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29章 技院
    最终。

    不管如何劝说,任都十分坚定,不肯更改决定,一定要替他父亲迁坟。

    于是九叔也没办法,只好帮接下来。

    起棺迁葬这回事虽然不好,一动不如一静,但对于九叔来说却也不算是什么很大的事情,多花点精力而已,并不困难。

    九叔可是名声在外的,总不能因为觉得不好,就不去接活。

    那不是丢脸吗?以后还怎么在任家镇混?

    这件事就此定了下来。

    尔后服务员开始上菜,开始吃东西了。

    期间任去见了任家镇的另外一名富豪黄百万,谈点事情,只留下九叔、张敬、文才以及任婷婷四人。

    任婷婷对张敬和九叔都是很客气的,但对于刚才文才就一直没什么好脸色了。

    不过因为有张敬在,这次吃饭任婷婷倒也没有能够戏耍文才和九叔。

    比如让完全没喝过咖啡的人喝不加糖、不加奶的苦咖啡;吃本来就很甜的蛋挞,反而是加糖有加奶,十分狼狈,估计对西洋餐厅都产生心理阴影了。

    张敬在,正确教了他们吃西餐的方法,除了咖啡两人实在喝不惯,不管加了多少牛奶和糖,也不喜欢喝,感觉远远不如喝茶来的好。

    但是其他的东西,比如蛋挞、意面、牛排什么的,两人都是吃得津津有味。

    吃得差不多了,任婷婷对任轻声说道:“爸,我刚才没看好,想再去买点胭脂水粉。”

    任点了点头,同意下来。

    任婷婷于是站起来礼貌的和九叔和张敬打了招呼,没说具体原因,便先走一步了。

    不一会儿,其他人也都吃完,任问道:“九叔,不知道你具体哪一天帮我父亲起棺迁葬?”

    九叔想了想后,定道:“就三天后吧。”

    “行,那就三天后。”

    ……

    ……

    从西餐厅出来。

    九叔和任并排走在一起,还在聊着起棺迁葬的一些注意事项,比如任家需要做什么。

    而文才则是没有忘记带着张敬去裁缝铺定制一身新衣服,于是对九叔说道:“师傅,我带着师弟先去裁缝铺了。”

    九叔点点头,说道:“去吧。”

    两人从西洋街往外走,拐到街口的时候,正好是秋生姑妈开的胭脂水粉店。

    文才指着店铺说道:“秋生这时候应该在店里帮她姑妈的忙,我们进去看看他有空没。有空的话让他陪我们一起去裁缝铺好了。裁缝铺的老板和他姑妈的是熟人,让他一起去能便宜点。”

    胭脂水粉店,正好是传说中的怡红楼,几名穿着妖娆、举止风骚的年轻女子,正站在门口搔弄姿,时而招呼来往的男性往里面走。

    张敬下意识的多看了怡红楼里面两眼。

    他倒是没多想,就是有些好奇。

    这可是传说中的技院啊!

    而且还不是技术院校那种技院!

    曾经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来到一百多年前的平行世界,基本上很少有东西没见过,也很少有东西能够让张敬觉得稀奇。

    这怡红楼,算是其中之一了。

    毕竟这玩意儿,在后世是没有的。

    或者说有,但却是不合法,违规的。

    反正张敬是从来没去过就是了。

    嗯,真的没去过……

    看着张敬偷偷望了怡红楼好几眼,文才脸上带着坏笑道:“师弟,对这个地方感兴趣?知道这地方是做什么的吗?”

    “我又不是白痴,当然知道只是什么地方。”张敬看着文才脸上邪恶的笑容,不由得摇头,好笑道:“不过,我从前只是听说过这种地方,却没见过,所以才好奇的往里面看了两眼。可不是代表我对这种地方感兴趣。”

    恰好,这时候秋生姑妈家的胭脂水粉店传来男人争吵声。

    这两道声音,都颇为熟悉……

    张敬眉毛一挑。

    他忽然记起来一件事来,似乎电影剧情里面,任婷婷从西餐厅出来之后,就是来秋生姑妈家的店里来买胭脂水粉了。

    而且因为秋生姑妈离开嘱咐的缘故,秋生还把任婷婷当做了怡红院里面的‘技师’,于是有了一场啼笑皆非的辩论。

    张敬本以为因为自己的出现,西餐厅时九叔和文才没有再丢脸,剧情应该有所改变才对。

    难道任婷婷还是来了这里买胭脂水粉?

    于是张敬赶紧拉着文才走进去看看情况。

    “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不干这行啊?”秋生好心问道。

    “没有。我要把我在省城学到的东西都传授给这儿的女孩子,她们一定会很开心的!”任婷婷完全不理解,一副兴致盎然地回答。

    她指的,自然是关于化妆术的问题。

    秋生还算是很有正义感的人,闻言气得不行,说道:“你自己开心就行了!千万不要再教坏别人!”

    任婷婷有些生气了:“你的思想太落后了!”

    秋生回了一句很经典的话:“这不叫思想落后,这叫道德有问题!”

