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74章 你有凶兆
    就在苏晨闭目思索的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一个略带些猥琐的声音。

    “姑娘,我观你印堂黑,脸色青,必定流年不利,厄运缠身,这是有凶兆在身啊!来来来,让我为姑娘你解除凶兆!”

    苏晨睁眼,转头看去。

    就见坐在他旁边的老头,正伸长脖子,跟坐在过道旁边的女生说着话,眼睛时不时偷瞄一眼。

    苏晨向着女孩看去,女孩的脸色的确很差,还有淡淡的黑眼圈,一副经常熬夜,睡眠不足的模样。

    不过,这女孩是不是有凶兆在身,苏晨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却是看不出来。

    但是看身旁这老头色眯眯的样子,不像是为那姑娘解除凶兆,倒像是想帮她解除胸罩。

    “呸,这么大的年纪了,还用这种话调戏小姑娘,真不要脸!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从三岁色到八十!”还没等那个女孩说话,坐在女孩前面的一个少-妇转过头,呸了一口,满脸厌恶地说道。

    老头目光从少-妇胸前的两坨扫过,撇了撇嘴:“我说这姑娘有凶兆在身,你身上又没凶兆,你急什么?”

    这里的对话早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听到老头的话,许多男人的目光不自觉地掠过少-妇的胸,看起来好像真的没有戴罩罩啊!

    被众多男人的目光扫过,少-妇的皮肤如同过了电,两颗樱桃被刺-激地顿时凸了起来,这一下,众人确定了,这位真的没戴罩罩。

    少-妇脸色羞红,猛地站了起来,指着老头骂道:“你个老不要脸的,你说谁身上没有胸罩?”

    老头好像被她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你有凶兆,你有凶兆,你马上就会有血光之灾!”

    听到老头的话,少-妇更气了:“你个老不死的,你咒我!”

    看到这边快要打起来了,前面的导游也坐不住了,连忙走了过来劝架:“别吵了,别吵了,大家出来玩是为了开心的,为了两句口角伤了和气不值得!”

    “导游,你过来的正好,这老头在这里口花花,调戏我们这些女团员,你们公司怎么会有这样的客人?”少-妇气愤地指责导游。

    导游满心无奈,这年头买卖不好做,有钱就是爷,别人报团旅游,只要交了钱就行,总不能查他祖宗三代,审查他的旅游资格吧?

    “大爷,您就老实坐在这里,别再做不着调的事了,要是真惹恼了这位女士,她报了警,您可就得去拘留所蹲着了。您出来玩,不就是为了开心嘛,要是进了拘留所,那多晦气,您说是不是?”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老头嘀咕了一声。

    “你还说……”

    导游又去劝解少-妇:“女士,女士,您消消气,我已经警告这大爷了,如果您还不依不饶,那就只能交给警察处理了。不过,那就得请你们几位下车,等着警察过来,我们还得继续去指槐山!”

    “老婆,算了吧!”

    坐在少-妇旁边的男子站了起来,拉了拉她的胳膊,轻声道。

    “你这个废物,就知道算了,别人刚才调戏你老婆,你是个死人啊,话都不会说一句!”

    少-妇冲着身旁的男子吼了一句,沉着脸坐了下来,扭头背对着男子。

    男子冲着大巴里的人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坐了下来,轻声劝解着他老婆,低声道歉。

    看到没热闹看,大巴里的人都转过头去,各自说话。

    莫霏薇看了一眼隔着过道的老头,脸上现出一丝犹豫之色。

    虽然这老头刚才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调戏她,但莫霏薇却是有些相信老头的话,她已经连续十天没睡一个好觉了,每次睡着,她都会做噩梦,在梦里,她总是被各种奇奇怪的东西追杀。

    去看精神医生,医生说她是工作压力太大,让她最好请假休息一段时间。

    她这次报团去农家乐,就是想要放松一下自己,看看对自身的情况有没有改善。

    但是,刚才听到老头的话,她却是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的问题是不是和那些奇怪的东西有关。

    “老先生,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过了半天,莫霏薇还是没忍住,低声向老头询问道。

    “嗯?嗯——”

    老头睁开眼睛,先是升调嗯了一声,又降调嗯了一声,但却没有开口的意思。

    “老先生,我真的被困扰很久了,如果您看出了我的问题,还希望您能够指点一下,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您白费力气的,事后绝对会支付您报酬!”

    莫霏薇真的快要被噩梦折磨疯了,她此时不管是什么手段,只要能够让她脱离那无尽的噩梦,她都愿意去尝试。

    老头这才咳嗽了两声,道:“看你也还有几分灵性,也罢,我就指点你一番!”

    少-妇看到老头的模样,低哼一声:“装模作样!”

    不过,这次是莫霏薇主动请教老头,她也不好再插嘴。

    老头瞥了少-妇一眼,没理她,对莫霏薇说道:“你是不是每天一睡着就做噩梦,根本没办法睡好觉?”

    听到老头的话,莫霏薇眼睛一亮,连忙追问道:“老先生,您知道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是不是遇到什么脏东西了?还是我那房子的风水不好?”

    老头摇了摇头:“你没有招惹到什么脏东西,也不是房子的风水不好,你这是被人用厌胜之术给暗算了!”

    “鸭生殖术?”莫霏薇一脸疑惑。

    老头解释道:“就类似民间传说中的扎小人!”

    “啊?”老头这一解释,莫霏薇顿时明白过来了,“老先生,按我该怎么办?”

    “找他!”老头突然伸手指着旁边的苏晨,“我只会算命,其他的不会!但他是个有大本事的,肯定能帮你解决困扰。”

    苏晨一脸懵逼:“???”

    这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

    “先生,您能帮我解决困扰?”莫霏薇一脸期盼地看着苏晨。

    苏晨没好气道:“你找错人了!我什么都不会,这就是个老头就是个色鬼加骗子,你闲着没事,相信他的话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