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84章 算计
    老头转过身,刚要开口说话,双眼蓦地睁大,一个通体红色的关公神像虚影,骑马踏空而来,手中偃月刀倒拖,身上的气势不断升腾!

    “喝!”

    关羽神像虚影怒喝一声,双手一翻,倒拖的偃月刀被举起,如同太岳倒倾,向着老头砸来。

    偃月刀的虚影劈入老头体内,如果是实体,估计已经将他整个人劈成两半。

    即便是虚影,这一刀也可以将老头体内的灵魂劈成两半,让他魂飞魄散,命殒当场。

    关公神像虚影随即消散。

    嘭!

    老头的尸体直接摔倒在地上。

    见此,苏晨轻轻松了口气。

    相处了两天,他一直没有看透这老头的底细,但他隐隐能够从老头身上感受到一股威胁,刚才保留的那一招绝杀,就是为了对付老头,此时斩杀了老头,他才彻底放心下来。

    但还没等苏晨彻底放松,已经倒在地上的老头,却是双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看着远处趴在地上的苏晨,他轻轻笑了笑,从地上爬了起来。

    苏晨瞳孔骤缩。

    替死之法?

    元神出窍?

    这老头刚才是怎么从神像虚影那一击之中活下来的?

    “你什么时候现我有问题的?”老头站起来后,没急着对苏晨动手,而是开口问道。

    苏晨沉声道:“杜凯峰知道我的性格,他要是派人来帮我,必定会提前告诉我,而不是不言不语地派人跟上来。你说是杜凯峰派来的,我心里就有疑惑,联系了杜凯峰之后,他告诉我,他从来没派人来帮我!”

    “哈哈哈,是吗?还真是此一时,彼一时,杜老大现在这么会做人了吗?”老头摇头轻笑,“我以为他还是以前那般目无余子,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呢!”

    苏晨没有说什么,双目死死地盯着老头。

    如果老头这话是真的,那他和杜凯峰的关系恐怕也不简单,他之前说他和傅齐平是熟人,倒也有可能是真话。

    “虽然不知道杜老大为什么看重你,但你也太冲动了,你不该对我动手的。刚才,我拿了这座大阵就准备离开,没想对你动手,但你率先对我动手,我有了无限反击权,自然不会放过你!”

    老头一边跟苏晨说着话,一边继续操控那些黑色丝线,想要重新将那黑色印玺炼化出来。

    现实世界中,如非必要,聊斋顾客轻易不会动手。

    赢了,需要支付等同死者身家的故事点给聊斋,输了,就会被别人利用无限反击权杀掉!

    无论输赢,都赚不到什么便宜,因此,除非深仇大恨,不共戴天,否则没人会在现实世界中动手。

    想要报仇的话,等到合适的故事世界,直接进入故事世界拼个生死。

    苏晨脸上的表情淡定,看不出丝毫异常,但是心中却是非常焦急,拼命加快从血刀中抽取力量的度。

    现在老头没直接过来对付他,就是顾忌他可能还隐藏着什么底牌,如果等会确定他没什么底牌,老头一定会毫不犹豫对他出手。

    “乖儿,叫娘!”

    老太太沙哑的声音又在苏晨的耳边响起。

    自从老太太趴到他的背上,几乎每过一段时间,这老太太就会让他开口叫娘,乐此不疲,根本不在乎苏晨有什么反应。

    看了看站在远处的老头,苏晨心里生出几分犹豫,难道这次的危机要靠着背后的老太太渡过?

    不行,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怎么可能为了活命,就随便认娘!

    “你给力点,多给我抽点力量,再不快点恢复,等一下我要是死了,你还去哪找个新主人去!”苏晨在心里不断催促着血刀。

    但血刀只有一份本能,没有什么太高的智慧,本来被苏晨剥削,就已经委屈得不得了,此时再被苏晨威胁催促,就不怎么乐意借给苏晨力量了。

    于是,苏晨从血刀中抽取的力量,就从原来的涓涓细流,变得时断时续的,恢复度顿时就下降了一大截。

    “唉,卧槽,怎么这个时候撂挑子啊!”苏晨顿时就急了。

    但无论他再怎么催促,从血刀中抽取力量的度,也没有丝毫增加。

    在苏晨恢复了十几年寿命的时候,那边老头也将黑色印玺炼化出来,手诀变化,一枚枚符篆从他的指间飞出,没入黑色印玺之中。

    随即,就见那座布满裂纹的黑色建筑,飞快缩小,最后化作一个宫殿模型,融入黑色印玺之中。

    翻手将黑色印玺收起来,老头转身看着远处的苏晨。

    恢复了十几年寿命之后,苏晨身上的伤势也好了许多,此时已经坐了起来。

    老头右手一伸,虚空之中,一把伞浮现,正是刚才他用来抵挡苏晨和伪山神交手余波的那把伞。

    握住伞柄,老头将伞收了起来。

    “刚才我全力炼化神道权柄的时候,你没有趁机攻击,而是在那里默默疗伤,看来你刚才那关公神像虚影,就是你最后的底牌了!”

    老头看着苏晨,笑眯眯地说道。

    “真是头老狐狸!”

    这老头看似在全力炼化神道权柄,实际上却是在试探苏晨,如果苏晨刚才动手,就会被那把伞挡下,如果苏晨不动手,那很大可能就是苏晨没有底牌了。

    “对啊,我没有什么底牌了!这次是我的错,刚才不应该出手攻击你,看在我们这两天相处友好的份上,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如何?”苏晨一脸苦笑。

    听到苏晨如此说,老头的眉头就是一皱。

    虽然只和苏晨相处了两天,但他自认为对苏晨的性格还是有一定的了解,这话不像是他能够说出来的。

    “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真的相信你没有底牌,主动走过去么?”老头脸上露出冷笑,一副看透苏晨的模样,“你放心,在你死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走到你跟前的。”

    “唬住他了!”苏晨心里轻轻松了口气。

    只要在拖延一些时间,他能够多出一些寿命,就可以再次搏命一击。

    老头看着苏晨,左手一翻,多出了一本玉册,右手握着的玉笔对着苏晨遥遥一点。

    玉笔的笔尖微微一亮,泛着点点红光。

    随即,老头低头,用手中的玉笔直接在玉册上书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