    说完,还一把抢过了任婷婷手里的胭脂盒子,冷声道:“今天到此为止,我不做你生意!请你回对面的怡红院去吧!”

    “怡红院怎么了?”

    文才和张敬推开门进来。

    恰好看见这一幕。

    文才看见任婷婷,顿时眼神一亮,憨笑道:“你怎么来这里了?咦,你怎么生气了?”

    秋生见状走出柜台,连忙把文才和张敬拉倒一边,问文才:“你竟然去过怡红院?”

    文才摇头道:“没有啊。”

    秋生纳闷道:“那你怎么认识他?”

    张敬见状就知道秋生还是把任婷婷误会了,于是没好气地解释道:“二师兄,你误会了。这位小姐是任老爷的千金任婷婷,刚从省城回来的!”

    文才在旁边点头。

    秋生顿时尴尬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任婷婷则是气愤地问道:“怡红院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让我回怡红院?”

    文才脑袋缺根筋,丝毫没看出问题不对劲,下意识的就回答道:“技院!”

    秋生很机智,同时大声回答:“茶楼。”掩盖住了文才的声音。

    任婷婷没听清楚,纳闷地问道:“什么?”

    文才不解地看了秋生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乱解释,于是又要说。

    好在张敬眼疾手快,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让秋生单独回答。

    任婷婷这才没有彻底飙,只是气冲冲的离开了胭脂水粉店。

    等她走远后,秋生才长长出了口气,直说:“好险,好险……差点就让这么漂亮的一位姑娘,对我产生了厌恶感!”

    张敬好笑道:“就算她不知道怡红院是什么地方,但是你们刚才的聊天,她对你看法也好不到那里去吧。”

    秋生摇了摇头,嘿嘿道:“下次我解释清楚就行。啧啧,任的女儿竟然长得这么漂亮,看来是非要要我做他女婿不可了啊!”

    文才瞪眼道:“你可别跟我争!是我先看上婷婷的!”

    秋生笑着道。:“唉,这可没什么先来后到,咱们公平竞争!”

    文才冷哼一声:“公平竞争就公平竞争!我还怕你。”

    很显然,这师兄弟二人,都对看上了任婷婷,动了心思了。

    当然,二人都不是心思邪恶之辈。

    不管是鬼机灵的秋生,还是憨厚的文才,都算是纯良之辈。哪怕都喜欢任婷婷,也不至于因为这件事而师兄弟离心。

    旁边的张敬笑而不语。

    这两人也是太异想天开了,放佛任婷婷就必须在他们两人之中选一个人做夫婿一样。

    你们当你们是谁了啊?

    且不说别人看不看得上你们,双方之间差距也太大了好吧!

    你们是两个道士,而人家是任家镇富千金,太不门当户对了。

    “对了,你们两人怎么来这里了?又怎么认识任姑娘了?”秋生纳闷地问道。

    昨晚他害怕被师傅打骂,于是没回义庄,不知道任老爷请吃饭这件事。

    于是文才简单的说了一番来龙去脉,并说明他们要去给张敬置办一身新衣服,让秋生能不能跟着去。

    “我现在去不了。我姑妈又是出去了,我得帮忙看着店。你们直接去就好了,就说认识我和我姑妈,那裁缝铺老板人不错,应该会给你们优惠。”秋生说道。

    文才和张敬点了点头,离开胭脂水粉铺,去了裁缝店。

    到了裁缝店,报了秋生和他姑妈名号后,裁缝铺的中年八字胡老板果真给了一定的衣服。

    “不止张公子想要一件什么样的衣服?”裁缝老板笑着问道。

    文才回答:“像我这样的长衫和马褂!按照我这个款式来就可以了。”

    “不行!”张敬当即大声拒绝。

    开什么玩笑,要是真的给我定制这样一身衣服,我一辈子都不可能穿好嘛!

    裁缝老板见状呵呵一笑,还是把眼神看向了张敬,毕竟张敬是穿衣服的人。

    张敬想了想后,说道:“不知道老板你这里能做西装吗?”

    据张敬这些日子来的观察,现在他所处的世界,就算不是历史上的清末民初,但整体也相差不大,穿西装其实并不突兀。反而,在很多时候,有一套西装反而是很有必要的事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至于文才、九叔今天穿的款式别扭的长衫马褂,还是不要了,还不如穿平时的便装。

    “西装当然是能做的。”裁缝笑呵呵地道。

    于是,最终在文才的不解以及不满意中,张敬还是定制了一套西装。

    ~

    (关于上一章的风水先生,大家讨论得很热烈。

    这一点,我的确是做了一些小改动,因为这牵扯到后续很大的一个剧情。

    毕竟,咱们是写一篇长篇小说,而不是短篇。电影里面的情节、设定肯定是不够的,需要改动一些。要是一点也不改动,大家还不如直接再回去看一遍电影好了。

    不过,就像大家所说的那样,就算改动也会尽量圆满合理,不会与电影截然不同。

    还请大家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