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97章 回到指槐山
    苏晨从水井中爬上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井水浸湿。

    走出这座偏僻的小院,回到了居住的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后,苏晨开始考虑修炼《封神之法》的事情。

    这门功法的前置条件都已经满足,他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只要找到合适的地方,将那白衣女鬼封神,这门功法就算是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按照《封神之法》第一层的内容来看,刚开始的时候,敕封的神位越小越好,最好是那种覆盖几个村子的土地神位,亦或者是一些不知名小山的山神。”

    苏晨将文菱市所有地方考虑了一遍,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随着科技的展,神灵祭祀之类的仪式越来越少,只有一些比较偏远的地方,还保留着这些祭祀活动。

    如果没办法解决这个的话,就算苏晨将白衣女鬼敕封为神,也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没有信仰香火来源,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指槐山!

    最后,苏晨还是将主意打到了指槐山上。

    掌槐村的那些村民,并不知道傅齐平留下的那个伪山神已经被灭掉,如果将白衣女鬼敕封为指槐山神,她就可以李代桃僵,代替那个死掉的伪山神,接受掌槐村村民的祭祀。

    虽然掌槐村村民不多,但毕竟也是一个信仰来源,总比没有强。

    况且,他手中的伪山神印和为神道法域,都是来自于指槐山,如果将白衣女鬼敕封在指槐山,这两者也是最为契合的。

    选定了地点,苏晨心中有了底,从随身空间中拿出白衣女鬼藏身的令牌,催动上面的阵法,让白衣女鬼现身。

    白衣女鬼显出身形,漂浮在苏晨身前的空中,目光冰冷地看着他。

    不过,当白衣女鬼看到苏晨背后时,身体微微一震,脸上闪过一抹惊惧之色。

    苏晨也懒得与这白衣女鬼废话,不论怎么沟通,等会都要要用秘法控制这白衣女鬼,既然如此,那干脆就不要沟通了。

    苏晨双手掐诀,血气在指尖勾勒,形成了一个复杂玄奥的符文,散着浓郁的神性,其中还蕴藏着一丝高高在上,变幻莫测的天道气息。

    白衣女鬼的目光瞬间就被苏晨双手之间的符文吸引,她的内心之中,生出一股极度的渴望,渴望能够将这枚符文融合到自己的体内。

    苏晨双手一翻,将这枚符文打入自己的心脏之中。

    看到符文被苏晨融合,白衣女鬼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凶恶狰狞,若不是有苏晨背后的老太太压着,只怕她会当场暴走。

    苏晨闭上眼睛,调动自己的全部精气神,向着心脏中的那枚符文涌去。

    符文不断吸收着苏晨的精气神,随着时间的流逝,苏晨的脸色变得苍白,心脏跳动变慢,体温开始下降,整个人处于一种由生到死的变化之中。

    随着吸收的精气神越来越多,符文也开始散出苏晨的气息,最后更是微微一震,好似变成了第二个苏晨一般。

    苏晨的身体,也在这一瞬间逼近了死亡的状态。

    好似到达了拐点,苏晨身上的生机开始恢复,心跳加快,体温升高,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苏晨就从一具“尸体”重新变成了活人。

    抬头看着空中的白衣女鬼,苏晨右手一点虚空,虚空中出现一枚闪烁着淡淡金色的符文,模样和苏晨心脏中的那枚符文大体相同,但气息却要弱上许多。

    “将这枚符文收入体内融合,我可以保你成神,但是从此以后,你就要任我驱使!”苏晨抬头看着白衣女鬼。

    听到苏晨的话,白衣女鬼连一瞬间的犹豫都没有,直接就将空中的那枚符文收入体内,开始全身心的融合。

    看到融合符文的白衣女鬼,苏晨点了点头,这个女鬼倒是很聪明,如果她拒绝的话,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苏晨绝对不会让她继续存在这个世界上。

    “看来,明天要再去指槐山一趟了!”

    白衣女鬼融合了符文之后,只是有了成神的根基,还需要融入山川之灵,亦或是或是朝廷册封。

    这个时候,白衣女鬼将符文融合完毕,从空中落下,低着头站在苏晨的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苏晨看着白衣女鬼,问道。

    白衣女鬼抬起头,轻轻摇了摇头。

    鬼魂能够继承生前多少记忆和感情,纯粹是靠运气的,更不用说,在怨气和戾气的侵蚀下,鬼魂的记忆和感情是不断丧失的。

    这白衣女鬼记不得自己的身份,倒也属于正常情况。

    “既然你不记得自己的身份,那我就给你起个名字吧!神而有灵,你又一身白衣,从今天起,你就叫白灵吧!”

    白衣女鬼点了点头,仍旧是未一言。

    苏晨对此也不以为意,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帮他转化信仰香火的神灵,至于这个神灵是话痨还是哑巴,对他都没有什么影响。

    第二天早上。

    苏晨坐车前往邻市指槐山。

    掌槐村的村民看到豪车进村,略微有些意外,这里虽然有着农家乐,但很少有富豪过来。

    得到村民通知的村长傅齐伟,匆匆带人赶了过来,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苏晨,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他还记得苏晨,这个神秘强大的男人,能够在晚上进入指槐山,进了山中鬼市,还能毫无伤回来的男人。

    可是他记得,十几天前苏晨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坐着旅游社包的大巴来的,看着不像有钱的样子,怎么这次过来坐着这么一辆豪车。

    “苏先生,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么?”村长客气地问道。

    苏晨点了点头:“我进山有点事,司机和车就先留在你们村里,麻烦你们帮忙照顾一下!”

    “没问题,苏先生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的。”村长连忙保证道。

    苏晨点了点头,回头又吩咐了大奇一声:“我进山有事,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着我回来之后,我们就走!”

    “好的,苏先生,我知道了!”张大奇点了点头。

    见此,苏晨没再说什么,独身一人,出了村子,顺着上山的小路,进入了山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