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78章 进山
    吃完了晚饭,老头正准备回自己房间睡觉,被苏晨给叫住了。

    “今天晚上陪我进山,找那山中鬼市!”苏晨道。

    老头立刻摇头拒绝:“不去,不去……这大半夜更深露重的,你拉着我一个老人家进山,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不去不行,你准备一下,等主人家睡下,我们就出!”苏晨不在乎老头的拒绝,继续道。

    老头不满道:“苏晨,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只是闲着无聊过来看看,不是给你打下手的。”

    苏晨没理他,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整理着今晚进山可能用到的东西。

    山区里的村子,没有什么夜生活,十点钟左右,大部分人就已经睡下了,村里也静谧下来。

    苏晨带着一脸不情愿的老头出了村子,顺着一条小路,就进了山。

    随着苏晨两人的深入,周围树木渐渐变得茂密,原先隐约可见的小路也消失,需要用柴刀劈开一条道路。

    ……

    鸡鸣三声,朝日升起,金红色的光芒洒满大地,整个山村都笼罩在光辉之中。

    苏晨和老头两人一身湿漉漉地从山里出来,沿着下山的小路向着村子走去。

    他们在山里转了一夜,只看到一些獐子野猪之类的动物,至于那传说中的山中鬼市,却是一点影子都没有。

    “哎呦,跟你在山里转了一夜,我这老寒腿都快犯了!”

    老头一边向着山下走,一边捶着胳膊腿,一副牺牲很大的模样。

    苏晨却是懒得理会他的抱怨。

    指槐山虽然不是什么名山大川,但对于个人来说,还是太大了,昨天晚上即便苏晨尽力搜寻,也没能找到那山中鬼市所在,更不用说找到那个“山神”了。

    “今天晚上我们继续找!”苏晨沉声道。

    距离他下一次故事世界,还有十几天的时间,足够他将整个指槐山翻一遍了。

    “啊?还找?”老头一脸苦色。

    苏晨冷声道:“如果不想天天晚上进山,你就好好算算,那山中鬼市什么时候会出现,怎么才能找到!”

    这老头嘴上说是来帮他寻找傅齐平的线索,但也就是嘴上说说,整个过程一点力都不出,一直划水,苏晨自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松。

    “哎,好吧!不过,忙活了一夜,先回去睡一觉恢复精力,等到睡醒了,我再帮你算!”老头无奈摇头。

    苏晨他们回到住处的时候,主人家的那对夫妇已经起来,正在做早饭。

    看到从外面进来的苏晨两人,中年妇女打了个招呼:“我还以为你们没起呢,没想到你们都出去溜了一圈!”

    苏晨笑着点了点头:“山里的空气很新鲜,刚才去山上四处走了走,结果弄得一身露水,衣服都湿了,正准备回屋换一身衣服!”

    只是几句话,苏晨就将事情遮掩了过去。

    换了衣服,苏晨和老头吃了早饭,各自找了个理由在房间里补觉。

    ……

    掌槐村东南角。

    几个人聚集在这里,围成一圈,嘀嘀咕咕地商量着什么。

    “哥几个,我刚才在村里找了一向导,他家里还有藏着的猎枪,说是能够带我们进山打猎,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兴趣?”

    “李泉,你找那向导靠谱么?别到时候把我们带到沟里去,回不来!”

    “肯定靠谱,我都问了,那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从小就往山里跑,熟悉得跟自家后院似的,不会有问题!”

    “那向导家里有几把猎枪?”

    “就两把!到时候我们轮换着来!他家里还养了两条猎犬,看着就挺剽悍的!”

    “那行,咱们收拾收拾就出!”

    ……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苏晨两人已经恢复了精力。

    午饭后,苏晨让老头留在住处,帮他卜算山中鬼市的位置,自己则是跑了出去,在村子里转悠,打听关于山中鬼市和山神的消息。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村长傅齐伟突然找到了导游。

    “小谭,我刚刚听村民说,村里的傅修罡带着你们几个团员进了山,说是打猎去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什么?”

    听到傅齐伟的话,导游谭兴博顿时就急了。

    来的路上,他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进山打猎,怎么还有人这么不省心呢!

    如果他们只是进山打猎也就罢了,反正违法犯罪,蹲监狱的是他们,但如果他们在山里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们旅行社可就摊上大事了。

    谭兴博立刻将众人召集了起来,清点了一下,现少了四个人。

    在名单上找到这四个人的联系方式,谭兴博就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听到手机里传出的提示,谭兴博脸都黑了。

    一般来说,手机失去信号不过半个小时,系统就会提示暂时无法接通,如果失去信号过半个小时,系统就会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现在不管是对方真的关机,还是手机失去信号过半个小时,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村长,可不可以请你组织村里的人,进山帮忙寻找,我怕他们几个人会出事!”谭兴博向旁边的傅齐伟求救。

    傅齐伟看了看开始西斜的太阳,摇了摇头:“现在马上就要天黑了,夜晚的指槐山太危险了,就算是我们本地人也不敢在夜晚进山,如果组织人进山寻找,很可能会有更多的人遇到危险,我不能这么做!”

    “村长,人命关天啊……”谭兴博还想要再说。

    “你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傅齐伟抬手阻止了他。

    看着不远处的指槐山,傅齐伟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现在只希望他们能够在天黑前赶回来吧!”

    听到谭兴博和傅齐伟的话,那些被聚集起来的团员,也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低声议论起来。

    这时,一个人走到谭兴博旁边,低声道:“导游,我听说住处的人家说,这山里有鬼市,还有什么山神,十分危险诡异,无论你怎么说,他们都不会答应晚上进山帮忙找人的!”

    听到这人的话,谭兴博脸上露出恍然之色,也终于明白,刚才傅齐伟为何拒绝的那么干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