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85章 削寿,勾命
    笔尖刚落在玉册上,原本空无一物的玉册,顿时浮现出了无数的图像和文字。

    这些图像都是关于苏晨的,文字则是苏晨的资料。

    玉笔移动,落在了苏晨寿命一栏上,上面显示的是十七年零三个月的寿命,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跳动,不多时变成了十九年零一个月的寿命。

    老头眼中闪过寒光,玉笔一划,直接将苏晨寿命一栏划掉。

    “嗯?”

    远处苏晨的面色顿时变了。

    他感觉到体内原本慢慢增长的寿命,此时正在不断减少,即便他不断从血刀中抽取力量,也无法彻底阻断,只能减缓这种趋势。

    看着玉册上苏晨缓缓减少的寿命,老头也有些惊讶。

    “难怪能被杜老大那般看重,果然不同凡响,居然能够抵挡我这削寿之术!”老头眼中露出一丝冷色:“那就再试试,你能不能挡住勾命之术吧!”

    老头的玉笔飞快落下,在苏晨的那些资料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嗡!

    玉册亮起一层黑光,从中飞出一个数丈高的牛头虚影,右手中握着一根锁链,随手一甩,锁链就向着苏晨飞来。

    苏晨刚要燃烧寿命,催动血刀挡住这根锁链,但想到体内那受到削寿之术影响,不断减少的寿命,却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现在他不燃烧寿命,在削寿之术的影响下,都不知道还能支撑多长时间,若是燃烧了寿命,只怕会当场去世。

    但是,牛头虚影甩出的锁链已经近在眼前,如果不想办法抵挡,只怕就要被勾掉魂魄了。

    没办法了。

    “娘,那老头欺负我!”

    远处的老头听到苏晨的叫喊,脸上的表情一愣,难道这苏晨还有什么援手不成?

    四处打量了一下,却是没有现什么人。

    就在老头以为,苏晨刚才那声叫喊是虚张声势的时候,已经来到苏晨身前的锁链,却是突然顿住了,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

    随后,一股大力从锁链上传来,老头就感觉牛头虚影不受控制,瞬间就被拉到了苏晨面前。

    噗!

    牛头虚影好似受到巨大打击,瞬间崩散,同时他手中的玉册上,也出现了丝丝裂痕。

    老头看到这一幕,双眸一凝,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脸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这是怪异?怎么可能?那种东西……”

    嘭!

    老头正说着话,他的身旁突然浮现出一把伞,紧接着他就连人带伞,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轰飞。

    这个阴险的老头,刚才当着苏晨的面收起伞,完全就是陷阱,为了引诱苏晨出手,其实暗地里还隐藏着一把伞,防范着苏晨的突然攻击。

    不过,老头的这些算计,在苏晨背上老太太的绝对实力面前,根本就没啥用处。

    被轰飞的老头,这一下是真的确认了,苏晨有一个怪异傍身。

    就算他当初没遭遇劫难,对付怪异也是棘手得很,更不用说现在实力大跌,面对怪异,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分清了利弊,老头再也没有找苏晨麻烦的想法,伸手抓住伞柄,身体好似没有重量一般,随着伞向远处飘去。

    看着老头就这样飘走,苏晨才算是松了口气。

    随着老头离去,苏晨感觉体内的缺口好似也被堵上,原本不断减少的寿命,此时也在慢慢恢复。

    “看来以后还是要努力修炼啊!想靠着血刀一招鲜,吃遍天,有些不太可能啊!”

    苏晨慢慢爬起来,有些自嘲地说道。

    【破除傅齐平留下的一处据点,任务进度变更为2/3.】

    【获得奖励:伪山神印、破损伪山神法域。】

    听到斋灵的提示,苏晨微微一愣,那伪山神印不是已经被老头拿走了吗?

    苏晨心念一动,打开随身空间,很快就在角落里找到了那枚黑色印玺。

    看着这枚黑色印玺,苏晨的脸色一阵古怪。

    老头抢走的伪山神印,因为是他的任务奖励,居然直接就被斋灵给拿回来了。

    这老狐狸白白算计一场,结果屁好处都没捞到。

    早知如此,他刚才就不急着对老头动手,任由他炼化那伪山神印了,反正最后都是他的东西。

    “本来我还以为,傅齐平遗物是我的任务奖励是废话,现在看来,这句话还是有几分用处的!”

    在原地停留了一阵,恢复了伤势和全部寿命之后,苏晨就准备回掌槐村了。

    半路上,苏晨在一处山沟里面,却是现了李泉四人,他们的脸色苍白,形销骨立,一副虚弱之极的模样,但总算是把命保下来了。

    那些恶鬼之前掏心挖肝看着血腥恐怖,其实只是幻觉,那些恶鬼全都没有实体,无法触碰到他们的肉身,只是吸取他们体内的精气而已。

    不过,精气大损,气血两衰,估计他们回去就要大病一场,寿命也得少了二三十年。

    苏晨没有上前将这四人弄出来,他一个人也没法抬着四个人回去,等到天亮之后,谭兴博找人进山搜寻,把他们带过来就是了。

    倒是老头的事情,回去得想个说辞,不然要是被当成失踪人口,怕是有不少麻烦。

    随着鬼市消失,周围的浓雾也开始消散,苏晨循着来时的痕迹,一路前行,很快就走出了指槐山,回到了掌槐村中。

    回到住处的时候,苏晨感应了一下,老头果然没有回来。

    收拾了一下,苏晨上床入睡。

    第二天,天色刚亮,谭兴博就将众人召集起来,准备进山找人。

    但是,知道了指槐山的传说后,却是没有多少人愿意跟他一起冒险进山。

    倒是村长,挑选了几个熟悉山里环境的村民,让他们随着谭兴博进山,帮忙找人。

    没看到老头,谭兴博也没有着急的表情,反而看到苏晨时,他一脸感激地走过来:“苏先生,这一次实在是太感谢你和丁老先生两人了,你们真是高风亮节……”

    “等等,等等,你在说什么?”苏晨皱眉,打断了谭兴博的话。

    “苏先生你不用不好意思,我知道你面冷心热,昨天晚上丁老先生已经告诉我了,你们两人连夜进山,找到了李泉他们四人的位置。只是两个人没法把他们弄出来,所以让我们白天进山,将他们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