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83章 两败俱伤
    神道权柄乃是神职核心所在。

    有这枚印玺和没这枚印玺,瘦高男子的实力完全是两个层次。

    瘦高男子看着苏晨,眼中满是冷漠,伸手一指,一座如同手掌的山峰虚影浮现,向着苏晨砸了过来。

    苏晨眼神一凝,手中长刀绽放光华,以开山之势,向着那座山峰虚影斩去。

    嘭!

    伴随着一道响声,苏晨直接倒飞出去,撞在了大殿的墙壁上,砸出了一个人形凹陷。

    “咳咳——”

    苏晨咳了两声,抹了抹嘴角流出的鲜血。

    自从获得血刀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正面交锋中被人击退。

    这个伪山神的实力出乎预料的强。

    看着瘦高男子,苏晨眼中闪过一抹狠色,直接燃烧了二十年的寿命。

    轰!

    苏晨周身血气涌出,犹如火焰晃动,手中长刀,更是覆盖了一层犹如实质的血色晶体,刀身从原本的银白色,变成了此时的殷红色。

    看着空中的指槐山虚影,一刀劈下。

    瘦高男子右手轻抬,指槐山虚影也向着苏晨砸下。

    指槐山虚影带起呼呼风声,伴随着恐怖风压,一起向着苏晨落去,好似真的有一座山峰当头砸下。

    刀光璀璨夺目,犹如破开天地黑暗的那一丝朝日曙光,带着无坚不摧的锋锐,射向指槐山虚影。

    轰!

    苏晨直接倒飞出去,指槐山虚影崩散,黑色建筑都被交手的余波震得晃动不休,好似随时都要倒塌。

    长刀插入地面,止住了翻滚的身体,苏晨半跪在地上,身体表面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口,鲜血淋漓,看起来极为凄惨。

    要是按照网游的说法,苏晨是典型的攻高防低血低,并且大招还是耗血的。

    以往他遇到的那些敌人,实力都不算强,他催动血刀,几招之内就能结束战斗,防低血低还看不出什么异常。

    但此时遇到伪山神这个同层次的对手,他的缺点就暴露出来了。

    虽然他的攻击不弱于伪山神,但是战斗产生的余波,他的身体却是难以承受。

    “看来只能孤注一掷了!”

    随着血刀力量流转,苏晨身体的伤势好转了一些,他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远处建筑里的瘦高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

    如果继续这样战斗下去,他绝对会被伪山神磨死,只能毕其功于一役,一招分出胜负,他才有获胜的可能。

    随着修炼,苏晨的寿命在百年左右,经过消耗,此时还剩下六十年,留下些许寿命保证不当场死亡,剩余的寿命全部被他燃烧,用来催动血刀的力量。

    瘦高男子的形体,此时也微微有些虚幻,刚才催动指槐山虚影和苏晨对抗,他也并非完全无事。

    他手中的神道权柄,毕竟不是真实的,而是借助大阵之力凝聚出来的,催动起来太过吃力。

    感受到苏晨身上越来越强的威压,瘦高男子的脸色也凝重了几分,这一次他没有再驱动指槐山虚影,而是直接将手中的黑色印玺扔出。

    血色刀芒和黑色印玺碰撞的瞬间,没有任何声音出,好似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一股狂暴之极的力量,从碰撞处散出来,如同席卷一切的风暴,向着四周散去。

    在这股风暴面前,鬼市中的那些建筑瞬间就被摧毁,无法支撑片刻,存在于其中的那些鬼物,也被这股风暴席卷其中,撕成碎片。

    等到风暴平息下来,鬼市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那座黑色建筑还停留在原地,上面浮现出无数裂纹。

    苏晨这一次更加凄惨了,鸡皮鹤,再加上浑身上下都是伤口,鲜血不断流淌,趴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只能使用借寿之法,向血刀借取寿命。

    对苏晨来说,用血刀杀这些厉害的鬼怪是最亏的,根本就没有血气可吸取,他燃烧的那些寿命,都没办法恢复,只能通过借寿之法,一点点从血刀那里抽。

    苏晨虽然凄惨,瘦高男子也不好过,那枚黑色印玺已经消散,重新化作无数绿色灯笼,悬浮在他的身后。

    这些绿色灯笼此时全都黯淡无光,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瘦高男子的形体也是一阵虚幻,一副就要崩溃的模样。

    “噗噗——”

    老头收起一把伞,打量了一下周围,吐了两口嘴里的灰尘。

    刚才他就是靠着这把伞,从两人交手的余波中撑下来。

    “你们这动静也太大了!”老头有些感叹地说道。

    苏晨趴在地上,对老头喊道:“老头,我现在动不了,你帮我把那伪山神制住,不要让他有恢复的机会!”

    老头面露难色:“我就会一手卜算之术,对于战斗,我不怎么擅长啊!”

    “别跟我扯淡,你不擅长战斗之术,你怎么从聊斋中活下来的。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藏私到什么时候?”苏晨一脸急色,怒声道。

    “哎——”老头摇了摇头,“你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你非要让我打打杀杀,真是不人道!”

    一边说着话,老头一边向着那伪山神走去。

    看着走过来的老头,伪山神的脸上露出怒色,但是刚才苏晨那一刀,已经将神道权柄劈散,他的本体也受到重创,一时半会没办法恢复,根本无法反抗。

    老头走到伪山神的面前,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玉笔,在空中划过繁复的图案,形成一个散着古老神圣气息的字符,落在了伪山神的身上。

    “啊——”

    伪山神嘴里出凄厉的惨叫,身形直接崩溃,化作无数黑色丝线,在空中纠缠不休,随即这些黑线延伸出去,连接上空中的那些幽绿色灯笼。

    连接上黑色丝线之后,这些幽绿色灯笼好似被吸收了一般,不断变小,火焰顺着黑色丝线向着中心处流动,开始相互融合。

    随着融合,幽绿色火焰的颜色开始加深,一切就好像刚才伪山神融合神道权柄的过程再现。

    “看来你和傅齐平的关系真的很熟啊!连他留下的大阵如何操纵,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苏晨带着些冷漠的声音从老头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