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92章 破局
    若仅仅是如此,苏晨还不能确定自己的怀疑。

    但是,这中年汉子那和衣服不匹配的肤色和特点,让苏晨决定尝试一下。

    “你过来!”苏晨伸手指着那个中年汉子说道。

    “我?”

    那中年汉子反手一指自己,脸上露出惊讶神色,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苏晨会忽然找上他。

    “对,就是你!”苏晨点了点头。

    中年汉子脸上带着些不情愿走了过来,一副虽然不想过来,但是顾及到苏晨这些人的身份,不得不过来的模样。

    唰!

    中年汉子刚走到苏晨身前,脚步还没站稳,苏晨手中的长剑骤然拔出,迅疾如风,刺向中年汉子的心脏处。

    “啊——”

    中年汉子惨叫一声,捂着胸口,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苏晨,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对自己出手,随后气绝倒地。

    只是怀疑,就出手杀人,从某种程度上,苏晨和于公是一种人。

    周围那些围观的人先是一愣,随后就慌乱起来,犹如被驱赶的鸡鸭,四处奔逃,奔逃的同时,嘴里还出惊呼。

    “杀人了,杀人了……”

    “快跑,有人疯了,到处杀人!”

    那几个跟着苏晨前来的朋友,此时也是脸色苍白,虽然是苏晨杀人,不是他们动手,但他们是与苏晨一起来的,若是衙门里的官老爷判他们几个是帮凶,他们也没办法辩解。

    “于公兄,你……你这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怎么能无缘无故的杀人呢?”

    苏晨收起长剑,声音平静:“人是我杀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放心,不会影响到你们的!”

    听到苏晨如此说,那几人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几个都是有着大好前途的武举人,自然不愿意背负杀人的罪名进入牢狱,苏晨既然将所有事情一并抗下,他们自然乐得如此。

    不多时,就有巡街的衙役被人喊了过来,见到倒在地上的中年汉子的尸体,询问了一番情况,直接就拿铁链将苏晨锁了。

    苏晨也没有反抗,任凭几个衙役将他锁了,带往县衙大牢。

    反正到了半夜,一切都会恢复,他也懒得逃命。

    他现在脑海里满是疑惑,为何中年汉子被杀之后,他仍旧没能破局?

    难道他的推测有错误?

    顺天府的官老爷要管整个京城的事务,繁忙得很,苏晨的事情虽然是命案,但也得往后稍稍。

    因此,那些衙役直接就将苏晨投在牢里,将案情在衙门里简单地备案,等着上面的官老爷腾出空来审案子。

    现代的监狱都难免阴暗潮湿,古代的牢房就更不用说了,铺在地上的那些稻草,已经湿透了,散出一股古怪的腥臊味,比于公所在的那座破庙也好不了多少。

    古代进一趟牢房,就算最后放出来,也难免大病一场,就是因为如此。

    看了看潮湿脏乱的地面,苏晨摇了摇头,没有坐下,而是找了个角落靠墙站着。

    这具身体常年练武,强健得很,一时半会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嘭嘭——

    牢房的栏杆被人敲了两下。

    苏晨睁眼看去,就看到一个穿着牢卒衣服的汉子,正满脸冷笑地看着他。

    “怎么样?这大牢里的滋味不好受吧!还想要杀我?真是做梦!你以为我是刘闲庭那个傻子吗?”见到苏晨睁开了眼睛,牢卒冷笑着低声道。

    苏晨眼睛微眯:“你是那个中年汉子?”

    “猜对了!”牢卒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昨天晚上那三波袭击,也是你施法害我?”苏晨紧接着问道。

    牢卒抚掌笑道:“没想到你这么聪明。我更没有想到,你在那刘闲庭摊子前就看出我不对,还直接了当的出手要杀我。只可惜,你不过是一介凡人,我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就能瞒天过海,让你犯下死罪!”

    “你把这些告诉我,就不把我翻盘么?”苏晨表情古怪地说道。

    “我敢告诉你这些,自然不怕你有翻身的那天。明天,你就会被提审,然后当街杀人,证据确凿,判个斩立决,后天你就是死人一个,你能翻什么盘?”

    “我来告诉你这些,就是可怜你,希望你做个明白鬼,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牢卒哈哈大笑。

    怪不得算命先生被送往衙门之后,那么快就被判了斩立决,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个人捣鬼。

    到了此时,一切都明白了。

    这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要杀于公或者装作要杀于公,这个消息被算命先生知道或者算到了,他想要借机帮于公渡过此劫,结果于公拒绝了他的帮助,事后还怀疑算命先生暗害他。

    见此,这人就顺水推舟,帮于公抓了算命先生,把他送到了衙门,还在其中捣鬼,让府尹将算命先生判了个斩立决,当天就在菜市场砍了头。

    “明天见吧!”苏晨笑着对牢卒说了一句,随后就闭目不言。

    看到苏晨的模样,牢卒的眉头微皱,苏晨的反应让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又想不明白。

    “装神弄鬼!”

    牢卒最后只当苏晨故弄玄虚,怒哼一声,转身离去。

    随着夜色渐深,苏晨感觉到睡意袭来,他没有抵挡这股睡意,等到他睁开眼睛,现自己果然又回到了客栈的床上。

    提剑出门破了三波幻术,回屋倒头睡下。

    第二天一早,苏晨没等那几个朋友来叫,就早早起来,连早饭都没吃,去菜市场买了一桶黑狗血,提着就去找算命先生去了。

    这一次,他的目光不在算命先生身上,而是在周围那些人的身上打量,很快,他就在人群中找到了上次被他杀掉的中年男子。

    他二话没说,一桶黑狗血泼了上去。

    “啊——”

    被破了一身黑狗血,中年男子惨叫一声,身上的皮肤如同蜡像融化,不断往下掉,最后显露出一个年轻男子的面容来。

    “师弟,原来是你!”见到这个年轻男子,隐身的算命先生忍不住叫出声。

    苏晨却没有丝毫犹豫,趁着年轻男子被黑狗血破了法术,手中长剑拔出,直接插入年轻男子的胸口,洞穿了他的心脏。

    咔嚓咔嚓——

    周围的空间裂开,如同破碎的镜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