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25章 师徒都不是正常人!
    任家迁坟,几乎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

    这一点,从电影里的情节其实就已经看得很清楚。

    九叔摆明了说迁坟这件事一动不如一静,很不好。而且任家老太爷的坟又是那般的特殊,若是迁坟,几乎必定会尸变,容易招来大祸。

    但是任却压根不听劝,最终白白送了人头。

    堪称是作死小能手的典型代表人物。

    张敬即使是穿越人士,知道后面的剧情展,但是他恐怕也不能更改任的注意。

    毕竟九叔都直接跟他说了,要是迁坟你爹就会变成僵尸,任却仍然要一意孤行。

    换做是张敬,又能说什么呢?

    张敬能做的,也就是尽量帮忙杀死任老太爷所变的僵尸。

    如果能救人的肯定会救,这样更好。

    但是若不能救人,也是爱莫能助。

    约莫下午五点左右,九叔回来了。

    九叔对于自己两个徒弟还是很尽心的,回来并没有忘记检查文才和秋生的功课。

    但是看见秋生不在义庄,只有文才在,不用检查他就知道这两人肯定是没按照他要求的去做了,气得不轻。

    文才屁颠屁颠的拿出从莲香楼打包回来的美食,想讨好九叔,没想到九叔却更生气了,直接拿着扫帚就要打人,吓得文才满屋子乱窜。

    “让你在家好好画符,竟然出去胡吃海喝!我看你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九叔怒气冲冲,直接吼道:“给我站住!再跑一下试试!”

    文才哭丧着脸,不敢跑了。

    好在这时张敬赶紧过来求情,说文才和秋生是想给他接风洗尘才去镇上的,并且他们在莲香楼的时候还铲除了一只恶鬼,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就算如此,九叔仍然余怒未消。

    张敬连忙又说道,自己还有问题想要向九叔请教,而且今天莲香楼贺老板身上的那只厉鬼不简单,似乎背后有人操控。

    转移话题大法,不管对谁都是很有用的。

    九叔闻言,果真眼神中浮现过一抹慎重之色。

    有人操纵的厉鬼?

    这可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得搞清楚。

    于是这才饶过了文才,让他赶紧滚。

    文才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这货也是不记打,转过身就没皮没脸的对张敬嘿嘿一笑,偷偷竖了个大拇指,示意张敬厉害。

    “对了……”文才敲了敲自己脑袋,转过身说道:“师傅,今天任家老爷任派人过来,请师傅你明日去西洋餐厅喝外国茶,说是有事相商。”

    九叔皱着眉头,冷声说道:“知道了,赶紧滚!”

    文才转身离去。

    但是刚没走两步,却又被九叔喝声道:“等一下!”

    文才纳闷地转过身,问道:“师傅,还有什么吩咐吗?”

    九叔眼神看着文才手里提着的打包带,不说话。

    文才却是木楞得很,没看懂九叔的意思,再次问道:“师傅,有什么吩咐吗?”

    九叔气得不行,一字眉都跳了跳。

    孽徒!

    为师这点心思都猜不透!

    差点气得九叔又要继续惩罚文才了。

    好在旁边的张敬看得清楚,连忙走过去,把文才手上的打包带拿了过来,然后说道:“好了,师兄你现在可以回去休息了。”

    文才师兄真的是脑回路有些太简单了,这么简单的眼神都不会看,九叔摆明了是想吃莲香楼打包的美食嘛!

    今晚都放过你了,你竟然还不把美食留下,要一起带走,九叔能不生气吗?

    不过九叔也是,想要吃美食就直说嘛。

    竟然给你一个眼神,让你自己体会,这也太爱面子了!

    张敬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唉……

    这师徒三人,各有各的毛病,夹在他们三人之间,真是为难自己了。

    哪知道,张敬举动几乎已经等同于明说了,文才这货竟然还没看懂!

    他看看张敬,又看看九叔,想走又不敢走,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可怜兮兮地看着九叔,确认道:“师傅,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吗?”

    “快滚!”

    九叔面色如霜。

    自己收的,都是啥徒弟啊!

    笨死算了!

    “哦,好的。”

    文才闷闷不乐的转身离去。

    走得时候还在心中嘀咕,也不知道师傅今天什么疯了,怎么怪怪的。

    等文才走后。

    九叔摇了摇头,平复了一下愤怒又悲哀的心情,对张敬道:“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张敬组织了一下语言,将在莲香楼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当然,隐瞒了是系统提示自己杀死的是厉鬼傀儡,而是说成了在杀厉鬼傀儡之前,厉鬼为了活命,自己主动说出来的。

    “师叔,我觉得这只厉鬼不像是说谎。从种种迹象来看,他的确和一般的厉鬼不同。”张敬一副推测的样子,说道:“要是一般的厉鬼,如果想要害人,应该不会像对付贺老板那样,一点一点慢慢的吸**气,让他慢性死亡吧?而且,这只厉鬼本身也有问题、明知道我已经现了他,并且要对付它,它也不愿意离开贺老板的身体。最终在我真的痛下杀手之后,它才不得不仓皇逃窜。”

    九叔一脸严肃,说道:“这应该的确是一只厉鬼傀儡。”

    张敬连忙问道:“那养这只厉鬼傀儡的,是更厉害的厉鬼、妖精……还是人?”

    说到这里,九叔神色就变得各位沉重与惆怅,叹声道:“这样的厉鬼傀儡,只有会法术的道士,才会养。”

    很显然,九叔为道门出现这种不降妖除魔,反而将一身修为用来走旁门左道,专门做一些伤天害理的勾当,感到十分的痛心!

    张敬对此倒是没有太深的感触,又问道:“那岂不是说有人想要害贺老板?这次他的厉鬼傀儡被我除掉了,会不会还出手对付贺老板啊?”

    九叔摇了摇头,说道:“这就要看这个背后主使者和贺老板的恩怨,究竟有多深了。若是足够深,不死不休的那种,自然是还会出手。如果只是受人所托,或者仇恨不深,在你将他厉鬼傀儡除了之后,就会收敛很多,不会再出手了。”

    说到这里,九叔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今天有件事你做的很对,那就是没有听信文才和秋生这两人的胡言乱语,多收那贺老板的钱,只收了二十两银子。你年纪轻轻,就能有这么高觉悟,很不错,很不错,很不错。”

    平时基本不夸人的九叔,能一连说三个很不错,可见他对张敬的认可程度。

    张敬有些不好意思地讪讪笑了笑。

    我这可不是觉悟高,是系统提醒得即使。

    张敬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也就是觉得我没出太大的力,收太多钱不好意思。不过师叔,我很好奇,咱们帮人捉鬼驱邪,收取钱财,有什么规矩吗?”

    ~

    (抱歉抱歉,白天有事耽搁,晚上才有时间码字。

    不过这只是第一更,会熬夜码第二更,大家可以明早起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