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51章 打探消息
    信息不充分的情况下,做出猜测是不明智的,因为一旦做出猜测,自身就会有立场,得到新的信息时,就会不自觉地从中找证据验证自己的猜测,最后可能导致错误的判断。

    “嗤——”

    听到苏晨的话,吴刚嗤笑一声,看着他的眼神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刘涉川点了点头:“我说说我的想法,对你们也算是一个参考,增加几分活命的可能性!”

    听到刘涉川要说自己的想法,不仅苏晨他们这一桌,就连旁边那一桌的纯新人都竖起了耳朵,资深者对于故事世界信息的提取解读,有极高的可信度。

    “在原先的故事中,那老妇鬼魂只在正厅外院落中转圈,住在其他院落的人,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这个时候,其他院落还是安全区域。”

    “宋玉叔让人挖出老妇尸骨砸碎后,一家人全都横死了,这说明老妇的怨气增加,实力变强了,整个宅院都成了她的活动范围,也即是说,我们只要住进那宅院,就可能遭遇危险。”

    “如果老妇鬼魂是因为害死宋玉叔母亲,变得更加凶恶的话,情况还不算太糟,但如果她是因为宋玉叔砸碎了她的尸骨,怨气增加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

    苏晨脸色微沉,插话道:“这说明老妇鬼魂还维持着一定智慧,毕竟,只有拥有智慧,才能够产生怨气!”

    刘涉川看了苏晨一眼,点了点头:“苏晨的推断没错。一个凶恶厉鬼不可怕,一个拥有智慧的厉鬼才难缠。一旦确定这老妇有智慧,那另一个问题,就需要我们考虑,她为什么要杀宋玉叔的母亲?”

    “如果不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就不能随意出手,因为我们在动手的过程中,很可能犯了她的忌讳,导致她的怨气增加,变得更加凶恶。”

    听了刘涉川的分析,众人的心里一沉,这第一个主线任务,居然就会威胁到自身性命,看来这白送的故事点,也没有那么好拿啊!

    “刘叔,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高磊问道。

    刘涉川道:“任务要求我们在三月十三号之前,住进那座宅院,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十三天的时间,在这十三天时间里,我们要尽一切可能,收集关于那座宅院的消息,看能不能找出关键线索。”

    田阳抱着他女朋友夏嘉,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那我们要分开行动么?”

    在这个可能存在鬼怪的神秘诡异世界,唯一能够让他感觉安心的,就是眼前态度温和的大叔刘涉川,想到他们这些人要分开单独行动,他的心就一阵颤。

    看到田阳脸上隐隐浮现的惧意,刘涉川温和地笑了笑:“你们也不用害怕。目前的信息都表明,那老妇鬼魂只能待在那座宅院中,就算是分开行动,只要你们不去那座宅院,也不会有事的。”

    吃完了饭,刘涉川又带着众人找了家客栈,开了几间房。

    将众人叫到他的房间,刘涉川拿出一些碎银,分给了众人:“你们拿着这些碎银,找人打听关于那座宅院的一切消息,等到晚上,到我房间里集合,汇总所有的信息。”

    虽然刘涉川的态度一直很温和,但也没人敢在他面前炸刺,都老老实实拿着银子出去打探消息去了。

    苏晨拿着银子,径直去了城东,但他没去找何老汉,而是找了个在巷口晒太阳的老大爷。

    “大爷,我听说这城东有座宅子十分便宜,房主是何老汉,你知道他在那里吗?”苏晨笑着问道。

    “后生,你要租何老汉的宅子?”老头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苏晨,“你不知道那宅子的事情?”

    “哦?”苏晨露出一脸感兴趣的表情,“那宅子还有什么内情不成?走走走,大爷,我请你喝茶,你把那宅子的事情给我好好说说!”

    一边说着,苏晨拉着这老头去了旁边的茶楼。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苏晨拿真金白银请他喝茶,老头也不好隐瞒,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知道的,关于那座宅子的信息,全都告诉了苏晨。

    天色刚刚擦黑,外出打探消息的一众新人就全都回到了客栈。

    在这个有着鬼怪的世界,没人想走夜路。

    刘涉川的房间中,众人围着房间中的桌子坐了一圈。

    “说说吧,你们都打探到什么信息了?”刘涉川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

    听到刘涉川询问,高磊脸色微红,羞愧道:“刘叔,我打听到的消息,和酒楼小二说的差不多,其他的我就没打听到了。”

    田阳和夏嘉这对情侣直接低下了头:“我们也没打听到什么新的东西。”

    刘涉川微微摇了摇头,这三个纯新人只怕现在还处于惶惶不安的状态,如此表现,倒也不出乎他的预料。

    直接将目光抓向苏晨三人:“你们三个说说吧!可别告诉我,你们三个也没调查到什么信息。”

    吴刚的面色微微有些尴尬,抬手挠了挠头:“那个……那个……我……”

    刘涉川摆了摆手:“行了,你不用说了。苏晨,说说你打听到的消息吧!”

    “那栋宅子的房主叫何德庸,那宅子之前也不是他的,而是他主家的,他原本是家里的管家,前些年,兵荒马乱的,主家遭了劫,他就趁机篡夺了宅子,占为己有。”

    “不过,他本身资产不丰,养不起诸多下人,宅子只能放在那里荒着,后来安定下来,他就将宅子租了出去,换两个养老钱。”

    “在宋玉叔之前,还有三人租过那个宅子,一个跟宋玉叔一样,在六部里当差,另外两个,是从外地来京城做生意的富商,但除了宋玉叔,他们三个全都没出过事。”

    “宋玉叔一家出事后,那宅子已经空了一个多月了,至今还没人敢住进去,只要我们去找何老汉租房,立刻就能够住进去。我打听到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了。”

    听到苏晨说出的这些信息,刘涉川满意地点了点头,详细全面,出事前后都有涉及,甚至还有房子的跟脚,可以说非常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