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98章 指槐山之神
    苏晨并没有在山里走多远。

    来到指槐山深处,人迹罕至的地方,他就停下了脚步,找个了地方盘膝坐下。

    他闭上双眼,将精神力放出,慢慢散出去,感受着指槐山中那无形的波动。

    此举是为了找到指槐山的灵穴,那里是指槐山的精华所在,也是指槐山之灵孕育之所。

    如果将这处灵穴破坏掉,那整个指槐山的植物都会在短时间内死去,最后变成一座草木凋敝的荒山。

    在苏晨的感知中,指槐山中的无形波动,犹如情人轻柔的抚摸,让人感觉十分舒适,浑身上下一阵轻松自在。

    他的精神力顺着无形波动延伸,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偏僻幽静的小山谷。

    山谷中有着一座水潭,平静无波,好似镶在地上的一面明镜。

    “找到了!”

    感受到水潭中不断向外散的波动,苏晨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不多时,苏晨赶到了小山谷。

    看着山谷中的水潭,脸上的喜色收敛,表情变得严肃认真,双手法诀变换,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痛苦之色。

    片刻之后,他的胸口冒出一团血光,在血光中,一枚散着玄奥气息的符文,从他的胸口冒了出来,飞到了水潭的上方,不断地旋转着。

    苏晨体内的这枚符文,携带着浓郁神性和一丝天道气息,苏晨能够借此敕封神灵,山川之灵自然也能借此成为山川之神。

    虽然山川之灵没有自我意识和智慧,但却有着本能,对于这种能够令其更进一步的东西,是极度渴望的。

    感受到这枚符文的气息,指槐山之灵必定会自己跳出来。

    苏晨此时就像是钓鱼一般,符文就是他的鱼饵,指槐山之灵就是他要钓的那条大鱼。

    指槐山之灵出现的度,比苏晨预想中还要快。

    符文刚刚出现在水潭上方,一股庞大的无形波动就从水潭中散出来,在苏晨精神力的视角中,一座房子大小的虚幻指槐山虚影,正从水潭中冒头。

    现代社会是末法时代,人类的敬畏越来越少,山川之灵已经得不到祭祀,根本没有成神的可能,苏晨此时将成神的机会摆在指槐山之灵面前,就像把满汉全席放在一个快要饿死的人面前。

    结果可想而知!

    苏晨连忙将符文上移,吸引指槐山之灵继续往外冒。

    指槐山之灵没有丝毫犹豫,不断往外冒头,追逐着空中的符文。

    在指槐山之灵全都脱离指槐山的时候,苏晨的眼中精光一闪,左手中出现一枚令牌,向前一扔,没入了指槐山之灵的虚影之中。

    令牌骤然爆出一阵光芒,白灵的身影从令牌中浮现,体内的淡金色符文散出淡淡光芒,形成了一个漩涡,疯狂吞噬着指槐山之灵。

    感觉到自身的危机,指槐山之灵再也顾不得追逐符文,疯狂向着下方落去,想要重新没入指槐山之中。

    白灵脸上立刻露出吃力之色,淡金色符文形成的漩涡,都有些要崩溃的感觉。

    指槐山之灵毕竟是指槐山无数年积累而成,底蕴深厚,就算只有本能,也不是白灵一个小小恶灵能够制住的。

    苏晨将随身空间中的伪山神印取出,扔给了空中的白灵。

    白灵连忙伸手接过。

    掌握伪山神印的瞬间,白灵立刻感觉到,她对指槐山之灵的掌控力大增,指槐山之灵给她的压力,也没有刚才那般不可抵挡了。

    白灵借助伪山神印,指槐山之灵再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不断被白灵体内的淡金色符文吸收。

    随着指槐山之灵被吸收,白灵体表开始生出一道道神秘的纹路,灵体开始散出淡淡金光,显得神圣而威严。

    当指槐山之灵彻底消失之后,白灵已经脱胎换骨,从原来怨气绕体的厉鬼,变成了头戴黑冠,身披玄袍,散着祥瑞之气的指槐山之神。

    就连她手中的伪山神印,也去除了那个伪字,变成了真正能够调动指槐山力量的山神印。

    成就山神之位后,白灵漂浮在虚空,静静俯视着苏晨,不一言。

    苏晨见状,冷笑一声。

    收回空中的符文,伸手向着白灵一指,白灵顿时出一声凄厉惨叫,她刚刚吸入体内,纯化为本源能量的指槐山之灵,立刻就分出一大团,从她的体内飞了出来。

    苏晨一口将这团本源能量吞下,盘膝坐下,慢慢炼化。

    因为失去部分本源能量,元气大伤的白灵,满脸不甘地看着坐在地上的苏晨,却是不敢有丝毫动作。

    本源能量不愧是最为纯粹的能量,炼化起来没有丝毫难度。刚一进入苏晨体内,立刻就氤氲化开,将苏晨的灵魂包裹,迅滋养着他的灵魂,让他的灵魂突飞猛进地提升。

    片刻之后,苏晨将那一大团本源能量炼化完毕,睁开眼睛,整个世界瞬间变得不同。

    目光所及之处,看到的不再是花草树木,而是勃勃生机,他的眼睛好似能够透过表面,看到事物的本质。

    “你暂且留在这山中,接受掌槐村村民的信仰,好好休养生息,建设神道法域,我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来收取部分香火!”

    苏晨吩咐了白灵一声,就转身向着山外走去。

    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白领接下来要巩固神位,吸收信仰香火炼化,他再留在此地,也只是白白浪费时间。

    空中的白灵面无表情地看着苏晨远去的身影。

    等到苏晨消失了,她化作一道光芒,没入下面的指槐山中。

    随即,一股淡金色光芒爆开,空气扭曲,一座城郭虚影隐隐浮现,以山谷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

    没有多长时间,城郭虚影渐渐变淡,消失不见。

    苏晨这一来一回花费的时间并不多,等他回到掌槐村的时候,张大奇正在和村长闲聊。

    “苏先生,您回来了!”

    看到苏晨从村外走来,张大奇连忙站了起来。

    “嗯!”苏晨点了点头,“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们走吧!”

    “苏先生,你不多留一天,在村里玩玩了?”村长客气道。

    苏晨回绝道:“不用了,我还有事,就不多叨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