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4章 离家
    “跟着我学习道法?”

    看见张敬可怜兮兮的的模样,九叔摇头说道:“你有张玄师兄传授的道法,如今年纪轻轻就能消灭恶鬼,已经很了不起了。”

    “咳咳……”

    张敬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但也只能如实说道:“其实……我刚才是吹牛的。我能消灭这只低级厉鬼,完全是依靠父亲当年留下的驱邪符。至于我自己修为,还太浅薄,连术士都还算不得……”

    如果打算从今以后自立门户,自己招揽‘生意’,面对李员外,张敬自然要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

    但现在他既然要请九叔收留自己,传授自己道法,拿就必须得装作可怜一点了。

    当然,现在的张敬的确也挺可怜的……

    要不是有系统加身,他连最差劲的不入流术士都算不上!

    运气好的时候还行,能够混口饭吃。

    要是运气不好,就像今天这样,遇到了真正的厉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九叔闻言,不由得笑了。

    以他的道行,自然能看得出张敬有几斤几两。

    刚才张敬能唬住张员外,可骗不了他。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

    对张敬的请求,他略微思量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说道:“好。你若是愿意,我可以代张师兄传授你道法……”

    九叔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更何况,张玄对他可是有着救命之恩!

    现在张玄师兄不知所踪,张敬他自然应该照料一二。

    “谢过师叔!”

    张敬却是大喜过望,当即跪地感谢。

    跪地……

    以张敬前世的习惯,感谢一个人肯定是不会跪地的。

    但是穿越到这个世界,或许还是有些受这具躯体前任主人的影响,张敬不知不觉间就会做出一些当符合当今世界的行为举止。

    “不必如此,起来吧。”九叔摇了摇头,拖住张敬的双手将他扶了起来。

    不过这一扶,却是又牵动了张敬手臂的伤口,疼得张敬呲牙咧嘴,直吸冷气。

    九叔见状,从兜里掏出一个蓝色小药品,抓住张敬受伤的手臂。

    “师叔,这是……”

    “别动!”九叔稳定住张敬的手臂,尔后往伤口上倒着细细的粉末,说道:“这是金疮药,可以让你伤口快结痂。”

    被鬼所伤,不是被僵尸所伤,这样的伤口只要结痂后,就没有大碍了。

    要是被僵尸所伤,那就比较麻烦了。

    必须得将僵尸毒快逼出来。

    否则时间一长,就会变成僵尸!

    撒上金疮药,不一会儿的功夫,张敬就感觉自己的伤口痛感减少了很多。

    血不流了,伤口明显已经开始结痂,效果十分神奇,比起后世的云南白药什么的,简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么神奇?古人的医药水平,难道已经如此达了吗?”张敬心中啧啧称奇。

    要是这种金疮药配方拿到后世,不知道得多抢手!

    不过,随即张敬又自嘲的笑了笑。

    自己在想什么呢!

    现在自己身处的这个时空,可并不是真正历史上的清朝末年,而是电影版的世界!

    这个世界既然有妖魔鬼怪,也有九叔这样的道家高人,那就能算得上是‘神话世界’了!

    说不定连真正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药也有!

    区区金疮药,算不得什么。

    ……

    ……

    恶鬼已经消灭,李员外心头大石落地。

    他很热情的想挽留张敬和九叔在他家做客几天再走,这样的江湖高人,他这样的土财主是要多结交的。

    但两人都拒绝了。

    九叔既然决定收留张敬在身边,代张玄传授他道术,自然也就跟着张敬去他家里一趟。把要带的东西收拾一下,然后一起回任家镇。

    张敬住的地方叫北斗镇。

    因为从小一个人生活,吃百家饭长大,除了父亲留下来的几间屋子,其实也没什么可带的家当。

    几件换洗衣物,一点贴身贵重物品,略作收拾,就可以走了。

    只不过任家镇离北斗镇有一百多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这个时代交通不便,有些路段还不好走,步行的话差一天一夜也未必能赶到。

