隐有些烦躁。

    突然,苏晨感觉身上一轻,好似少了什么东西。

    连忙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身上一团彩色光芒,已经被撕扯下来,被一片纯白色光芒围剿,渐渐暗淡。

    看到这一幕,本来应该着急生气的苏晨,感觉自己并没有多么的愤怒,好似那团正在被纯白色光芒围剿的彩色光芒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一般。

    苏晨心里一惊:“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失去了愤怒的情绪?”

    不等苏晨想明白怎么回事,他身上又接连被撕扯下来几团彩色光芒,他心里惊讶的情绪也随之消失。

    随着身上七彩光芒不断减少,苏晨的喜、忧、思、悲、恐五种情绪也逐渐消失。

    “原来这些七彩光芒代表着我的七种情绪,只是一些无用的累赘罢了。”

    苏晨站在一旁,脸色平静地看着代表他七情的七彩光芒被围剿,冷眼旁观,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眼看着代表苏晨七情的彩色光芒就要泯灭,一部分纯白色光芒转移了目标,将一旁观看的苏晨包裹了起来,想要将他彻底粉碎。

    “这是准备消灭我么?你消灭七情那种多余的东西,我懒得去管,但我又怎么可能让你抹去‘我’的存在!”

    苏晨嘴里说着语调平淡的话,双眼慢慢的闭上,他的身周延伸出根根丝线,不同于刚才的血红丝线,这次的丝线是纯粹的黑色,在这纯白色空间里面无比扎眼。

    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一尊跨坐马上的纯黑色关公像,就浮现在了出来,将苏晨完全笼罩。

    那些靠近苏晨的纯白色光芒,瞬间就被逼开。

    在这一瞬间,苏晨和血刀的联系也恢复了,一道凄美艳丽的血色刀光亮起,瞬间就撕裂了整个纯白色空间。

    那些原本奄奄一息的彩色光芒,没了纯白色光芒的压制,如同倦鸟归巢,纷纷向着苏晨飞来,没入他的灵魂之中。

    “呼——”

    苏晨长出口气,笼罩在他的黑色关公像崩溃消散。

    “刚才那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苏晨一脸心有余悸。

    那种绝对理智的状态,世间一切都是被衡量的存在,在绝对理智的苏晨看来,七情只是无用的累赘,所以面对七情被粉碎,他也不会出手,直到纯白色空间对他出手,涉及到自身安危,他才出手反抗。

    那种状态下,世间万物在他看来都是一样的,只有有用的和没用的两种,完全不受七情的影响,真正的无情!

    随着纯白色空间破碎,苏晨也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他还站在房间门口,正准备拉开门把手。

    “苏先生,您怎么了?”杨若看着苏晨,小心翼翼地问道。

    刚才苏晨说要出去,但手刚一碰到门把手,就闭上了眼睛,站在原地不动,她也不敢打扰,直到此时见苏晨睁开眼睛,她才开口询问。

    苏晨没有理会杨若,右手一翻,一只追踪蛊就出现在他的手心。

    追踪蛊在房间中转了一圈,就直接从窗口外向着外面飞去。

    “我有事需要处理,你先回去吧!”

    说完苏晨也不管杨若的反应,纵身从二楼窗户跳了出去,随着追踪蛊而去。

    ……

    龙华庄园山下的茂密丛林中。

    风淮元闭目端坐在一棵大树的树冠中,双手手诀变换,灵力化作丝线,隐隐和龙华庄园某处有着联系。

    在刚才血刀破开纯白色空间时,他猛地睁开眼睛,一口鲜血喷出,面如金纸,胸口快起伏,呼吸一阵急促。

    “我花费了如此大的代价,居然失败了!”

    风淮元脸上闪过一抹不甘之色。

    他那日逃离之后,特意去找了自己结识的一位行刑使,想要请他从中说和,让苏晨放过他。

    但那位行刑使帮他查询了一番,现苏晨并不是行刑使,只是经历了一个故事世界的新人,正在做见习行刑使的考验任务,他们长生门就是考验任务的目标。

    事关行刑使的资格,那苏晨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得知了这个消息,风淮元心中顿时生出杀心。

    对行刑使他不敢动手,但一个还没成为行刑使的新人菜鸟,居然也敢找他的麻烦,当他风淮元是面团捏得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