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37章 命运
    是夜。

    月亮悬挂在高空,整个义庄安静无比,大家都进入了梦乡。

    哪怕是被罚在停尸房守夜的文才,此时也是心宽体胖,找了个椅子来躺着,睡得香甜得很。

    而棺材内的任老太爷,却是尸变越来越深,他身上的黑毛基本已经完全褪去,几乎进化成为了跳僵,双手的指甲也越来越长,锋利渗人。

    本来还算可以看得出本来面目的一张脸,也皱褶得面目全非,几乎已经认不出来,同时嘴里长出锋利的獠牙。

    同时一股浓郁到极致的阴气在棺材内弥漫。

    嘎吱、嘎吱~~

    棺材出轻微的响声。

    任太老爷终于彻底尸变了,有了意识,开始动弹!

    很快,一只长着锋利指甲的手掌,摸索着,缓缓撑开棺材盖子,从里面伸了出来,棺材盖子也随之被抬起。

    不过,这时候那些墨斗的弹线,就起到了作用。

    当锋利指甲触碰到墨斗线时,黑色的墨斗线顿时犹如被点亮,出红色的光芒,那仗着锋利指甲的手掌,也像是触碰了电线一般,当即出一阵黑烟,连忙收缩回去。

    咚!

    被抬起的棺材盖子,迅落了下去,出剧烈的声响。

    在房间睡觉的九叔,听闻声响当即醒过来,心中一惊,当即起身打着灯朝着停尸房赶了过来。

    即使看见任太老爷的棺材没有问题,原封不动的摆放在哪里,他也不放心,打着灯笼仔细的围绕棺材看了一圈,现没问题,才终于放下心。

    转过身,看了眼爬在凉椅上睡得不断打鼾,丝毫没有被响声惊动的文才,不由得叹了口气,自顾自地道:“睡得像头猪似的,这种人最适合看义庄再合适不过!”

    但说归说,看见文才睡姿不好,身子都快要从凉椅上掉下来了,九叔又贴心的把他移动了一下,摆正了睡姿,并且还不忘记帮他盖好被子。

    尔后,才离开了停尸房。

    嘴硬心软,面冷心热。

    九叔,不外如是。

    ……

    ……

    一夜无事

    第二天。

    九叔和张敬早早就出门了,继续寻找可以安葬任老太爷的墓穴。

    秋生被叫回义庄,和文才一起看着任老太爷的棺材,生怕生什么变故。

    但这一日任老太爷的棺材倒是没有什么变故,可是九叔和张敬,却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墓穴。

    甚至第三天、第四天依然如此!

    没办法,想要合适任老太爷下葬的条件,是在太苛刻了,很难找到。

    九叔都有些无奈了。

    但张敬心情却是有些好,连续几日义庄都平安无事,任也还好好活着,没有被他老父亲‘牙吻’。

    这说明他在棺材盖下方多弹的几道墨斗线,应该是起到了作用了吧?

    所以那任太老爷,才没有彻底尸变,冲破束缚?

    电影里任老太爷似乎是很快就彻底尸变,然后跑出来害人了。

    就这样,到了第五天。

    或许因为迟迟没有找到可以重新替任老太爷下葬的墓穴,任有些坐不住了。

    于是都下午时分了,忽然任家有人来到义庄,说是他们老爷在家里设宴要请九叔师徒三人,以及张敬过府吃饭。

    听到任家庆吃饭,文才和秋生自然是高高兴兴得很,秋生这货还很有心机的跑去换了一件衣服,估计是想着要见任婷婷,想打扮得帅气些。

    大致猜出了任老爷心中想法的九叔就有些头疼了。

    现在没找到合适的墓穴,他也不能随意让任老太爷下葬啊,否则就要酿出大祸了。

    可是任老爷相邀,他又不能躲着不去,只好想办法等会儿见了面怎么跟任老爷解释。

    于是很快,趁着太阳还没下山,九叔就带着张敬三人从义庄出,去任府赴约了。

    至于义庄内停放的任老太爷尸体,因为连续几天来的平安无事,众人都放松了警惕,就连张敬也是如此,于是也没有留人看守……

    ……

    ……

    任家不愧是偌大的任家镇富,任府修建得豪华得很,简直就像是一个欧洲庄园,就算是张敬看得也啧啧称奇。

    一行人到了大门口后,立即被家丁引了进去。

    客厅里,任老爷正在喝茶,他旁边坐着的,正是那带着眼镜的保安队队长阿威。

    两人似乎是在聊着什么,阿威一副话里有话的样子,但是又有些不好意思。

    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要开口,九叔几人就走进了大厅。于是任老爷直接撇下了阿威,笑呵呵站起来迎接九叔。

    “九叔来了。饭还没做好,等会儿才开饭。我们先到楼上,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聊聊……”

    很快,任老爷就招呼着九叔上楼了。

    张敬和秋生文才三人在楼下被招呼坐下,立即也有客人倒上茶水。

    “任家克真有钱!任府可真气派!”

    “是啊,我都没见过真的豪华漂亮的房子!”

    文才和秋生左顾右盼,左摸摸右摸摸,像两个好奇宝宝。

    “啧啧,要是成了任家女婿,这辈子都吃喝不愁,还能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了!”秋生感慨道。

    文才却是摇头,一本正经地道:“我可不这样想!就算婷婷不是任老爷女儿,我也一样会喜欢她,不会嫌弃她!”

    颇有一副似乎他喜欢任婷婷,不是喜欢她们家钱的高尚样子!

    可是他也不想想,就算任婷婷没钱就难道就会死心塌地的喜欢她吗?

    还他不嫌弃人家!

    张敬闻言摇了摇头,不忍打击这位大师兄。

    秋生显然也被文才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

    恰好,这时候任婷婷拿着一瓶插花走出来,准备修剪。

    秋生见状,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型,弄了弄自己的衣衫,拍了拍文才得肩膀,站起身嘿嘿笑道:“今天我就让你死心,让你看看婷婷究竟喜欢谁。”

    文才也不甘示弱,跟了过去。

    张敬懒得理会这两个家伙,自顾自的喝着茶,准备看他们出丑。

    这两人厚着脸皮走到任婷婷身旁,秋生不好意思的解释哪天在她姑妈店里生的误会。

    没想到任婷婷虽然是个小女生,但还挺大度的,这么多天过去,早就没生气了,主动让秋生别放在心上。

    秋生闻言得意的一笑,对着身边的文才和远处沙上的张敬使了个得意的眼色。

    似乎在他看来,任婷婷这个举动,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才会原谅他。

    这就是属于典型的自作多情了。

    人家姑娘其实根本就是没怎么将他放在心上!

    就在两人准备继续跟任婷婷套近乎时,忽然阿威半路杀出来,以蛮横不讲理的态度将两人从任婷婷身边赶走。

    秋生和文才很生气,要和阿威理论。结果阿威掏出手枪,这两人顿时就怂了。

    不过这两个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眼珠子一转,从阿威头上扒了根头下来,准备做法戏弄阿威。

    坐在一边的张敬,本来喝着茶看着戏,还挺高兴。

    但是看到这里,顿时感觉不对劲。

    “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张敬嘴角抽了抽。

    这特么,剧情似乎还没变啊?

    天命,难道真的不可为吗?

    就在张敬思绪难平时,忽然不堪骚扰的任婷婷,撇开其他人,主动朝着张敬走过来……

    ~

    (今天都在外面,完全没时间码字,断断续续用手机码的。

    本来还想继续多码点,免得你们又说我短小无力。但十二点了,于是还是先更了吧……)