    所以这一去,张敬再回来的次数恐怕不会太多。

    虽然张敬本人才穿越过来几天的时间,但他这具身体在这里却是住了十几年,对这里有很深厚的感情,此时要走,竟然有种‘故土难离’的感觉。

    街坊邻居听闻消息赶来,看着张敬要走,不少阿姨大妈也泪眼婆娑,十分不舍。

    毕竟张敬从小在他们帮助下长大,差不多就相当于他们半个孩子。

    只是现在张敬是跟着他师叔离开,学真本事去了。

    九叔的大名,他们中也有些人有所耳闻,自然也不会阻拦,只好含泪告别。

    “韩叔,我家的钥匙就麻烦你帮忙保管了。如果我父亲有一天回来了,我不知道,还请你麻烦转告他,我在任家镇师叔那里。”

    张敬将自家门的钥匙给了一位面相憨厚的中年汉子,拜托说道。

    中年汉子名叫韩东海,住在张敬隔壁,和妻子二人经营一家早餐店。

    夫妻二人都忠厚老实,热情大方,名声很好。

    韩东海,也是这些年来照顾张敬最多的。

    可以说自从父亲张玄失踪后,张敬每天的早餐,几乎都是在夫妻二人的早餐店免费吃的。

    憨厚汉子默默接过钥匙,颇为伤感地点头说道:“小敬,你放心吧。你家我会帮你看好的,也会时常帮你打扫。以后你要是回来,随时都能住。”

    张敬想了想,看了眼来送行的众人。

    尔后,从兜里掏出来一张银票。

    正是捉鬼时,李员外出卖他塞给的五十两银票!

    张敬将银票交到韩东海手里,说道:“韩叔,我这次走得匆忙,也没时间去感谢各位长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这五十两银子,麻烦你拿着,帮忙买点东西,分给大家。”

    韩东海闻言一急,连忙推辞,说道:“万万不可,你快收起来,这怎么可以……”

    五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

    在这个年代,相当于后世五万块的购买力了!

    韩东海夫妻二人经营早餐店这么多年,全部积蓄估计也就差不多这点。

    张敬却摇了摇头,固执的将银票塞了过去,认真道:“各位叔叔伯伯这些年来的照顾,张敬没齿难忘。要不是你们,我早就饿死了,这份恩情,岂是五十两银子能报答的?这点银子,并不是代表什么,只是我的一点小小的心意。韩叔你不收下,我心会更加不安的……”

    看见张敬很坚定,韩东海知道推脱不过去,只好收下。

    他正色道:“那好,我会将这五十两银子折算成礼物,分给街坊四邻。”

    张敬闻言这才露出笑容。

    他虽然有时候为了生计,会稍微没有节操一点,但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

    如果不是这样,他前世也不会因为救人而亡了。

    这具躯体,承受了街坊邻居这么多年的恩惠,才得以长大成人。

    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做,拍拍屁股就走了,是真的难以心安。

    有恩,得报!

    不过这只是张敬遵从本心而为,却是不知道不远处的九叔,默默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并且看到这一幕,九叔那平时总是板的脸上,还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个师侄,很不错……”九叔在心里想到。

    比他那两个不成器的徒弟好多了!

    本来决定将张敬收留在身边,他还有些担忧。

    因为他认识张敬时间太短,还不知道张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心中暗自决定回去后要好好考察一番,再决定是否真的要传授张敬真本事。

    毕竟‘道不可轻传’!

    有些心术不正之人,学成道术后不降妖除魔,却专门为非作歹,惹得一方生灵涂炭,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不过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

    虎父无犬子!

    张玄师兄的后人,自然不会是心术不正之辈!

    在九叔的催促下,张敬很快作别了众多街坊邻居。

    走到镇子口,在众人的挥手之中。

    张敬和九叔一起离开了北斗镇。

    这一去,才算是真正的拉开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